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网游竞技魔铠时代第二百二十九章 话术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话术

周琮不愧为财团联合会推选的代表候补,二十岁的年纪,功绩已经逼近伯爵,足见其经验丰富。

他的动力炉距离第三阶段也是只有一步之遥,甚至下一秒就有可能进阶。

周琮一上场,陆千帆就嗅到他的强势,陡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但是,天狼动力炉的输出还没有恢复,陆千帆无法半渡而击,只能放任周琮进场。

“你魔铠的光芒黯淡了许多,消耗不小吧?”周琮击飞陆千帆之前,陆千帆甚至一步未动。

趁着陆千帆起身的功夫,周琮脚下泛起寒气,涌向了陆千帆,是冰属性的范围型魔法武装。对此刻的陆千帆而言,是最棘手的类型。

如若是单点攻击,陆千帆尚有机会,利用最低限度的动作进行闪避。但是遇到范围型攻击,陆千帆除非快速拉出对方的攻击范围,否则无法闪躲。

“试试我的霜之哀悼吧。”周琮也是一把好手,迅速地展开魔法武装,甩出了数个小型飞行器。

他击飞陆千帆后,始终提防着陆千帆的反击,所以他对距离的把控十分完美,刚好是他魔法武装的极限,留给自己充足的应对空间。

“你咋不霜之哀伤呢。”陆千帆心想。名字虽然要被吐槽,但周琮这魔法武装的威力着实令人不敢小觑。

凋零万物的冰霜跟随飞行器,在训练场中不断蔓延。透骨的寒意甚至比雨灵那冻结万物的寒冰还要瘆人。

寒气触到天狼的时刻,陆千帆脊背一凉。他忙说道:“你的攻击是无差别攻击吧?”

周琮说:“有问题吗?”

“如果你的攻击是无差别攻击,那你最好先停手。”陆千帆指指还躺在场中的学生们,说道:“历练需要配合,你要尽可能克制无差别攻击,伤害队友的行为是会被淘汰的。”

“哼,无能之人,受伤也是正常的。”周琮对陆千帆的要求不屑一顾。他说:“活该他们太弱。”

“我们之间交手,没必要连累别人。”陆千帆对看台上的导师们说:“几位导师,来帮忙清个场吧。”

庞忠侯爵不禁咋舌。陆千帆拖延时间的目的任谁都知道,可他的理由太过正当,根本令人无法拒绝。

“老庞,如果你不帮忙,可就我去了。”曹松教授说。

庞忠自然不可能让曹教授去清场。他若是去清场,一定找理由慢慢悠悠地把人搬到场外。等他处理完,莫说是看到今晚的月亮了,想见明年的月亮都有可能。

庞忠无奈,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他召唤出魔铠,用最快速度将躺在场中失去意识的学生们搬出场外。

即使是在他清场的空挡,陆千帆还不忘对学生们说:“你们的表现非常令人失望。你们的队友倒在场地中央,稍有不慎就可能因为流弹丧命。可是,你们不仅没有把他们带离危险区域,甚至你们的攻击毫不在意他们的安危,你们是想先把自己的队友送上西天吗?”

陆千帆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可他说的话逻辑严密、以理服人。庞忠哪里能指责他?这位高高在上的侯爵、导师,也只能和几个还算有眼力见的学生一起,乖乖把昏迷的学生送出场,同时不忘在心中暗骂周琮:“你是不是傻,用什么无差别杀伤的武装,给陆千帆创造机会了吧?”

庞忠一脸不爽,陆千帆却是十分得意。他似乎没骂爽,转头又对周琮说:“魔铠时代大会是一场讲究团队的竞技大会,没有团队意识、自以为是、恃强而骄,你还不如滚回去种地。”他突然顿了一下,又说:“不对,现在种地都是机械化、集中化、智能协作。你可能连种地都不配。键盘侠还是团伙作案,同时开喷。没有团队意识,你们能做什么?”

“你说我没有团队……”

“多大人了,还睁眼说瞎话?”陆千帆说:“完全不在意其他候补代表的生死,使用无差别攻击;还口出狂言,什么弱者活该受伤,你是杀过神话种的魔兽,还是遇见过将军级的魔兽?你那点实力摆在庞导师面前算个屁?如果弱者活该受伤,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死了?”他是真烦周琮,有点本事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瞧不起实力稍逊的人。

他说道:“牛头人大托伦、刚熊将军、肥遗、化蛇、不死尸种、幽灵种……这些凶残至极的魔兽,你遇到过几个?比别人多杀几头魔兽就以为自己难逢敌手了?这天下魔兽数以亿计。你若真强,我也不求你把那些魔兽杀光,去把那些正和魔兽厮杀的人救回来啊!”

