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十四章 天王老子都不怕

第十四章 天王老子都不怕

    “你穿着官服?”缄默须臾后,帛锦说话。

  “还戴着头带。”宝公子手指上扬。下句尚未介绍清楚,他便被帛锦拎进了暗室。

  宝公子打眼四周,心如小鹿在跳。

  暗室相会!进展不算太快,但已经很顺利了,只是皇上已经到访,必须先打发掉这位天子奸情才能继续。于是,他悟性极高地颔首,摸摸床沿,“我在这里静等侯爷好了。”

  “放心,我是不想让他知晓你来这里摸鱼而已!”帛锦拂袖而出。

  房门一关,宝公子眼前顿时黑暗无边,过目不望的他自然记得那里能取烛,他一路摸索最终燃起一支。

  这次不是白烛,是紫色的,宝公子倾头,深感这蜡烛又好看又有情调,可惜――

  “点一支不够亮,十支又太亮了,就五支吧。”他决不黑心,留下五支以后慢慢用。

  五支紫烛点亮,能见度和朦胧度都正正好好。这紫烛居然还带异香,五支同燃味儿也不算浓烈。

  宝公子自得地支颐欣赏烛蜡点滴紫泪,挥手嗅嗅清香,时间一长又觉闷在房间里未免太无聊了,他也估测不出皇上什么时候能回宫。索性研好墨,舔舔笔尖,龙飞凤舞地给侯爷写起了情诗。

  好香!闻得人有点发飘了。

  桌脚那株盛开的兰花,无声地焉落一片花瓣,紧接着第二片……

  花败,坠落枝头,天子帛泠心不在焉地将脚下那梅花花瓣踩碎。

  帛锦规矩地跪拜下去,皇帝遣退旁人后,回转对他一笑,“你是不是病了?下跪还挺着个脊背,整个人硬绷绷的。”

  帛锦抬脸,直视皇帝,“臣不知有何病。”

  帛泠打量了帛锦好一会,又微笑地看了看天,才挥手道,“起来吧。”

  “这两日你没上朝,担心你身体,所以特地来看看。”皇上折梅自顾游园,帛锦静静跟在其后头。

  “昨日刑部御前告状了,知道告的是谁?”走出几步后,帛泠又扬起嘴角。

  帛锦抬头同时,却正好瞧见,阮宝玉已经摸出暗室,在不远处游廊转角,向自己猛烈地招手,而且――衣冠不整!他忙收回目光,半阑眸子道,“微臣不知。”

  “有什么好装的?当然是你们大理寺,告的就是你家少卿阮宝玉!”

  帛锦余光扫见,宝公子站在一扇雕花木门前开始翩翩起舞,他咬牙沉声质问,“刑部怎么会告到他头上!”

  皇帝顿了下,没料到帛锦会如此反应,随即还是淡淡一笑,“你这位大理寺少卿屡次扣下该转到刑部的卷宗,然后过很久一股脑儿发还。弄得他们不是闲得吹灰尘,就是忙得脚难落地,鸡犬不宁。”

  宝公子半褪官服,翘起兰花指,缓缓开了那木门,圆眸死眯,对着皇帝背影吐舌头。

  “阮宝玉!他……他兢兢业业,为国为民,人……”宝公子明显神智不清了,扭动着又开始脱衣,“人也老实本份!”帛锦一字一字地解释。

  “朕知他能干。”帛泠皱眉,“但永昌银矿,是国库用银主脉。劫银一案已经铁定了,竟然还被他扣着?何等居心!”

  “阮少卿扣下卷宗,自然有他的道理。铁案未必不是冤案!”

  “你在袒护他?”帛泠奇道。

  帛锦张了张嘴,头皮发麻想说什么,不料传来一记奇怪声响,阮少卿抬屁股对着皇上这边放屁了。

  “臣愿意亲自去永昌银矿,复查此案!”帛泠正想循声看看怎么回事,却听得帛锦倏地来了那么一句,转盯锦衣侯的双眼,“爱卿,身骨大不如前,你又能离京多远,多久?”语气揶揄,眼里却闪着极为复杂的光焰。

  皇帝的注意力成功转移。

  帛锦于是继续:“皇上,臣即使身不如前,也是朝廷官员,为皇帝分忧是臣子的本分。”

  “好好好!朕准你离京查案,近日启程吧!”

  宝公子学鹅摇摆迈步,终于不慎,跌进房门了。

  帛锦躬身,广袖掠地,“臣遵旨!”

  送走帛泠后,帛锦便找阮宝玉,刚进回廊,就见活宝水池扑腾,抓住一条红鲤鱼,“今晚我就要吃这鱼!”

  帛锦靠在曲桥栏前,顺手一指“这条太一般了,抓那条。”

  宝公子“哦”了声,放了手里鱼,去抓另条。

  帛锦斜睨他试探问道,“你吃错什么药,敢在皇帝跟前献宝?你是想害我,还是自己作死不想要命了?”

  宝公子听后,眉飞色舞地摇手指,“我告诉你个秘密,天王老子我都不怕!我不怕!”

  帛锦冷冷地瞪他。

  “那……我怕你,行不?”大冷天,宝公子居然满面绯红,眉上的汗珠滴下,刺得他有点睁不开眼,“侯爷,我给你写了情诗!”他猛然想起,擦干湿漉漉的双手,将纸谏取出。

  还滴了紫色的蜡油,做点缀,竟然是紫色的!

  帛锦勃然大怒,“你……你点了紫烛!”心里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侯爷,我不抓鱼了。现下我感觉很好,我们回屋吧,现在就回屋去。”宝公子拍拍自己滚热的脸颊,斩钉截铁地说。

  帛锦默然许久后,长长地叹气,“我送你回自己家!”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在黑屋里窝着!”宝公子冲上前,一把抱住帛锦,快速绝伦地嘟起唇,帛锦警觉将头一别,只觉耳垂湿热;尔后,更绝伦的速度,宝公子已被扔出八步开外。

  宝公子再次确认是八步开外后,满足地昏睡过去了!

  “还没醒吗?”

  大理寺内,李延浓眉紧蹙问屋里的仵作。

  “少卿放心,小公子现下只是喝了的宁心茶睡着了而已,与刚才受到了惊吓昏倒不同。”仵作泰然回复。

  原来,阮侬见阮宝玉出门,就溜到了大理寺,一是气不过,要向李延告状,二是好奇偷看尸体。谁知道他刚摸进停尸的小屋,就受惊吓晕倒了。

  “以后停尸那屋一定把门关紧锁实,特别是验尸时,更要谨慎!”李延厉声继续教训,“看把这孩子吓得……”蓝衣仵作立身一旁不迭地点头,唯唯称是了会,才举目道,“少卿大人,我已经查清楚巫师身中的毒了……”

  李延伸手阻止,打眼色让他门外说话。

  “到底什么毒?”李延问。

  “这毒名为朝暮,分成两味:一朝一暮,两者分开对身体根本无大害,放在一起就是剧毒。”

  李延负手点头,“毒有一味是下在馒头里,那另一味呢?”

  “另一味应该下得早些。”

  “早些?”

  “应该早三两个时辰,属下推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阮少卿审这位人犯的时候。”

第十三章 借花献佛 回目录 第十五章 天下第一好看的紫色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