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廿四章 把他们炸下来!

第廿四章 把他们炸下来!

    面对恶毒挑衅,阮宝玉反倒从容,偷偷黏靠近帛锦身侧,不哼声地仰头看横梁,乖乖顺顺拧着自己的手指。帛锦倒是把握住他几分脾性,斜斜扫了眼,淡然问道:“阮少卿你呢?”

  “我现在为难是,如果我两个案子一起破了,侯爷能否有额外嘉奖?”

  帛锦没搭话,段子明已不怒反笑,无偿地送他个“吹,你就吹吧”的眼神:“如此下官敬请阮大人先说。”

  “侯爷……”阮宝玉却巴巴看某人。

  “你先说吧。”

  “为什么有人非要杀那条狗呢?”阮宝玉于是拖长音调。

  不等段子明回话他立刻又自问自答:“是因为狗是要找主人的,即使主人已经死了,它也会追着不放。”

  “哼。”段子明闻言立刻冷哼。

  “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您继续。”段子明翻起一个白眼:“继续,我看您还能不能吹出一朵大花来。”

  阮宝玉于是继续:“牛大盖他爹已经死了,尸首却是不见,这只狗去寻他主人的尸首,又妨碍了谁,弄得别人非要灭它的口不成?除非……”

  “除非这尸首有问题,牛大盖他爹是被人害死的。”帛锦也不禁接了一句。

  “也许。”阮宝玉点头:“但是人已经被杀,凶手本可以逃去无踪,又何必非要冒险将尸首弄走呢?”

  “那就是这尸首有用处。”帛锦慢慢抬头:“可是……一具尸首能有什么用处?”

  “侯爷,湘西这里盛行赶尸,一具尸首如果肚囊空了,就……”

  “就可以藏不少银子!”这一句帛锦和阮宝玉是异口同声。

  “没错,侯爷果然一点即透。”阮宝玉立时又笑得宝光璀璨:“所以说,脏银失踪和这黄狗被追杀,根本就是同一宗案子!”

  “最先给我启发的,是那天牛大盖说的话。”阮宝玉低声开始回述,看向段子明:“你记得吗?那天他说,他爹是长短脚大小眼酒糟鼻。”

  “是。”

  “我前夜也去过矿洞,路上遇见过一个赶尸的,赶了五具尸首,我记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就是长短脚大小眼酒糟鼻。”

  一个职业赶尸的,没有人雇他差他出银子,却无缘无故来赶牛老爹的尸首作甚。

  阮宝玉的疑问就是从这里开始。

  所以他火急火燎去了现场。

  万幸,永昌气候潮湿冬雨不歇,那些赶尸留下的足印还在。

  别人的足印他不好判断,可那死美人他是围着看了三圈的,腰细如柳不堪一握,要是上秤肯定比他宝公子要轻得多。

  也因为这个,他就在原地,也学人被赶尸,僵挺着往前走了两步。

  不出意外,那美人的脚印比他的还重,重得多。

  这就说明美人身上有东西,很重很重的东西。

  “这很重的东西,就是失踪的脏银。”回忆到这里阮宝玉结语:“失踪的一万两银子,就是这么被藏在尸首肚里,一批批赶了出去。”

  段子明顺手抚自己的眉:“少卿,老狗找到的也可能是个地方。”

  帛锦眯眼前倾:“若是牛老头带狗无意中闯到了歹人的禁地,狗若不死也很可能再领他人前去,所以继续杀狗。那个地方,莫非是藏银之地?”

  “如果是藏银之地,他也可说自己连破两案呢。”宝公子断然否决,人又挨近帛锦一寸,“侯爷,是人。”

  “阮少卿,侯爷当然是人。”段子明狡诈地挑出宝公子口误,“而老狗找到的是个地方。”

  “人。”宝公子涨红脸,窜蹦三丈高。

  “地方。”

  “是人。”

  “狡辩无用,那地方――下官已经去勘察过了。”

  “那是什么地方,找到的又是什么?”宝公子拧起眉忙追问。

  “不告诉你。”

  阮少卿昂首叉腰,两人正僵持,一旁却传来关门落锁的声音。宝公子率先反应,厅堂里少了帛锦。

  “侯爷。”他苦着脸跑向门前。

  “你们二人慢慢吵,等确凿有了结果,再禀明不迟。”站于门外帛锦勾起笑唇吩咐完后,步移游廊尽头,人靠红柱坐下,望着冷月无语。

  “侯爷笑得真好看!”宝公子扒着门缝回味,花痴得猛咽口水。

  “滚!这笑容叫空洞冷绝。”段知府狠踢宝公子。阮少卿毫不含糊,利索转身楸扯段子明的耳朵。

  “你……你回来洗过手没?随行的差衙早告诉我,你今天去看人赶尸了。别拿脏手碰我!”

  “我让你闻闻尸臭!”宝公子阴森森地笑。

  “你有常识吗?赶尸前都需焚香,哪里有什么尸臭?”

  “你说什么,赶尸前要焚香?”宝公子放开段子明,竖起双眉。

  “你不懂了吧,赶尸的都要焚香,而且要带着香料防止尸气沾身。你还想知道什么,跪地请我赐教。”段子明揉揉发红的耳朵。

  “赶尸的要焚香?”阮宝玉眼转寒光,忽然有了正形:“段知府,本官现在告诉你,我已在赶尸群里发现牛老爹的尸体,凶手很可能就是那个赶尸人。而劫银的匪徒头子,极可能也是他!”

  强盗头子天生脚臭而且从不洗脚,赶尸前再怎么香薰也是无法消除;银两不是装在棺材里,而是装在尸身里,批量转移出去,所以雨后路道上足印才深重。

  至于劫银当日银子是怎么被藏起,后来又是怎么一一被填进尸首肚囊,阮宝玉说他要到矿洞才能解释。

  段知府听完分析后愣了会,也正经回复道:“那狗发现的地方,藏的不是官银,而是炸药。”

  事情基本清楚了。牛老头遛狗瞎逛发现了炸药,被人半路上杀人灭口。又因他体型肥大,是贼人装银的好器具,所以才转眼不见了尸身。而贼人担心狗鼻灵验再带人发现玄机,所以才要杀狗斩草除根。

  “可是,既然贼人已得了银两,为什么还要放炸药呢?”两人坐在地方一番推理后,宝公子指尖画地,继续挑出疑点,“难道要炸了银矿?”

  “放心!我已经命人转移了炸药。”

  “矿场大洞连小洞,小洞接大洞,你肯定炸药就此一处?”

  段子明哑然失笑:“要尽快将赶尸人收监,还要去次矿场清查下。”

  宝公子点头,奔向窗口大吼道,“侯爷快开门,段子明他踢我屁股!”

  “段大人,你确定是这条路吗?”夜里又是一个趔趄,宝公子险些栽成大头葱。

  “你当我如此动人明亮的眼睛是瞎?”段子明果毅反问。

  “你可能夜盲。”宝公子翻眼看弯弯月牙,脚深脚浅跟着。

  段知府狠别了宝公子一眼,露出讨好的狐媚笑容,“阮宝玉,侯爷为何要你我先行探查银矿,何事缠身必须迟些到?”

  “我和他的秘密多呢,你这个路人怎可体会?”

  “放心!”段子明不露声色地瞥了身后几个随从一眼,磨齿低语威胁,“只要你一落单,我会再送你记窝心脚的。”

  “来吧,千万要踹得我呕血三里,侯爷会更疼我!”劲敌当前,宝公子威风凛凛。
第廿三章 胳肢窝的毛都比你齐整!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