“你这张嘴倒是厉害。”周琮油盐不进,依然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他说:“别以为你有个教官的身份,就有资格在这里对我说教。别忘了,你本质上是个杀人犯,你和那些魔兽有什么区别。还什么团队?一群弱者组成的团队,有什么用!”

陆千帆忽然解除魔铠。他站在周琮的面前,眼睛中的怒火几乎涌出。他指着自己的良心,说道:“我确实是个杀人犯,而且杀了几千万人。”

霎时间,全场哗然。

陆千帆说:“我见过灰鸽子把一个孩子迫害成重伤。而在那之前,不知道他们伤害了多少个家庭。”

“在大兴森林,被困次元陷阱。因为我们没能及时赶到,数名学生丧命。”

陆千帆的语气忽然变得十分沉重。

“去年,我在陉山城,放走了一个人,叫张步居。后来,他偷走了一瓶试剂,叫迭戈尔毒素混成试剂。就是这个试剂,导致了那场琅南悲剧,数十万人丧命!”

“我也去了,可若是只有我一个,恐怕早就死在那致命的黑雾里。可是,一群可能连魔铠都召唤不出的人,义无反顾地去了现场,就死守在黑雾的边缘!没有他们的帮助,那场悲剧根本无法阻止,一个国家数千万人都可能因此丧命!”

“去年,北境宁古城失守。我也在现场,是十几名猎人护送,才让我有机会把传送大托伦的装置送到那头将军级魔兽的脚下!可就是因为我太弱,那些猎人一个没回来!”

陆千帆说到这里,眼里已经泛起泪花。但是,情绪再激动,也不敢暴露自己有关bug的秘密。

陆千帆站在周琮的面前,继续说:“后来,讨伐刚熊将军。上千名猎人牺牲,就是为了阻拦将军级魔兽脚下的兽潮!没有这些所谓弱者的付出,国家北境早就失守!”

“安京惨案,是我心里的大哥,他带着兄弟用命给我开路!就为了让我把矿泉灵石送到主动力炉!可我竟然愚蠢到把最重要的矿泉灵石交给了灰鸽子的卧底!主动力炉故障,安京城大撤退,是你口中的弱者用血肉之躯筑出一条道路,才为安京城留下最后的希望!”

提及安静惨案,包括萧苒苒在内的京临大学学生,还有看台上的曹松教授都不禁动容。

“金陵城的哈卡血毒疫情,解毒的方法我早就有。狐尾莲·奇花种,可我为了救人而没交出去。如果我选择交出来,甚至是早一点找出那些幽灵,那二十四小时里,就不会有上万人丧命!你知道是谁救了全城人的性命吗?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医护,是那些守在城门,兢兢业业的巡逻队伍!”

陆千帆向着周琮冷笑一声,说道:“我是杀人犯,这千万人因为我的弱小而死,所以我不敢停下!的性命,我都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敢忘!弱者活该受伤?没有这些弱者的付出,你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你眼里的弱者,是这个世界的强者。”

“没有人生来就是强者,每一个强者都曾是弱者。”

“真正的强者,绝不会侮辱弱者。”

“没有团队,没有协作,人类早在千年以前就不复存在。”

全场都静静地,听着陆千帆每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

陆千帆面对身穿魔铠的周琮,说道:“周琮,你真的不配骄傲。你所谓的优越,不过是一叶障目。”

萧苒苒站在场外,潸然泪下。平日里总是贫嘴、透出一股漫不经心的陆千帆,很少有人知道他内心究竟背负多少的重量。

他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泥泞,是生死的边缘。每一次冒险,他的抱怨都不会停止,但他的双脚从未有过后退。每一次从鬼门关回来,他都会陷入颓废与茫然,可当有需要时,他依然会挺身而出。

曹松教授坐在看台上,也是老泪纵横,心中满是唏嘘。一年时间,陆千帆已然从一名学生摔打成了一个从地狱爬上来的战士。

“陆千帆的经历,只用‘艰难’二字,很难形容。”曹松教授不禁说道。

何宇安教授和马克明主任相视一眼。何宇安教授说:“马主任应该察觉到了吧。”

“能把拖延时间玩这么花,倒是只有他了。这一手将计就计不错。”马克明说。他顿了顿,说道:“我倒是好奇,他怎么做到这么多灾多难的。”

“天欲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何宇安说。

“嚯,这些年可是难得见你这么说了。”马克明说。

洪波坐在两人旁边,一脸迷惑。“你俩看出啥了?”

