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段空白的沉默。

    褚青蘅勉强笑了笑:“我早上去办离职手续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微博,”萧九韶缓缓道,“你废弃不用的微博又开始用了,还加了s大的一位药品研发方向的教授。那位教授这几天跟你有互动,不过这位教授……”他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敢苟同地在后面那句话加重了音:“任职至今,从来没有任何建树,就连花钱买的论文发表位上的文章都是陈词滥调。”

    褚青蘅倒是不太在意:“还有呢?”

    “但是他最大的兴趣是参加商业酒会,我想你作为星展制药的自然人股东,他自然会很愿意无条件地把你招入自己的麾下。”

    褚青蘅赞叹道:“很正确。我开始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为什么不会来?”

    “这也很可能是我们的散伙饭,不是吗?”

    萧九韶蓦地盯着她,那眼神隐约有些凶狠,就像要把她穿透了似的,但是很快的,他低垂下眼角,若无其事地回答:“肠粉上来了,我记得你挺喜欢的,不打算趁热吃吗?”

    褚青蘅又问:“你好像有点憔悴。”

    “嗯,没睡好。”

    “怎么了?”

    萧九韶犹豫片刻,回答:“我做了个梦,我站在楼顶想往下跳,最后摔得四分五裂。”

    “你向来擅长绝处逢生,不管是当初被送进港口医院监视起来,还是跟暗花对上的时候。”他真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她以前是赞叹,现在却是感叹,一件事是围观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必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吗?”

    他字正腔圆地回答:“我想要你。”

    “可惜我不是沈逸那一箱子球形关节娃娃,娃娃才会令他随意摆弄而永远不会离开。”褚青蘅摇摇头,“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我并不相信爱情。可是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旦你的爱情没有了,我可能会比任何人都过得凄惨。”

    萧九韶沉默片刻,终于开口道:“所以你刚才说散伙饭的时候,我并不想阻止你。我觉得……这是你的自由,我早就想过最后会不会是这个结果,我只能接受现实。”他微微笑了,脸颊边露出酒窝来:“但是,你很好。小蘅,你还是会跟我面对面谈论这个问题,而不是一声不吭地离开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决定权都在我的手上,那你自己的想法呢?”褚青蘅忽然觉得他们的立场转换了,她全面地占据了上风,他就像等待审判的人一样接受她的审判。她在这个时候发觉,原来他并不是一味的强大,此时此刻他就是那个弱者。

    “我不知道,”萧九韶茫然道,“我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想。只有你才有这个决定的权力。”

    褚青蘅有点哭笑不得起来:“所以就算我说分手,你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当然不是,”他立刻否定了,“虽然你现在会忍受不了我,但是我还有机会去接近你,也许有一天你会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我到目前为止喜欢过两个人,我在肖玥身上花了很多时间,同样的,我会在你身上花更多的时间,等我觉得无法继续下去。我想这个期限很可能是无限期。但我不会去保证未来的还未发生的事情。”

    面前的菜已经全部上齐了。

    褚青蘅动了筷子:“吃饭。”

    他们又回到了这个原点,那么究竟是重新开始,抑或干脆地结束?

    她夹起一截牛肉肠粉,放在他的碟子里:“上次的时候,你都没有评价这肠粉味道到底怎么样。”

    萧九韶猛然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他真是聪明得不得了,这么快就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我还说过,爱情就是两个人携手从悬崖上往下跳,我已经跟你跳过一次。”褚青蘅道,“底下风景不错,何时再来跳一次?”

    他骤然微笑了,那笑容好似辽远而美丽的极光。

    他只郑重地回答了两个字:“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打个广告,新文地址:

    傲慢与黑化

    打算等这篇完结开始进行~
上一页 回目录 第七十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