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秦晋顿时笑喷:“我敢说我这样对他,立刻就被打得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你要敢当我面示范一次,我就喊你三声姑奶奶。”

    褚青蘅道:“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被你喊老这么多?萧九韶还说以后要给我每天做饭呢。”

    秦晋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每天加班回来还给要给你这大小姐做饭……你之前还在东太平洋号这件事上摆了他一道,他都没有想跟你闹分手?”

    “没有啊。他说下不为例。”

    秦晋摇摇头:“……他赢了。”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前就想,就算我们全局男人都喜欢你,这个全局男人的范围也不会有萧科。这叫什么,‘你不是他那杯茶’?”秦晋望天,“算了还是改说大白话,浅显易懂,很明显你们两个的差距得有十条马里亚纳海沟这么深,你刚摆脱黄毛丫头的样子读了大学,他都硕士毕业,你不觉得这差距很虐吗?”

    褚青蘅二话不说,直接朝他一脚踢过去。

    秦晋哇得一声躲闪:“我是在为你着想啊,你想,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你一定不知道,但是你在打什么主意他看你一眼就清楚了,这个差距简直比天还高比地还广!”

    褚青蘅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朝他背上扔过去。

    秦晋一边躲一边喊:“救命啊——杀人了——强~奸了——”

    “……你们感情挺好的,玩得很开心。”萧九韶抱着臂,靠着墙看着他们,那眼神简直寒刺骨。

    褚青蘅跟秦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完蛋了”三个鲜红大字。秦晋没义气,先投降道:“萧科,其实我很早就对她没有非分之想了,她那性格只能当兄弟的。”

    褚青蘅回嘴道:“什么当兄弟?我有这么像男人吗?好歹当姐妹也好啊。”这句话说完,她立刻就后悔,她非要嘴贱去吐槽秦晋,这个时候提姐妹,真是触发萧九韶回想起以前她装傻充愣曲解他心意的往事。

    “你倒是真喜欢跟人当姐妹。”

    秦晋一点义气都不讲地溜走了。

    褚青蘅忙道:“姐妹虽多,可是正牌男友只有一个。”她搂着他的腰,磨蹭来磨蹭去:“别生气啊,别生气——唔……”嘴唇直接被吻住了,褚青蘅有点惊讶地睁大眼睛,趁着接吻的间隙含含糊糊地开口:“原来你根本没生气啊……”

    “我没生气你很遗憾?”萧九韶微微一笑,又抬手摸摸她的头,“你跟秦晋就像在玩过家家,我是正宫犯得着生这个气?”

    褚青蘅已经不想吐槽正宫这两个字了,该说他太有自觉还是根本没想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等等等,我好像想到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什么?”

    她苦思冥想一阵:“我也说不清。就是刚才一瞬间好像想到什么,但是这个念头太快,一下子就过去了。”

    “……你慢慢想。”

    “不行,好像真的回想不起来。”褚青蘅皱了皱眉,有点苦恼的样子,“可能也是……不太重要的事吧。”忽然上方沈逸主卧的窗子被推开,一罐颜料直接扔了下来。她不得不转移注意力,看着上面:“他从回来就闷闷不乐的样子,其实也难怪,换了我也觉得接受不了。”话音刚落,这次是整个画板丢了下来。

    褚青蘅冒着被砸到头的风险把画板捡起来看,只见那张画不过才初具雏形,画的好像是一张咒怨版的全家福,每个人都是面目模糊,形容诡异,再配合着阴暗的背景色,像极了恐怖片的宣传画。

    萧九韶一眼便看到其中唯一的一抹暖色调,他猜想这是褚青蘅,但是他绝不会告诉她。

    傍晚的时候,沈逸的二姐沈谙又找上门来。这一回,她一改之前强势的样子,有点无助地看了看四周,轻声道:“今天老头子找律师咨询了新遗嘱公证的事情。你怎么看?”

    沈逸表情淡漠:“外公的财产他老人家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们做晚辈的根本没有置喙的余地。”

    沈谙哈得笑了一声,双手叉腰:“你倒是高风亮节,你敢说你一次都没有惦记过外公的财产?”

    褚青蘅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关注他们的家务事比较好,他们这群人甚至连公正的旁观者都算不上,但是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去看他们。其实沈谙现在这个模样倒是跟沈逸挺像的,他平时也是一副气势很足自信满满的样子。

    沈逸也站起身,他站直了,一下子高过沈谙大半个头:“我为什么不敢说?我就是一次都没有惦记外公的财产。”他嘴角带起一个讽刺的笑:“明明是你想要,却不敢说出口,只会拉我来垫背。你要是真这么能干,你大可以去阻止外公不要做新的财产公证——可是,你敢吗?”

    沈谙只气得发抖:“你以为我不敢?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就去做给你看!”她走出门的时候,把房门摔得震天响。

    沈逸倒退两步,把整个人窝进沙发里。隔了片刻,刑闵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其实你刚才不应该这么说话。”

    “为什么?”

    “你这么说会刺激到她,让她去做一些危险的事。”刑闵缓缓道,“被逼得急了,每个人都会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沈逸想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明白了,我明早去家里给二表姐道歉。”

    “不,你没理解我的意思。”刑闵做了个手势,“你之前说,‘你大可以去阻止外公不要做新的财产公证’,这句话可能会刺激她做出危险的举动。”他的眼睛停留在沈逸脸上,不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份表情变化:“比如,谋杀。为了大笔的财产,每个人都有可能会做出让人意象不到的事情来。”

    沈逸有些微动摇:“我……不知道,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有这个胆量去做这种事。我觉得,如果等她有这个勇气,我肯定已经抢在她之前动手了。”

    褚青蘅听了沈逸几句话,只摇摇头。他敢在刑闵面前说这种话,真是找死。他大概还不知道,他现在就如一根稻草,如果能够证明沈逸就是暗花,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而如果他被洗脱嫌疑,最不妙的还是刑闵和萧九韶。

    这一晚依旧是过得平淡。

    沈逸受到刑闵这一番话影响,在吃过晚饭以后还打了个电话给祖宅,是沈老夫人接的,电话的背景里还有沈老先生精神奕奕的咆哮声。

    “……没什么,我有点担心外婆你。”
第四十九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