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网游竞技魔铠时代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平的倾斜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平的倾斜

“身为国际历练队伍的一员,你的实力还算不错。”陆千帆真心实意地对潘林说。

但是,眼前这一幕落在众学生眼中,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夸奖潘林。

空气中的电弧迸发出炫紫色的光芒。一架青绿色的战甲被雷霆锁链吊在空中,华丽的装甲破碎不堪,满是焦黑的烧灼痕迹。潘林在陆千帆的雷击面前,连三招都没能坚持住。陆千帆的夸奖落在如此狼狈的潘林身上,反而更像是在嘲讽。

曹松教授说:“他对雷属性的掌握能力愈发醇熟了。他掌心的魔法武装原本只可以释放短距离雷击,但现在已经可以控制雷属性魔能,将能量攻击形成实体的链状攻击了。”

“他动力炉的魔能输出率,不亚于第三阶段。”马克明主任说:“难怪他年纪轻轻,功绩点就已经足够子爵爵位了。”

洪波少将说:“他做这个教官,我是认可的。”

庞忠侯爵冷哼一声,说:“小心他做的事情太出格,你们不好收场。”

陆千帆将丧失战力的潘林丢到场外,对看台上的学生说:“下一个!”

这一次,不仅是魔铠高校的学生,甚至国府、财团联合会、猎人协会和骑士团职校的选送代表也纷纷加入战局,轮番攻击陆千帆。

面对他们的围攻,陆千帆也不得不启动风属性魔能。天狼背后的装甲弹起,喷吐出无色的风息,令他的速度提升数成。

让陆千帆挪动步子,已是费尽学生们九牛二虎之力。可让陆千帆动起来后,他们却要面对更加恐怖的天狼。

因为,天狼的定位从来不是定点的重机枪,“人形自走炮”才是对他最合理的描述!

“这家伙跟泥鳅一样,根本抓不住啊。”攻击扑空后,一名学生无奈地说道。

“泥鳅?我明明是幽灵。”陆千帆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说:“你的攻击直来直往,你以为是在表白吗?A上去就行了?”

话说完,天狼就是一发掌心雷,紫色的电光落在他的背上,将他的意识送去了海底。

“抓到你了!”

一名学生瞧准天狼攻击收束的空档,展开魔法武装,瞄准天狼的后背喷出了奇怪的粘液。

然而,陆千帆只是启动天狼后背的风翼,随便一吹,就将这些有毒的浓绿黏液吹落到其他学生的魔铠上。

这些沾上黏液的魔铠立刻发出“嗤啦”的被腐蚀声,甚至还升起了硫黄色的烟雾。猝不及防的学生们顿时慌乱撤退,他们的魔铠表面当场被腐蚀得坑坑洼洼。

“这是什么,恶心死了。”

“你动手能不能小心一点!”

遭受波及的学生们纷纷指责,注意力一时从陆千帆身上移开——短短分神的刹那,九州炮的落雷就落在了他们身上。这几名学生甚至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轰到了空中。

“他至少能动手,你们是只会动嘴皮子吗?有空骂队友,不如改改自己身上的臭毛病!”陆千帆一边说,一边用暴风将他们吹到了场外。

他忽然又对他们说了一句:“滚去治疗!”这大概是他目前为止最温和的一句。

下一刻,风息吹起,陆千帆已经站在了方才用黏液偷袭的学生面前。

“噫!”学生被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天狼吓了一跳。天狼淡蓝色的目镜在他的眼中,如同特写一般,看起来硕大无比,上面写满了“冷酷”和“凶残”。

“刚才为什么不发动攻击?你脑袋里长的是萝卜吗?”陆千帆怒斥道:“发动任何攻击,都要顾虑你身边的队友。现实世界里,队友杀你比对手杀你容易得多。”

他被天狼一拳击中胸口。跃动的电弧将他击倒在地,瞬间麻痹了他的神经。

漫天的炮火突如其来,直奔天狼而来。但是,炮火杀至的瞬息,地面只剩风息吹拂起的扬尘,不见陆千帆的踪影。

“开玩笑吧,风属性与雷属性能无缝转换就算了,还能同时发动!?”发动袭击的学生惊讶不已。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九州炮与净化者步枪的雷击悄然杀至!陆千帆说道:“你只是无知。”

场中的学生孜孜不倦地围攻着陆千帆。甚至,有人被扔出场外后还留有意识,又悄悄地返回场地之中,也被陆千帆默许了。

“暴风袭击!”

“鞭刺突击!”

面对两侧的夹击,陆千帆立刻驱风而动,从两道攻击之间穿过。同时,悬浮在空中的九州炮射出雷击,将阻击陆千帆的学生击退。

“围住他!”学生们喊道。

陆千帆双眼轻眯。他刚从两道雷击间的狭小缝隙通过,迎面便有一股寒气扑来,脚下的地板也如同泥沼一般突然变形。幸好陆千帆反应够快,及时刹住了脚步。他左脚凌空一踢,跃动的电弧穿越空间,将藏入次元夹缝中的学生踢出了场外。紧接着,陆千帆就翻身一跃,一枚冰弹几乎是擦着天狼的背甲飞出去。

“就这点程度吗?努力到现在还是差一点啊。”陆千帆游刃有余地说道。九州炮的炮口瞄准附近学生,数轮落雷从天而降,呼吸之间就完成了一次清场!

