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唯爱不别离(魔鬼的颤音)第72章 婚后的一点小事

第72章 婚后的一点小事

    凌卓宁女士最近很无聊。她以为自己的儿子能帮她诱拐来一个女儿,结果自己的儿子拐到了人就头也不回地搬出去住了。

    她这二十多年很想要一个长得可爱的女儿并把她打扮成大型洋娃娃的梦想——破碎了。

    “孩子们总要有自己的生活的。”萧父评价道。

    “他们尽管去过他们的生活就好了,那跟我的生活里要有他们这很矛盾吗?”

    她思考了一阵子,很快有了解决方法。

    褚青蘅提着大大小小包装袋上门的时候,就见客厅沙发上唰得奔下一道闪电,堵在她面前,歪着脑袋看她。

    “啊……”她跟它对视片刻,就见凌卓宁女士裹着戏服一样的五彩斑斓的大披肩踩着拖鞋跑过来,“家里有新成员了?”

    凌卓宁女士把地上的小动物抱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看它的小圆眼睛,看它棕红色的绒毛,这泰迪很可爱吧?”

    “……可爱。”她总是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小蘅你太可爱了!”她更加紧地拥抱着它。

    “啊?可爱吗?”褚青蘅自认为今天的打扮属于成熟干练型,跟可爱有什么关系?不过她的婆婆似乎审美有些诡异,而萧九韶对于她的一切衣着品位都很无所谓,他还说过“哪怕你穿水手服也没关系,我会把这当成角色扮演”之类的话。

    她觉得她计较什么衣服配妆容实在是太浪费了。

    “哦,我不是在说你,我说它呢。”凌卓宁终于把快透不过气的泰迪松开了,“哎呀,小蘅我们来握个手吧。”

    褚青蘅对因为停车晚到一步的萧九韶说悄悄话:“是不是我们搬出去对你妈妈打击太大了?”

    “她就是最近太无聊了,当没看见就好。”

    “……这是你妈妈啊。”

    “现在也是你妈。”

    “那你这么说我们的妈妈好吗?”

    “我说实话而已。”

    褚青蘅低头看在脚边拱来拱去扭来扭去的小狗,拍拍手:“来吧,我接住你。”小狗后肢下蹲,前脚掌一按便稳稳地蹦到她的膝上,继续蹭来蹭去,还扒拉着她的手往嘴里塞。褚青蘅顺手帮它检查了□体,意外道:“哎,是女孩子。”

    然后她便被人压着,连膝上的小狗也被顺手拎走,接受口腔检查一样的接吻。

    褚青蘅推了一下,纹丝不动,又再推,到后来就差用上全身力气。但萧九韶还是淡定地完成了一个法式热吻,稍微退开一些距离,严肃地说:“我们两个人的工作性质都不适合养宠物。”

    小蘅翻倒在地毯上,朝着萧九韶愤怒地叫了两声,又摇摇尾巴朝着自己的窝小跑过去,然后一头扑在里面,露出一个圆屁股在外面。

    凌卓宁端着晚饭:“来,小九吃饭。”

    一只黑色的猫从叠得蓬蓬的窝里探出头来,无视于食物的诱惑,姿态优雅地抖了抖毛,径自朝小蘅的狗窝走去,走近了,伸出爪子搭在它的身上,挠了挠,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于是它站在那里,像是严肃地思考片刻,也一起钻进了小窝。

    褚青蘅回过头对他以同样严肃的语气说:“你在想什么?说话请保持正常社交距离,不用靠这么近。”

    “我们早就没有正常社交距离了。”萧九韶还要再凑过来,被凌卓宁女士从身后以一卷报纸痛击。她咬牙切齿:“都说多少遍了?不准在客厅里对小蘅做这种事,我看到一次就揍你一次。”

    突然被点到名的小动物好奇地从窝里探出头来看他们。

    吃过晚饭,褚青蘅坐在那里陪小狗小猫玩,其实确切地说,是陪跟她同名的小狗玩。那只猫永远高贵冷艳地蹲在那里,以一种看到了愚蠢的地球人的眼神看他们。

    她把玩具球扔出去,玩具球滚地时里面的铃铛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小狗立刻欢快地蹦过去,用爪子试探地搭在上面,拨过来又拨过去,最后叼起来把玩具球推到她面前,期待地摇摇尾巴。褚青蘅立刻又把球扔出去,这次刚巧滚在了那只叫小九的黑猫身边,它没有看身边的玩具球,只是跟她遥遥相望。隔了片刻,突然一爪子把球拨到一边去,就见那只泰迪立刻颠颠地跑过去追。

    褚青蘅支着额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对,这一定只是错觉。

    她陪着她的婆婆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又聊了聊天,便去书房找萧九韶的父亲研讨药学问题。萧九韶的父亲十分博学,不光是本专业的问题,便是别的相关专业也有所涉猎。

    她打开平板电脑,正要整理新的知识点,忽然发觉开机的密码怎么输都是提示密码错误。她立刻就想到又是谁把她的电脑的密码给改掉了——萧九韶最近似乎在研究密码学,不管她怎么改变开机密码,不到一天就会被破解,然后顺手再给她设定个新的,可是她却破解不了新密码。

    每次去请教他密码问题的时候,她都觉得窝火透了。难道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权了吗?

    下一秒,她的手机就收到了罪魁祸首的短信:“看到新密码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又收到了第二条:“上楼来我的房间,我就告诉你。”

    褚青蘅盯着那行子看了很久,用几乎要把手机屏幕烧穿的眼神,最后还是淡定地把手机静音,放进口袋,出书房,留在客厅继续和凌卓宁女士聊天。

    她就不信了。

    在她们结束热烈的关于衣服化妆之类的讨论,褚青蘅看着壁炉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二点了。凌卓宁女士抬手打了个哈欠:“也不早了,你快去睡吧。要是萧九韶在做什么恶心人的研究,你就赶他到门外去。”

    褚青蘅走上楼,房门还是虚掩的,她轻手轻脚地推开,只见他躺在床上,边上还放着一本书,正翻到某一页,而他却疲倦地睡着了。褚青蘅知道他最近挺忙的,加班也很多,便弯下腰轻轻地把书拿开,又把被子盖在他的身上。

    她原以为这份感情就会像之前的那些一样,落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可是他们在一起,已经度过了这么久。她甚至还觉得,就这样下去也好。她的国度里,已经颁发了永久居住证给他。

    褚青蘅洗漱回来,坐在床边低下头看他。

    她从来都没有相信过爱情,就算现在也不相信。爱情是什么东西?不过是脑丘分泌多巴胺而已。

    可她却相信,他们大概会永远这样,执手一直走下去。
第七十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