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褚青蘅脚步匆忙,路上碰见值夜班的同事,也就打了声招呼过去了。

    “你今天来得比以前晚了。”食堂阿姨笑道,“我给你留了一份牛肉煎饺。那些值夜班的啊,都跟恶狼似的。”在一个地方工作过一段时间,就连后勤人员都会把你当成亲人一样对待,更何况她还是常客,若是食堂也有vip卡的话,她一定是那个金卡用户。

    褚青蘅摇摇头:“昨晚没睡好。”

    她想着萧九韶的话,越想越清醒,翻来覆去的,竟是失眠了。早上起来还有黑眼圈,她不得不花了些时间敷热水,现在看上去勉强还算有精神。

    她另外打了份白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才吃了没几口,有人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她抬头一看,原来是秦晋。

    “你来得正好,来看看这个。”他将一叠照片摊在桌上。

    褚青蘅刚咽下一口粥,险些呛到:“这是……?”

    “昨天解剖过的被害人被发现的现场。”

    她镇定地拿起第一张照片,被害的女孩被截成几段,又被拼合回去,以一种无声的哀求的肢体语言。她知道自己想象力太过,从以前累积下来的早已成形的理论而言,这种想法是没有依据的。

    她快速翻到最后一张照片,只见上面是一串数字,字体很幼稚:9195521。

    她翻转照片向着秦晋:“这是什么意思?”

    秦晋耸耸肩:“目前还不清楚,这串数字是这个被害人写的,这跟她留在案发现场的出租房里的数学作业本上的字迹一致。我想有可能是她从前涂鸦在墙上,并不一定跟这个案子本身有关。”

    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褚青蘅把照片往回翻,又仔细看了看现场拍摄出来的墙壁,贴满了旧报纸和明星海报,要是在上面随便写几个数字,也是正常的。

    秦晋走后,立刻有人在他之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褚青蘅笑着跟眼前人打招呼:“早。”

    “早啊,”对方抬手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秦晋这小子,是在追求你吗?我怎么这几天总看见他没事就往你们这边跑。”

    “他说我们这边的咖啡味道特别好。”

    “屁的味道好,都是自动贩售机里的速溶咖啡,味道能好到哪里去?”她顿了顿,立刻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说脏话了。”

    褚青蘅微微一笑:“你昨晚又加班了?”

    莫雅歌是刑侦队里的警花,短发高挑,身材火辣,性格又特别爽朗。她刚进刑侦的时候,便如一股清新之风席卷了众多单身男人的心灵,一个月过去,她把追求者都变成了兄弟。

    “是啊,就是那件分尸案。”莫雅歌呵欠连天,就快把头低到粥碗里去了,“秦晋真不是要追求你啊?”

    褚青蘅摇摇头:“你有见过谁追求人的时候是拿一叠分尸案的现场照给人看的吗?”

    莫雅歌双眼无神地瞪着她:“你刚来的时候,我那边有多少世纪剩男都想来追求你。我每次叫你参加部门联谊,你都没空,你要是单身的话,我其实有不错的人选可以介绍给你。”

    褚青蘅不由失笑:“我是单身,不过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为什么?我要介绍给你认识的人不错的,是我从小就认识的,家世好,又无不良嗜好。唯一的黑历史就是小时候常被那种恶劣小男孩当成女孩子欺负,害得我不得不上场当护花使者。”莫雅歌正说得起劲,忽然见到褚青蘅抬起头,往她身后看去,便也停下话头,转头看去,只见萧九韶正端着餐盘站在身后。

    此时是食堂人最多的时刻,要找到空闲的桌子很难,都得跟人搭桌。

    萧九韶顿了一下,径自把餐盘放在莫雅歌身边的空位上,语气平平地开口:“早。”

    以前不关注的时候,觉得永远不会有所交集,而等到认识了,就突然发觉,原来这个人无处不在。褚青蘅看了他几眼,他果然是有洁癖的,白衬衫一丝不皱,连领口的扣子都扣得端端正正,袖口卷起,用一枚袖扣固定住,露出一截手腕。

    萧九韶同她对视了半分钟,瞳仁漆黑,像是一潭深水。

    莫雅歌笑道:“晚上的活动褚青蘅也会来,你呢?”

    褚青蘅转头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

    但是萧九韶截在这个关口轻声道:“我应该会去。”

    莫雅歌一击掌:“那就说定了,你到时可不准反悔。”

    “可是,我什么时候说——”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莫雅歌站起身端餐盘:“我先回去睡一觉,困死我了。”

    食堂里人来人往,邻桌的几个年轻女孩子正看着萧九韶,窃窃私语。

    她们没有穿制服,看着也脸生,也许是刚来报到的新人。褚青蘅被这目光扫到,顿时觉得没什么胃口继续吃早饭。

    反观萧九韶,一派舒然自若。

    褚青蘅喝完粥,收拾好餐盘,站起身道:“中午之前我会把报告发给你。”

    萧九韶看着她,有点惊讶:“不必这样着急,后天之前发给我就行。”

    褚青蘅微微一笑:“今日事今日毕,再说晚上还有活动,多留点时间给你,顺便说明一件事,这个世界还没有残酷到要拼天赋的地步。”她当然不会忘记昨晚萧九韶说她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天赋,他那种语气,就像是在说“你这个愚蠢的地球人”。

    她自知不如他那样十六岁读大学一路博士还门门课程hd(highly distinguished,杰出),但起码拼勤奋还是会的。

    萧九韶抬头看着她,嘴角微微一牵,露出一个笑容来——因为距离近,褚青蘅清晰地看到他笑起来竟然还有酒窝:“那好,我等你。”

    邻桌的女孩子们更加兴奋地窃窃私语。

    褚青蘅梗了一下,只得转身走开。这样对比起来,倒好像显得她特别小气,不过是被评价了一句没有天赋,居然记恨到了第二天。

    她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修改昨天的报告,昨晚回家以后已经基本写完,再回头浏览了几遍,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就发邮件给了萧九韶。

    褚青蘅疲倦地闭上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早上秦晋给她看的那几张照片就在眼前挥之不去,稚嫩笔法写下的数字,无声的哀求着的肢体语言……

    她向后靠着椅背:9195521,如果这串数据有意义,又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特殊的意义,又为何会被写在案发现场的墙上。
第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