“继续上!让他看看我们的实力!”看台上的学生纷纷加入战圈,加入战斗的学生越来越多。

庞忠侯爵站在看台上,说:“资选赛前几名的表现也就如此吧,这么长的时间,连一个毛头小伙子都拿不下来。等财团联合会的周琮上场,他就输定了。能保送周琮晋级也不错。”

马克明主任说:“庞侯爵,话不要说的太满。国府选中的白利明、猎人协会推荐的迟海洋、还有骑士团职校的王叶,还有资选赛第一名的聂伟四个人的实力可都不比周琮差。但是,几人现在还是观望状态,最后的结果可不好说。”

洪波少将冷哼一声,透出些许的不屑。他说:“他们在等陆千帆精疲力尽。陆千帆一直在尽可能减少无效的攻击和运动,但是面对这么多学生,他的消耗必然会越来越大。”在场的每一位导师都能看出来,陆千帆的经验与实力虽然都要强于这些学生,但这无法成为决定性差距。陆千帆从一步不动到利用风魔能不断转换位置,近距离作战越来越多。他可以将这些学生一击清退,但想要一击剥夺他们的意识还是有很困难的。现在,这些学生退场之后稍加休息,就会重返战场。学生们如果按照这个态势继续消耗陆千帆,最终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那也是他自己托大。”庞忠说:“何教授,今天您同意的这个晋级名额,我们就先拿下了。”

“这是陆千帆的决定,不用我来同意。况且,能不能有人晋级,还不一定呐。”何宇安教授笑笑。他转头问曹松教授:“老曹,感觉到了吗?”

曹松教授定睛观察片刻,说:“陆千帆一直在喋喋不休,还真让这些学生学到了不少东西。彼此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不仅攻击的相性冲突在减少,攻击的间隔也越来越短。他这是自己给自己增加难度。”

“静观其变吧。”何宇安教授拿起手边的保温杯,宛如一只慈祥和蔼的老狐狸。

正如观战的几位导师分析那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们的配合越来越默契。陆千帆的消耗不断提高,天狼移动时间越来越长,攻击输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胜利的天平正逐渐向学生们一方倾斜。

终于,一枚烈火炮弹命中了天狼。陆千帆一个踉跄,急忙就地一个翻滚,避开了后续的攻击。

“命中他了!”学生们顿时发出了欢呼声。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在真正胜利之前得意!”陆千帆一声怒吼,九州炮的雷霆立即落到欢呼的学生身上,将他轰飞出去。

陆千帆调整呼吸,正要重整态势,脚下忽然被惊人的寒气缠住。天狼的脚下急忙射出狂风,陆千帆第一时间转移,试图离开寒气的覆盖范围。然而,这寒气竟然不动声色地覆盖了整座训练馆。

陆千帆不论如何移动,天狼的双脚只要沾到地板,脚下就会瞬间浮现出一层冰晶,试图冻住他的双脚。陆千帆眉头轻皱,察觉到这攻击莫名的熟稔。“嗖!”弓弦的响声传来,陆千帆双脚急刹!一杆突然出现的寒冰利箭就贴着天狼的胸口划过,在空气中四散为冰晶。他若是没有刹车,这一箭怕是要结结实实地穿过他的胸口了。

脚下的寒气缓缓褪去,遮云蔽日的雾气却将陆千帆笼罩起来。“湿漉漉的了。”陆千帆嘟着嘴巴,望向从天而降的雨水。

“各位,配合我的动手!”雨雾外,一个美妙而动听的声音飘进了陆千帆的耳中。

下一刻,无数攻击就从各个刁钻的角度钻进雨雾,险些将陆千帆钉在原地!

陆千帆急忙张开雷电巨幕,勉强拦住最先的攻击后,他转身就躲。然而,这些攻击就像提前预判了陆千帆的动作一般,每一击都落在了陆千帆的前进路线上。如果不是陆千帆反应够快,只怕是要被打成筛子。

上一波攻势还没有散去,下一波攻势已然来临。陆千帆只能狼狈地翻滚,以相当不合理的姿势躲过了这突然变得凌厉且刁钻的攻击。陆千帆几乎以仰面朝天的姿势,借着风势悬在地面上快速移动。他在心中说出四个大字:“果然是你!”

这雨雾的源头是萧苒苒的雨灵!雨灵覆盖整座体育馆的冰之领域和视野迷雾,对天狼这种依赖机动性作战的魔铠几乎是天克。

自己的未婚妻竟然亲自下场针对自己,还是指挥一群人打群殴。如此悲凉的境遇,陆千帆差一点哭出来。

萧苒苒和陆千帆配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与陆千帆的默契只能用天作之合形容——陆千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萧苒苒都能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所以,面对一个由萧苒苒担任指挥的军团,陆千帆几乎没有胜算。更何况,他能感受到——萧苒苒是认真的!

陆千帆拔腿冲出雨雾,瞟了一眼还在看台上的几名学生。陆千帆清楚,他们在等自己消耗过大的时刻。雨灵的冰域紧追在陆千帆身后,死死咬住乘风而动的天狼。在萧苒苒的指挥下,几轮攻击就将陆千帆逼入了死角。天狼的蓝银色战甲表面,已经出现了数道伤痕。按照这个趋势,萧苒苒完全有机会把陆千帆拖垮。

“有意思!”陆千帆说。他稍稍调整动力炉魔能的输出效率,面露狞笑。“有意思!”

下一刻,空气中的紫色电弧突然膨胀,狂风更是席卷全场,对抗着萧苒苒的雨雾与冰寒。

光芒更加耀眼的天狼让萧苒苒眉头紧蹙。她小声嘀咕道:“这种时候兴奋了?变态吧。”

陆千帆与萧苒苒的第一次正式对抗,拉开帷幕。




第二百二十六章 残暴教官 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乱战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