书斋楼玄幻仙侠临渊行第八百八十三章 无量劫

第八百八十三章 无量劫

两人心惊肉跳,只见那五位天君再度前来,宛如先前一切未曾发生过。

但苏云和雁边城他们脚下的尸体却在飞速的化作劫灰!

苏云回头看去,却见这里又多出了一艘五色船,只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锈迹斑斑!

可怕的是,在这艘船后面,还有一艘五色船的影子!

那艘船像是过去了更多岁月,锈迹更重!

苏云额头冒出冷汗,雁边城额头也冷汗滚滚,他完全不能解释目前的遭遇,如果是幻境还好说,但这里并非幻境,而是真实存在!

那么两艘一样的五色船,该如何解释?

“裘泽道君说你们遇险,因此命我们趁着小潮平缓期尚未结束来这里一趟,果然就看到你们了!”第三艘五色船飞来,船上的一位天君笑道。

苏云和雁边城稳住心神,小心翼翼应付,然而,事情的轨迹都如从前,那五位天君再度因为自相残杀而死于非命!

“是雁边城和苏云两位吗?你们还活着?太好了!”又有一艘五色船向他们飞来,船上的五位天君一如从前。

苏云瞪大眼睛,回头看去,看到了三艘已经腐朽的五色船,最远的那艘像是经历了亿万年的岁月。

“不要理睬他们!”

雁边城突然叫道:“我们走——”

两人催动五色船,向这片遗迹的深处闯去,那五位天君追来,远远笑道:“你们跑什么?莫非你们想要霸占这里的宝物,还是说你们船上有什么宝物,因此怕我们杀你们夺宝?我们是师兄弟啊,怎么做这种事?”

苏云和雁边城充耳不闻,加紧催动五色船向前赶去,但五色船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因为罗盘中的目的地就在这里,到了目的地之后,罗盘便没有了用处,无法让五色船再进一步。

“弃船!”

苏云衣袖一卷,将先天灵根卷起,收入自己的紫府中,与雁边城腾空而起,那艘五色船向对面的山崖撞去,轰隆一声巨响,撞在崖壁上,接着五色船连翻带滚坠向崖下的山谷中。

苏云和雁边城匆匆看去,各自心中一惊,只见那山崖下有着不知多少艘五色船,有些船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锈迹,越是山谷底部的船,锈迹越重!

两人心惊肉跳,突然只听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那五位天君驾驭的另一艘五色船也自失控,撞在崖壁上,跟着翻滚向谷底坠落!

那五位天君也各自看到了谷底的情形,各自怔了怔,却没有多想,径自向苏云和雁边城追去,笑道:“两位师弟,我们并无恶意,何必躲着我们?”

苏云和雁边城向前急速飞去,试图甩开他们,苏云突然道:“锁链!”

雁边城微微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苏云飞速道:“拴着他们的船的锁链,那条锁链,连接着坟宇宙那尊元始元神!我们有先天灵根在,无需担心会被混沌海压死!”

雁边城眼睛顿时一亮,两人当即折向,迎着那五位天君冲去。

雁边城爆喝一声,体内突然变得无比明亮,正是尧庐天尊的玄天垂珠无极功。

只是他的玄天垂珠无极功比北庭更为强大,炼成的体内秘境更多,修为也更加雄浑!

他的肉身力量提升到极致,速度更快,准备硬撼五大天君!

另一边,苏云则调动先天一炁,催动宇清轮,斩开时空。一朵莲花出现在宇清轮中,向五大天君碾压而去!

那先天灵根一出,恐怖的威能席卷四面八方,五大天君见状骇然,急忙各自避开。两人呼啸冲出,苏云率先一步落地,看到那条锁链,急忙脚踩锁链向前奔去,后方雁边城稍慢一筹。

两人沿着锁链向前狂奔,突然前方出现一艘黑漆漆五色船,正是先前被抛弃的那艘船,他们再向前冲去,又遇到一艘五色船,再向前,又是一艘五色船!

这一路向前赶去,只见五色船越来越多,远远超过了他们适才所见到的五色船。

他们每向前冲出一段距离便有一艘锈迹斑斑的五色船出现,而他们脚下的锁链便与这艘五色船相连,好像所有五色船都是同一艘船!

两人疯狂向前冲去,出现的五色船越来越多,像是无穷无尽!

苏云发足狂奔,掠过不知多少艘船,奔行了不知多久,还是没有寻到锁链的尽头!

他突然停下脚步,呆呆的看向前方,前方一片阴霾,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一艘艘被侵蚀得锈迹斑斑的黑船漂浮在空中,被一道锁链贯穿。

后方,雁边城追来,见状急忙停步,声音嘶哑道:“苏云,怎么不走了?”

苏云回头看去,目光越过他,有些茫然。

雁边城也回头看去,僵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峡谷还是那个峡谷,但却有无限长,一条锁链连接着无数艘黑船贯穿峡谷,直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这场面如同一场可怕的梦魇,无休止的重复。

而那五大天君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是被两人甩开,还是发现怪异之处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这不可能!”

雁边城道:“前面一定有尽头!我们继续前行,一定可以走到尽头去!”

苏云摇头道:“混沌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连开天辟地新宇宙诞生都有。这只是无数个时空的截面,向我们铺开而已。我们在时空的截面中奔跑,永远也到不了时空的尽头。”

雁边城瞪大眼睛,眼睛中充满了茫然:“时空的截面?怎么回事?”

