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褚青蘅刷开房门的电子锁,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家里不太整洁,你就将就着坐一会儿。”

    其实她说不整洁是谦虚了,虽然不至于整洁到戴着白手套在地板和家具的的每一个角落摸一遍都毫无灰尘,但也达到了用肉眼看十分干净的程度,每一样物件都摆放得规整。褚青蘅去厨房里泡了茶出来:“先坐一下,我整理东西很快的。”

    萧九韶点点头:“你随意,不必招待我。”

    他环顾了一下身处的环境,房子不算大,装修却雅致,家具和背景的色调融合得正好。而褚青蘅刚进局里时,便有许多人关注她。她气质文雅,把礼节维持得恰到好处,却也不会太过拘谨生疏。经济条件不错,家庭教育优秀,很容易便能得出这个结论。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是金骏眉。他忽然用余光扫到矮几上的相框,便转头看去。

    照片上的褚青蘅刚读完本科,穿着医学院的学士服,身边的两位应该从神态和动作上来判断是她的父母。

    她父母的样子,不知怎么看上去竟很眼熟。

    萧九韶有点疑惑,他是个不太关注花边新闻的人,局里小姑娘经常花痴的财经杂志封面的常客谢允绍也是在莫雅歌对他强行灌输了各种无价值的信息后才知道——本市最大的财团谢氏的长子,从面部看前额的骨骼大而突出,可见其聪明和固执。

    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曾见过褚青蘅的父母?

    他静静地思忖着,忽见褚青蘅拎着一个行李袋出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

    萧九韶放下杯子,站起身,顺手接过她手上的行李袋。

    褚青蘅没拒绝,把杯子收拾好,转过身见他望着放在角落里的钢琴和小提琴,便笑问:“别告诉我,你还会乐器?”

    “都会。”萧九韶没有谦虚,“相对钢琴,小提琴学得更好一点。”

    “我记得以前念中学时,会乐器的男生最受欢迎了,有个总在各种节日上弹钢琴的男生,每天都会收到情书。”

    “那你呢?”

    褚青蘅知道他是想问自己有没有加入那个男生的后援团,她摇摇头,笑道:“我那时候喜欢一个整天埋在实验室里的学霸,嗯,其实也不能说喜欢,就是对这种特立独行的人很好奇。”

    “后来呢?”

    她不觉看了他一眼,虽然知道人不可貌相,但确实没有想到他会对这件事感兴趣:“然后我就对他说,你想不想体验一下丘脑分泌多巴胺的感觉,他就同意了。”

    萧九韶又笑了一下,这种专业性的玩笑也就是少数人能理解:“再后来呢?”

    那之后自然印证了“初恋都没好下场”的老话。褚青蘅忍不住八卦起来:“总是你在挖我的*这不公平,除非你也说自己的。”

    “很简单,高考前三天开始交往,高考结束后就对我避而不见,大学时候去打工买了戒指想求婚,但又被拒绝。”

    虽然她早就知道这是个比较惨烈的被拒绝史,但却没料到能够惨烈如斯,简直都让她不知该如何措词去安慰。她轻咳两声:“为什么……她会避而不见?”

    “因为她落榜了。”萧九韶看了她一眼,“她说,想复读,在考上之前无法面对我。”

    “那买戒指求婚那件事呢?”虽然她知道现在就是展现同情心的时刻了,可她就是忍不住想笑,还忍得十分辛苦。

    “大一结束的时候做家教赚钱买对戒,她说复读很辛苦,我说其实你并不适合读理,所以才会这么辛苦。她哭着把戒指摔到我身上就走了。后来她又落榜,这次不论说什么都不肯再见我,我只好把戒指快递给她。”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记不得当时顶着大夏天的艳阳,骑着单车穿行在这个城市的心情,一共两家家教,学生都很聪明,考卷上的分数却永远不好看,喜欢问他一些和课业无关的稀奇古怪的问题,他最后选了蒂凡尼的纯银戒指,在戒指的内圈刻下他们的名字缩写。他等待一个人等了这么久,而那个人却也就跟他僵持了这么久。他们既无法前进,也无法抽身,原来不是每一件事都跟实验一样会有一个结果。

    褚青蘅想象也能够想得到,他当时一定是面无表情地说着“但凡不适合的就是不正确的”、“朝着不正确的努力方向,离目标只会越来越远”这类话:“你不觉得,你当时说那些话的时候太过理智了吗?”

    萧九韶动了动唇,这是他预备长篇大论的前兆,褚青蘅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立刻抢在他前面说:“那时候还是小女生嘛,抱怨撒娇都只是想听你说一句安慰的话,你至于直接一盆冷水泼过去?”

    “对,你说不适合的事却一定要去做,不管多努力,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的,可是她读理科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跟你读一个学校一个专业么?”

    萧九韶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道:“你说的都对,是我没有想到。”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她主动提出请萧九韶吃饭,他也很干脆地答应了。她选了家海鲜大排档,老板是广东人,广东菜做得很正宗。

    她在大堂里点了几个菜,又点了海鲜粥,带了两罐啤酒回到桌子边,推给他一罐。

    萧九韶微微一笑:“你的酒量的确挺好的。”

    “嗯,这个是天生的,以前在医院麻醉科实习的时候,我们这个科都求一败而不得了。”褚青蘅把啤酒倒进杯子里,刚好满满的一杯,朝他倾了倾杯子,发出玻璃相碰的清脆声响,“据说喝酒都能增加兄弟情谊,虽然还有任务,但今天就破例一下,稍微喝几口——”

    只见萧九韶沉下脸,生硬地说:“抱歉,我对跟你的兄弟情谊没有兴趣。”

    褚青蘅呆了呆,原来他们之间的气氛都可以用愉快和谐来形容了,就这一句话,又重新降回了零下,她一时没能转过弯来:“……难道你喜欢当姐妹?”

    萧九韶冷冰冰地说:“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褚青蘅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不能直接问他哪种笑话才是好笑的,只好默默地闭上嘴。幸好第一道菜马上端来了,她还可以用吃东西来掩饰尴尬。

    隔了一分钟,她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点亮屏幕一看,是莫雅歌发过来的:“听说今天是你第一天当诱饵,还有我们的市局之花陪着你,感觉挺好的吧?”

    “你们的局花正在对我摆脸色。”

    “局花这种称呼,让我想到了我窗外的那盆小菊花。”
第六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