何教授苦笑。“忘记你不擅长心理战了。”

“陆千帆到底咋了?”洪波少将满头雾水。

萧苒苒站在场边。她虽然心疼陆千帆,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她自言自语了一声“不对”。

庞忠侯爵完成清场后,顺势走到萧苒苒的身边。他说:“小姑娘,你早就认识陆千帆吧?”

萧苒苒点点头,说:“是的。”

“他很优秀。”庞忠侯爵说道:“但是,他平时应该不是这样子吧?”

萧苒苒说:“导师说的是。”

庞忠叹了一口气,说:“周琮还是嫩了啊。”

训练场沉寂片刻后,周琮说:“看来,你的情绪已经崩溃了。”

观战的学生们皆是一愣。

“在我的面前解除魔铠,你还真有意思来做我们的教官!”周琮大喝一声,空气中的冰晶瞬间化为利刃,直刺陆千帆的心窝!

然而,陆千帆回应他的,却是一个淡淡的“散”字。

单一个“散”字,竟如言出法随一般,凝为利刃的冰晶转瞬破碎,在空气中反射着光芒。

细密的冰晶飘散在空中,如钻石一般闪耀——一架天蓝色的战甲在这闪光中现身。

天空中,六门悬浮的机炮从冰霜中现身——不知何时,九州炮已经环住周琮!天狼的右手抬起,手指向下轻轻一划。这一划,便如摔杯为号,漫天雷光降下。

周琮布下的冰霜之阵便被无尽的雷光击溃!

“无形的控魂,干扰对象的情绪,想法不错。”陆千帆说:“但是,我建议你学习一下心理学。以你那浅薄的社会经验,根本不会如何分辨一个人真实的心理状态。”

“当然,在你那高傲到单纯如白痴的脑子里,可能也不明白人的思想有多复杂。控魂属性虽然稀少,但这并不意味它是无敌的。”陆千帆说:“你使用冰属性魔法武装时,还有余力转化其他属性的魔法已经令人刮目相看,但是,太弱了。”

陆千帆用实际行动告诉周琮,周琮释放的那一点控魂属性魔能,根本无法干涉启用神经强化的陆千帆。

“是你给了我恢复和调整的时间。”陆千帆看周琮还在用冰壁硬抗,索性冲上去一脚踢碎了他的防御。“还让我有机会布下埋伏。。”

周琮被雷击劈中,麻痹感透过魔铠,钻入他的肌肉。周琮顿时四肢一软,浑身不受控制地趴在了地上。“你个卑鄙……”

“我说过了,这是厮杀,没有规矩。”陆千帆说:“我找理由拖延时间,甚至解除魔铠,在你面前长篇大论,就是为了麻痹你,让你大意。我从来没说过,清场前不能动手。是你自己遵守了一个没人说过的规则,傻子。”

“你……”

“吃一怯,长一智。我是那种高觉悟的圣母吗?妄想着全天下的生死与我有关。我要真有那能耐,还在这里教你这个废物?这都能骗过你,你可长点心吧。”陆千帆居高临下地看着周琮,说:“还有,以后少在女孩子,尤其是名花有主的女孩子面前献殷勤。”

萧苒苒听到这句,说:“这才对。”

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贫嘴模样,总是用一句话把所有沉重的气氛破坏,总是用笨拙的方式掩藏心中的沉痛与理想,总是让人分不清,他是真的胸无大志还是心怀天下。这个样子,才是陆千帆应有的模样。

“胜负已分了吧?”

“可还不一定。”

何教授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破了场上的情况,陆千帆还没彻底战胜周琮——被雷击压制的周琮还在挣扎,甚至从地上爬起了身!

“你少在我面前嚣张!”

冰寒的气浪在训练场中疯狂翻涌,比先前剧烈了十倍不止!

“我都要叫下一个了,你竟然还没完!”




第二百二十八章 乱战 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你太嫩了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