苏云正要解释,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传来:“此地有一种奇特的力量。”

雁边城呆了呆,艰难的转过脖子,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那声音的来处正是一艘向他们身后行驶的五色船,那艘五色船上,另一个雁边城和另一个苏云正在东张西望。

雁边城头皮发麻,他明白苏云的意思,时空的截面,这就是时空的截面。

时间有着最小的单位,在这个单位上,把时空切开,便会发现哪怕是一字一秒间,都有无数个截面。

无数个时间截面,有无数个自己,倘若这时候时间向前流动,可不就是有无数个自己在一遍又一遍重复?

他们在一个个时间的截面中奔跑,就算奔跑无数年,也跑不到尽头!

突然,苏云露出笑容,道:“我知道该如何离开了!”

雁边城急忙向他看去,苏云笑道:“一个叫帝绝的人,传授我一门功法,名叫太一天都摩轮经,可以将过去未来的我召唤过来,为我所用。以我现在的修为实力,就算召唤未来的我,也最多只是发挥出天君的战力。但是倘若这一刻,有无数个我呢?”

雁边城心头大震,失声道:“真的有这种功法?你用这种功法,可以召唤多少个你?”

“不知道。”

苏云笑道:“但是你会看到一个无限接近元始法力的我!”

他猛然催动太一天都摩轮,突然间地动山摇,无数时空截面被一股浩大的轮回之力统一起来,数之不尽的苏云出现在这个天都摩轮之中!

无数声音同时响起:“无论此地的力量有多么怪异,都无法阻挡我的元始一击!”

数不清的苏云一拳轰出,黄钟神通旋转,伴随着惊天动地的钟声响起,宛如开天辟地般的爆炸传来,四周无数时空震荡,向外膨胀,炸开!

时空截面炸开,太一天都摩轮也随之崩塌,混沌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两人恰恰是站在一条锁链上,这条锁链,直通混沌海!

苏云和雁边城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喜色,立刻沿着锁链向混沌海奔去。

苏云将那先天灵根祭起,混沌海被逼开,巨大的灵根漂浮在混沌海中,莲花,藕节,莲叶,池塘,随着他们冲向混沌海深处!

两人心中无限欢喜,只要沿着这条锁链向前奔去,便一定可以回到坟宇宙!

就在此时,突然猛烈的撞击传来,混沌海中有什么东西撞击到先天灵根上,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

只听一个声音从那昏暗不明的混沌海中传来,叫道:“混沌生物!我们撞到了混沌生物!大家稳住身形,抱紧柱子!”

正在竭力稳住先天灵根的苏云和雁边城呆了呆,难以置信的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里一艘金船与先天灵根碰撞,船上五个人,正抱紧甲板上的柱子,竭尽所能对抗这股撞击,免得被甩飞出去!

先天灵根与五色船分开的一瞬间,苏云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头混沌生物好像没有恶意,它只是在我们船上蹭痒痒……”

苏云打个冷战,站在锁链上呆若木鸡。

“怎么不走了?”

雁边城催促道:“快点!我们快点回去!”

苏云摇了摇头,喃喃道:“回不去了,这条锁链是我们那条船上的锁链,回不去了,我们还在时空截面之中……”

突然,他们脚下的锁链被绷得笔直,混沌海中暗流涌动,突然将锁链崩断!

苏云和雁边城被甩飞起来,苏云猛地一手抓住断去的锁链,一手抓住雁边城,被那道锁链带着在混沌海中飞舞,暗流卷动,将他们与船上的另一个自己一线牵连!

苏云和雁边城各自稳住身形,落在先天灵根上,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人声,苏云立刻催动灵根,避开暗流,远远停在那片新生的宇宙之外。

那里,他们看到另一株先天灵根,五色船停留在灵根上,避开了开天辟地的道光。

船上,苏云、雁边城送别了圆脸蛋姑娘,雁边城突施辣手,杀掉另一位天君,苏云拴上先天不灭灵光,将灵光连根拔起,化作莲池。

苏云目送船上的自己进入混沌海,立刻与雁边城一起跟上,两人追踪着五色船,一路向前赶去。

终于,他们再度来到了那处遗迹。

……

过了良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但是你会看到一个无限接近元始法力的我!”

苏云和雁边城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另一个苏云施展出元始法力,扭曲无数时空截面,借来无数自己的法力,将那片诡异时空连同混沌海一起轰开!

那股力量轰入混沌海深处,恐怖的力量爆发,一场开天辟地的盛事就此诞生!

苏云哇的一声吐了口鲜血,跌坐在莲花上。

混沌海中那个新宇宙,是他开辟出来的。

“这是一个环,无解的轮回环……”他看着另一个自己和另一个雁边城祭起先天灵根冲入混沌海中,嘿嘿笑了出来,“我们被困在这里,永远也走不出去了,永远也……”

雁边城面无表情,催动先天灵根,进入那片奇异的遗迹中,拖着先天灵根沿着峡谷向前走去。

所有的时空截面都已经被破去,只剩下他们两人和两艘破船。

苏云躺在莲花上,咕嘟咕嘟的吐血,像喷泉一样。

雁边城则黑着脸继续前进,他的脚下是另一条锁链,他沿着这条锁链前进,一心要走到锁链的尽头。

他一路翻山越岭,不知走了多远,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锁链的尽头。

雁边城仰起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跪在地上,大口吐血,倒了下去。

他的前方,是巨大的业已变成劫灰的元始元神雕像!




第八百八十二章 死亡搁浅 回目录 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风来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