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第四日。

    刑闵一进门便道:“萧九韶不愿意来当你的讯问员,所以还只能是我。”

    沈逸站在画板前,伸了个懒腰:“意料之中。”

    “这怎么说?”

    “他在害怕了。”沈逸依然站在画板后面,“今天我就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可以吗?我怕来不及画完这幅画。”

    “你觉得怎样舒服,就怎么来吧。”

    沈逸偶尔在画板上抹上几笔,更多时间只是停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画纸:“萧九韶他在恐惧,他发觉我跟他相似的地方太多,从他无意识地诱导褚小姐做出不明智的举动就开始意识到,他跟我一样有诱导人心的技能。他担心会成为跟我一样的人。”

    刑闵道:“他不会。”

    “嗯?”沈逸诧异地抬头。

    “他不会的,他的自我监控能力十分强劲。”

    沈逸微微一笑,这是他第一次露出毫无嘲讽意味的笑:“是吗,那他真是幸运。”

    “如果当年也有人来阻止你这么做,而你再多一点自控力,也许你会跟今天的萧九韶一样。”

    “没有如果,没有这东西。”沈逸摇摇头,“我也不后悔。我这辈子就到此为止了,可是我活了三十年,比任何人的四十年都精彩。”

    “三十年?”

    “大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三十岁生日。”

    “需要我给你带生日礼物吗?”

    沈逸眨了眨眼:“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

    “你不妨猜猜看。”他又重新拿起画笔,呼出一口气来,“我们继续东太平洋号的旅程。我为何要挑在第三天晚上才出手,就是因为到了那个地点,苏葵受伤,如果要立刻把她送去港口医院,必定会改变航线,而改变航线以后,就会经过那个我早已布置好的孤岛。接下去,我要做的就很简单,趁着凌局长落单的时候,从背后打晕了他,为他注射bhn1病毒。我说过,注射过那种病毒的人,就会变得跟科幻片里的丧尸一样,我说什么,他都会跟着做,才有了接下去那段他承认自己是暗花的录音。”

    “我以为这一切就结束了,于是我又去设置了船上早已布置好的引爆装置,准备溜出甲板,装出和那些游客一样畏惧害怕的样子。但是,我看到凌局长居然暂时摆脱了药物控制,给附近的监控站发出求救信号,还给你们每个人都发出了撤退信号,并且在黑匣子里留言。”沈逸沉默一下,“我只能杀了他,搏斗中还砍断了他的手臂。但是就算断了手臂,他依然想扑上来杀死我。”

    刑闵埋下头,借此掩饰自己眼睛里的湿润。

    “我拿到了凌局长的信号设备,就在救生艇上给你们所有人发出了game over的信号。萧九韶意识到中间出现了巨大变故,想冲回船舱……算他运气好,这样都没死。”

    “我游到早已布置好的孤岛,岛上面有个很隐蔽的山洞,我在里面准备了一点物资,以此撑过救援队效率低下的搜救日程。最后游上岛的人竟然多得出乎我的意料,还包括刑警官你。可是很快的,这种不太高兴的情绪很快就为那四个结伴出来的年轻人冲淡了。那个男人,他的代号我不记得了,他哭号着想下水去寻找自己的女朋友,啧啧,多么做作的表演,他但凡有点良心,早在一开始就应该照顾她而不是事后做出一副想要殉情的样子。”沈逸说了一阵子话,觉得有些口渴,就拿起边上的塑料杯喝了几口水,休息了一分钟才继续说下去,“不过很有趣的是,那个女孩子居然又被回潮冲上了海滩。只要一看他们的神情,我就能猜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对褚小姐说,你不觉得看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别后重逢的场面很感人。我实在是爱死了这种场景,就算在这么无聊的封闭的孤岛,原来还会有这种事情。”

    “所以,我判断的你的两位舅舅的死因是完全错误的?”

    沈逸摇摇头:“细节上没有错误,而这结果是我误导你产生的。褚小姐在中途醒来,看到的掐住我的舅舅的咽喉的人影其实是我。我从游轮上就开始诱导他们产生‘不如杀死对方’的想法,可是即使他们到了撕破脸的地步,还是没有这么做。我只好亲自动手。很遗憾,我很少会自己亲自去实践,中间果然留下了漏洞。”

    “就是那个有你指纹的毛地黄素药瓶?”

    “是啊——这个岛上不适应毛地黄生长,很快的,我准备好的毛地黄都会枯萎。而我也不会冒这个险,用没有提纯过的植物汁液去杀人,我事先就把一瓶毛地黄素放在我最早发现的隐蔽的山洞,然后趁着他们服食了安眠药精神力最弱的时候,逼着他喝了下去。然后我把他们都解决掉以后,来到孤岛的山崖边,把药瓶扔了下去。我以为,洋流很快就会把药瓶带走。”

    “可是你忘记了,李珍当初就是因为回潮而被冲到岸上,那个药瓶不但没有被冲走,反而还被回潮卷了回来,卡在石缝中。萧九韶攀爬了山崖下去,找到了这个证据。”

    沈逸摇摇头:“我的失误。我本不该去做我最不擅长的事情。”

    刑闵在记录本上速记完,又合上本子,走到他身边:“你在画什么?”

    这幅画上,依然只有几个很复杂的色块,底下铅笔的初稿线条又十分杂乱,让人难以辨认。

    沈逸笑道:“我在准备礼物。”

    刑闵侧过头,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的长相有点混血的轮廓,但总体而言还是偏于东方的味道,又有南欧人那种热情。他虽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却不得不为他的智慧惊叹。这世上只会有一个沈逸,又只会有一个萧九韶,而凡夫俗子却这么多。

    “我的生日礼物——”沈逸主动放下画笔,转过头来提醒他,“你知道的。”

    “你这是为难我,我并不能随便带什么东西进来。”

    “我知道你会有办法的。”他脸上带着莫名的笑,“你是我的最终审判者。”

    刑闵沉默一阵,道:“我先回去了,明天再继续。”

    第五日。

    门外的看守都对他报以同情的眼神:“那小子很难缠吧。”

    从来没有哪一段询问,会维持这么久的时间。刑闵每天都要抽出一段时间来跟他对话,而回去以后还要处理各种小案件——不是每个案子都是如此惊心动魄,更多的是财物丢失,人口失踪,刑事诈骗。丢失的财物说不定过几日就找到了,失踪的人口隔几日就会回家,刑事诈骗却最终庭外和解,判下一个可有可无的服刑期。
第六十七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