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黄警官不为所动,指着监控屏道:“他们三姐弟都承认了。”

    “那就一个个说过来,沈谈能做的不过是看到晚上会有斑节虾,而她的外公最喜欢吃虾,所以忽然想到维生素c不能和虾混吃,两者会产生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注射进维生素c多的水果根本酸得无法下咽。沈谙更是笨,她把老鼠药混在蜂蜜中,做成芝士蜂蜜蛋糕,而她却不知道她的外公根本不喜欢吃这种点心。”沈老夫人缓缓道来,“沈逸就更加离谱,不过他很孝顺,也许是想为我顶罪。”

    她脸上露出些笑意来,那笑容也是冷冰冰的:“我原本想你们是不会找到证据的,所以我并没有打算承认。但是事到如今,我不能让他们三个为没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我丈夫的体验报告应该有说,他精神亢奋,需要按时服用精神方面的药物。我早年时候是眼科医生,你们有调查过这件事吗?”

    黄警官道:“所以是硫化阿品托中毒?”

    褚青蘅听到阿品托,又听沈老夫人说她以前是眼科医生,便立刻明白了,杀人的工具不过是一瓶眼药水,只要一瓶就足够达到阿品托超标。而沈老先生还一直在服食~精神类药物,这跟阿品托组合在一起是致命的。她还想到黄警官说过的,酒柜里那瓶开封的赤霞珠,在用一杯阿品托含量超标的水送服了精神类药物后,沈老先生酒瘾发作,又开了一瓶酒,他毒发的时候早已中枢神经麻痹,连一点呼救的意识都不会有,更不用说他还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这样的安排果然合情合理。

    “原来你是知道的。”沈老夫人喘了口气,像是之前说了这么多话变得疲惫了。

    褚青蘅忙搬来一张椅子,让她可以坐下来说话。

    沈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朝她笑了笑,又面对黄警官:“三年前,我丈夫就在外面找了那个女人,开始只是送点钱给她,我并没有太在意。他年轻时候很穷,但是我知道他身上那种偏执可以让他成功,后来他果然赚了很多钱。找女人这件事,我并不是很在意,换句话说,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样,我都无所谓。”

    “这之后,沈逸看到我们的关系恶化,便提出带全家去旅行,但最后成行的只有他和几位舅舅。那个时候我刚知道我到了癌症晚期,当然这件事我并没有跟家里人说。而我丈夫因为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最后也没有去。”她咳嗽几声,“也算是家门不幸,最后我的四个儿子都死于那次海难。”

    “我丈夫是个对传宗接代观念深重的人,他需要有一个强壮的男性来继承整个家业,而我的儿孙辈只有两个孙女和一个外孙。沈逸的父亲是南欧人,所以他虽然跟着他的母亲姓,但是我丈夫觉得再怎么样,他也不算是真正的沈家人。”沈老夫人扶着额头,“但是真正让我想不通的却是,他为何愿意去接纳那个女人的儿子?”

    刑闵蹲□,同她对视着:“其实您也没有想不通,你还是在怀疑,林姨的儿子是不是他们共同的血脉,我这样说对吗?”

    沈老夫人微笑了一下:“怀疑并不能作数,现在医科这么发达,检验dna很简单,可是我丈夫头脑简单,他居然没想过要去用这个验证。”她顿了顿,又道:“然后就是那一天,那个女人进了门,还带着她的儿子。我丈夫又说要找律师来重做遗产公证。我不得不动手了,我自然不会看着财产白白落到外人手里,他们……”

    她转过头看着监控屏幕,那里面的三个姐弟没有交谈,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他们的父辈太强势,反而让他们的个性被束缚在一个框子里,无法得到舒展。等到他们成年以后,过去的习惯已经让他们无法改变。他们已经过够了优渥的生活,没有能力也没有毅力靠自己打拼和生存。而我,只是个到了癌症晚期的老太婆。你说,如果要做这件事,谁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黄警官让警员再次为沈老夫人做笔录,里面详细叙述了所有的案发经过和理由。沈老夫人条理清晰,几乎连一句废话都没有。

    他们把沈家三姐弟都送了出去,经过走廊的时候,正和沈老夫人打了个照面。沈逸挣脱开刑闵的钳制,跑到老夫人的面前,握着她的手,一直哽咽。老夫人只是艰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长得这么高大了,我都拍不到你的头。不要难过,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言毕,她腰板挺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萧九韶直接从沈逸那里拿过车钥匙:“我来开车吧。”

    褚青蘅其实有点担心沈逸会受不了刺激,中途做出跳车之类的危险动作,他也不是没有这种先例。可是最后,他只是挨着她睡着了。她转过头去看他,他的脸沉浸在一片黑暗里面,空白一片。

    一个家庭,就这样以悲剧收场。

    褚青蘅虽然疲惫,但精神上却有些震撼,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大约是她翻身的次数实在太多,莫雅歌抓起枕头捂在她脸上,恶狠狠地威胁:“快睡!”

    褚青蘅只小睡片刻,便起床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她看见莫雅歌四肢舒展地横在床上,她总是能有好睡眠,她羡慕都来不及,要知道从三年多前那场爆破案之后,她就没有一天能安然入睡,而这个症状在近段时间变得更加严重。

    她在梦里不断听见各种细小的声响,梦里的场景千篇一律都是爆破发生之前的无关紧要的片段,她觉得自己都有点精神衰弱。

    她下了楼,只见沈逸已经打开门,站在门口穿鞋。

    她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嗨,你起得真早。”若要沈逸早起,这原本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没想到他今天居然这么早起床去晨练。

    沈逸系好鞋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也早。”

    褚青蘅忙换上鞋,跟着他出门。沈逸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跟着我干什么?”

    “晨练有个伴不好么?”

    沈逸盯了她一眼,回过头,嗤笑道:“放心,我还没这么脆弱,我还不会一大早去自杀。”他跑了一段路,立刻把褚青蘅甩在身后,跑上了上山的口子。这片住宅区是环山的,这山不高,开发商还专门铺了石板路让住户可以在里面散步。

    褚青蘅见沈逸没了踪影,索性也不纠结,自己沿着山路慢慢走。忽然,她想到一个前几天忽然灵光一现但是又想不起来的思路点,不由放慢了步子,边走边想。

    正当她踏上面前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身后有一股沉重的力道猛地袭来,她立足不稳,回身想抓住什么来维持平衡,最后却没有如愿,她直接摔出了山道。

    褚青蘅只觉得天旋地转,但是第一反应还是保护住自己的脖子和头,最后一阵晕眩过去,她睁开眼,只见阳光正透过树荫流泻下来。她勉强集中精神,放松身体,开始检视自己的身体状况。
第五十二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