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中午点了客房服务,晚上有酒会,这个活动她是不打算缺席的。

    褚青蘅边吃午饭边点播电视剧看,咬着勺子看得津津有味——萧九韶刷卡进来看到就是这个场景:“你……兴趣很广泛啊。”

    褚青蘅不想再被他半夜敲门惊吓,索性又去找大堂经理再要了一张门卡,方便他进出。

    他站在那里,勉强跟着看了一会儿这电视剧,觉得就这点爱好他们恐怕这辈子都无法互相同化,那么还是求同存异吧:“音量关小点,太吵。”

    “为什么?”褚青蘅转头问。

    男主角被锁在囚车中,正面目扭曲、撕心裂肺地大喊:“老天有眼,让我还能看到你!吟霜,为我珍重!为我珍重!”

    “这种弱智电视剧会拉低你的智商。”萧九韶想拿遥控器,却被她抢先一步抱着,还不肯撒手。

    “这是经典琼瑶剧,你这都不知道,可见你童年生活之乏味。”她说话的时候,背景里还配合着凄厉的女声:“不,皓帧!你我这一份心,这一片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万物都是我们的证人!生也好,死也好,今生也好,来生也好,我都是你的!永远永远都是你的!”

    萧九韶终于忍耐不住:“把遥控器交出来。”

    褚青蘅听话地把遥控器递给他,幽幽地说:“我真觉得是很经典的搞笑片啊,你得多没幽默感——哎哎哎你关掉干嘛?”

    萧九韶把遥控器放在茶几上,直接蜷缩在沙发里,虽然这是三人位沙发,但对他来说要舒展身体也是办不到的:“让我睡两个小时,我有点撑不住了。”

    当服务生要应对形形色~色的客人,体力消耗本来就大,还要配合凌局长的计划,昨晚又一夜没睡,的确是撑不住了。褚青蘅摇了摇他的肩:“要睡去卧室,不要睡沙发。”可是不管她怎么推他,他只蜷缩得更紧了一点,来个充耳不闻。

    褚青蘅只得放弃,回去卧室给他拿了床被子轻轻盖在身上,又小心地把被角掖了掖。萧九韶一把握住她的手,一副不打算松手的样子。褚青蘅只得继续坐在边上,无聊地翻杂志,偶尔抬头看他一眼。

    忽然,她想到苏葵的话,留心起他手上的那只表,的确是繁复浮夸的款式,她动了动手腕,把他的手抬起来,仔细地看,隐约可以看见表盘下面的微型收发器。这个表的样式已经足够夸张,倒是不太容易留心到内里乾坤。

    萧九韶只睡了一个半小时就醒了,睁开眼看见她坐在边上,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发心。褚青蘅放下手上的书,皱眉道:“你别总用这种摸小猫小狗的方式来摸我的头。”

    他坐起身来,把解开的衬衫扣子全部一丝不苟地扣回去,打上领带,又扣上马甲:“后面几天都没什么机会和你私下见面,你自己注意,不要再有任何行动。”

    “怎么了?你知道谁是暗花了吗?”

    “我的心里一直有两个人选,有很大把握,”他套上西装外套,正了正工号牌,“但是没有证据。接下去会有一次行动,如果不成功的话,以后再难有这样好的机会了。”他看着她,忍不住笑起来:“我和你一样,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褚青蘅抢在他开门前按在门把手上:“我知道你大概又要把我排除在所有的计划之外。”

    萧九韶微微挑眉:“这是我的战争,不是你的。”

    褚青蘅缓缓松开手,看着他拉开门,走向走廊尽头。

    褚青蘅发誓,就冲着萧九韶那句话,她要不给他点颜色看,她以后都得被他这么欺压了。她坐的位置正好正对着吧台,他一如既往穿着修身的、一丝不苟的三件套西装,低头擦着酒具,他在出发前刚剪过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更显得俊美得很生动。

    服务生递上菜单请她点菜:“褚小姐,我们这里有新鲜的帝王蟹,您要不要点一只?”

    褚青蘅接过菜单,却连翻都没翻开:“嗯,那就点蟹粉凉皮,再来一支粉红色克鲁格。”她又点了两份菜,便作罢。

    她这边刚点好单,就见沈逸迈着极其轻快的、如猫科动物一般的脚步走过来,拉开椅子在桌子对面坐下。他露齿一笑:“不介意我来搭个桌吧?”

    “当然不会介意。”褚青蘅打点起精神,“他们说厨房里有新鲜的帝王蟹,我点了蟹粉凉皮。”

    沈逸还没开口,只听苏葵的声音传过来:“既然有帝王蟹,当然不能错过。”她穿着露肩的暗红色礼服,仪态万千,也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抬抬手招来服务生:“有气泡白酒吗?据说气泡白酒配蟹钳很不错。”

    沈逸笑道:“气泡酒清淡,和蟹钳的鲜味正是相得益彰。”

    褚青蘅看看沈逸,再看看苏葵,有点想不通他们是怎么突然熟稔起来的。倒是苏葵的男伴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只是隐忍着不发作。

    拍卖酒会很快就开始,开始几瓶都被苏葵拍走了,花了还不到十分钟。

    褚青蘅对拍卖没有太大兴趣,而这时服务生上了她点的蟹粉凉皮和香槟。她示意把酒打开,给每个人都倒了。沈逸端着酒杯,轻轻摇晃:“先说好,我的酒量不太好,到时候恐怕要扫了大家的兴致。”

    褚青蘅在心里想道,就是要你酒量不好,不然她还怎么把人灌醉?

    苏葵的男伴微笑道:“沈先生的酒量也未必如所说的那样差。”他伸出手去:“褚小姐,我叫吴祎声,是苏葵小姐的助理。幸会。”

    褚青蘅看了看他,也就伸手同他轻轻握了下手:“幸会。”

    苏葵似乎对沈逸的酒量感了兴趣,拿起杯子跟他轻轻一碰杯:“女士敬酒,你该不会不回敬吧?”

    沈逸倒也落落大方,苏葵喝掉半杯,他就把一杯都干了。

    褚青蘅皮肤白,稍微喝了两口脸庞泛起粉色,眼睛明亮:“你跟苏小姐喝了,却不同我喝,这多不公平。”

    沈逸微笑:“看来你今天是打定主意要灌醉我了,好,我奉陪到底。”

    苏葵抬起手腕,一手按着他的手臂:“这么偏心,我似乎也不能放过你了。”

    她这个举动正中褚青蘅的下怀,都说酒后吐真言,沈逸给她的感觉,就是每一句话都半真半假有几分玩笑意味,她同他相处了三天还真摸不准他的脾气,不管什么情况他都是笑着的。所以不管苏葵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跟她算是一路的。
第十七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