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正好卓琰的电话内线响了,他道了声抱歉便接起电话,对着话筒简单地说了两句话便收了线。

    很快的,总裁秘书便走进来,将一只文件袋放在桌上:“卓总,你要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卓琰朝她颔首以示明了,她便出去了。

    他把那只文件袋往前推,一直推到她的面前:“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褚青蘅真不知道是不是该为他的效率点赞,她看着那只文件袋,却没有立刻伸手去接:“你帮了我的忙,只说谢谢似乎太苍白了。”

    卓琰立刻明白她话里的暗示,颇有风度地开口:“这是两件事,你要求办到的事对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举手之劳而已。至于后面那件事,强人所难并非我本意,你既然不太感兴趣,那就到此为止。”

    他这招以退为进倒是让褚青蘅有点歉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给我一份计划书,我打算回去慢慢研究之后,再做决定。”

    卓琰把她送到地下停车场,又亲自为她离开车门,微笑道:“你这辆车还是褚伯伯当年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到现在都没有换过?”

    褚青蘅把手放在车门上,却没有坐进去,反而意有所指地看着对面车位停着的车:“你也是,这么多年怎么都不换一辆新的?难道是管理层的分红太少了吗?”

    卓琰道:“那倒不是,大概是因为我这人特别念旧吧。”

    褚青蘅坐进车里,转动车钥匙:“好了,回头再联系?”

    “静候佳音。”

    他倒是似乎知道她最后一定会答应一样。褚青蘅慢慢把车开出地下车库,顺手打开蓝牙,给萧九韶拨了个电话:“我刚去了星展制药,拿到了三年前的资料。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萧九韶似乎情绪低落,连说话的声音也特别低沉:“你想吃什么?我回来做给你吃。”

    “……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顿了顿,又道,“我现在不方便说话,你等我回去。”

    褚青蘅也知道他的脾气,当他不愿意说的时候,就算在背后拿刀子顶着他,他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好啊,那等下见。”她开车去了家附近的超市,推着小车在货架间行走,挑出今晚的食材。虽然她独居了很久,但是鲜少会有自己下厨的念头,论起挑东西她的确是不太擅长。她走了几步,忽然觉得有一股视线焦灼在她身上,顿时觉得有些奇怪,便假装加快脚步,走过货架的拐角处。

    她隐藏在角落,等到身后那人走过来寻找她的时候,再骤然出现。那人明显被她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拍拍胸口道:“我刚才是想着那个女孩子很像你,原来还真的是你。”

    褚青蘅朝她笑着打了声招呼:“嫂子。”

    她跟邢夫人也算是有过接触,两人寒暄了几句,开始抛开之前的拘谨。

    褚青蘅问道:“嫂子,你不是在刑队老家的吗?难道是全家搬过来住了?”

    邢夫人笑着说:“是啊,年前搬来的,刚买了房子,所以把女儿也接过来读书。我听老邢说,那个时候你们受了伤,进了医院。”

    褚青蘅心中警铃大作,在东太平洋号之前,邢夫人尚且跟她说过他们根本连首付都有困难,可是转眼间竟然已经在这个城市购置新居安家落户了,这实在太不寻常。她思忖着怎么把话题转移到那方面去,便道:“是啊,最后连年三十都是在医院过的。嫂子,你们的新家也在附近吗?”

    “是的,就在这条路到底,房子是二手的,以前的房主简单装修过,所以暂时还可以省掉一个装修的程序,不然又要花钱又要花精力。”

    褚青蘅又道:“你的心愿总算了了,本来我就听你说,想把女儿接来这里读书的。”

    邢夫人道:“是啊,也是老邢运气好,竟然中了彩票。要知道,他这辈子就算连希望很大的升职机会,最后都轮不到他头上。”

    褚青蘅回到家在等电梯的时候,正好跟萧九韶碰上。他看上去格外疲倦,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褚青蘅看着电梯的电子计数牌,调侃他:“你现在是宁可回到我这里,也不愿意回家住了么?”

    萧九韶闻言笑了一笑,但是那笑容很淡,几乎稍纵即逝:“回家了至少一半时间我妈会来找我吵架,还不如你这里清静。”

    他也的确是拿出了打算长住的架势,连换洗的衣服都带了好几套,洗手台上开始出现他的须后水和牙杯牙刷。这让褚青蘅险些有竟然拐带了凌卓宁女士的独生子的错觉。

    电梯到了,叮的一声打开了门。

    萧九韶道:“回头去看看房子吧。我是说,我们的联名财产。”

    萧九韶当主厨,她就在一边给他打下手,递个调料切个菜什么的。他利落地烧完三个菜,褚青蘅立刻把盘子端出去:“我真是饿死了。”中午是叫的外卖,让她实在难以下咽;而下午去了星展制药,去之前想过各种突发情况及应对措施,也在心里演练过如何面对卓显扬,最后却什么都没用上,还白白欠了卓琰一个人情。

    萧九韶用平静的陈述语气说:“我也很饿。”

    “嗯?”褚青蘅咬着筷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之前伤口没有愈合,什么都不能做。今天刑队还问我怎么精神不太好。”

    褚青蘅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只能回答他是肾虚,难道要我告诉他因为欲=求不满吗?”

    褚青蘅差点喷饭,他说这种话低级趣味的话的时候,居然还能保持极度正经的端庄神态,她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她幻听了:“你跟他争这个有什么意义?”

    “看他不顺眼。”

    褚青蘅顿时感到一阵恶寒,能让萧九韶看不顺眼的人……她在心里为刑闵默默地点香。

    当然最后的结果没有新意,她在吃饱饭以后就被他吃掉了。

    萧九韶对任何东西都是迅速上手,这次还推陈出新换了好几个姿势,把她折腾得半死。幸好他在抒发完全部激-情之后,态度就非常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哪怕她一定要他认同“太阳是围着地球转的”,他都没有异议。

    褚青蘅哀悼完自己悲惨的人生以后,就见他从卓琰给她的文件袋里抽出一张光盘,放进笔记本的光驱里。那是当时的实验录像,几乎把每天的日程都拍摄在里面。褚青蘅凑过去看了几眼,忽然道:“等等,你把进度条往回拉。”
第五十九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