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三十一章 皇帝的女人也被别人干

第三十一章 皇帝的女人也被别人干

    闲风殿。

  天子百无聊赖地放下奏章,柔声问内侍太监,“朝中大臣的贺诗都交了吗?”

  “回皇上,都交了。”站在一旁的太监忙跪禀,将整理好的贺诗递上案桌,“请陛下御览。”

  帛泠闷“嗯”了声,再问:“锦衣侯帛锦的,有没有呈上?”

  “有。”太监领悟帛泠的授意,寻抽出帛锦的折子。

  帛泠阑目人靠龙椅,揉着眉间,“念。”

  西海瑞气祥,碧甲麒麟访。

  池中有深意,盼等游龙畅。

  很稀疏平常的贺句。帛泠半睁开眼,托腮静静地远望殿外。

  春阳醉人,暧昧的暖意,照人身上,透心的酥麻。

  今日按旧历君臣赏花日,帛泠下完朝便领大臣入宫游园。

  西海一池碧波,岸边迷花缭乱,新枝点翠,习习东风卷来声声丝竹,扶撩起一色春波。

  圣上走前,臣子随后,满朝文武就是阮少卿落在最后。

  “阮宝玉,你眼睛贼溜溜的瞧什么呢?别人都走很远了!”李延干着急。大理寺少卿官居四品,刚刚够格迈入赏花之列,按官级排队,是该靠后,但是靠后不等于落后到离谱吧?

  附近没黄河,宝公子自然不担心同窗旧友会去跳,所以他依旧漫不经心地龟式挪步。

  “难得我进宫,如此美景,当然要慢慢欣赏喽!”宝公子耳朵没好,发声当然很大。声音洪亮到引众臣窃语,天子回眸。

  相隔甚远,一首一尾遥遥想对。

  “阮少卿,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回陛下,臣没看花,看池底呢!”宝光璀璨地一笑。

  帛泠挑眉问道:“池底有什么好看的?”

  “细对水底望,才悟是蟹忙。

  笑指月到秋,青肤换菊黄。”宝公子恭恭敬敬地卖弄文骚,耍着墨酸。

  一旁太常寺卿率先扯笑道:“阮少卿诗句相当莫名,好似无头一般。”

  宝公子挠头,讪讪陪笑道:“这就麻烦了,我自认为很工整,没想到被说成没头没脑。”

  说者可能无心,听者有意,帛泠沉默了好一会,觉得这诗句隐隐总说了点什么,一时却参透不了,于是展笑道:“到底是大理寺少卿,吟诗不通却还带刺!”

  阮宝玉忙躬身,“臣不敢。”

  帛泠也不追究,君臣继续玩乐,宝公子继续慢慢地跟从。

  因顶头上司帛锦被太后召去,叙就聊天伦之乐,所以现下不在赏花队列;帛锦不在,宝公子很容易疯马脱缰,李延深谙宝公子近日时常神经错乱,所以他立志步步为营,相当体恤地紧紧跟随。

  深宫大院,新奇的事物很多。阮宝玉初来乍到,难免眼睛外瞟。眼一瞟,人的方向就不容易掌握,睫毛一眨,定眸一瞧,路之前方早不见帛泠他们的踪迹。

  李延再谨慎,却仍为阮宝玉而脱离了大众,只得与宝公子孤单对视。

  习惯憋气于胸的他也不和宝公子盎盂相碰,斤斤计较了,只跺脚催促:“快走快走,好在我记得路。”

  宝公子耳朵不好,当然听不真切,正动情地回眸想问他说什么时,眼底一只黄雀飞过,欢叫着穿过绿柳拍翅而上;又成功获得了宝公子的款款凝望。

  “侯爷到时会出席宴会的!”李延见阮宝玉心思又转到鸟身上,无奈使出杀手锏,“你去迟了,皇上责怪不说,还挤不到侯爷身边就座。”

  一招见效,宝公子撒腿就跑。

  “不是那方向!”须臾后,李少卿回神撕心裂肺地呼唤,却于事无补。眼见,宝公子的背影越来越小,李延只能咬牙跟上。

  宝公子跑得不慢,可不认路。刚开始,紧随其后的李延,还能辛勤如蜂纠正:“你怎么走这条路?错了,这里!”

  可惜,八拐八拐后,他也只能对着树枝辨南北了。

  宝公子终于止步,恬不知耻地埋怨道:“你怎么带路的?看,迷路了不是?”

  在发飙前,宝公子宝光璀璨地笑了,“如今只能靠我的感觉,向侯爷迈进了。”

  李延别他眼,气喘吁吁道:“人有三寸不烂之舌,你不能问吗?”

  “李大人,庭院深深,谨慎谨慎!”

  两人摸瞎,反而越走越僻静。

  李少卿几乎绝望地扶墙:“我们是不是摸进冷宫了?”

  “我有预感,马上到了!”宝公子声音爽利,显得信心十足。

  这时果然隐隐传来讴者唱声,李延耳尖,提上一口气,骑上青墙,兴奋笑道:“这边这边,翻过这道墙就是了,我瞧见宴厅了!”

  宝公子翻翻眼,皮笑肉不笑地谦虚:“如此甚好,李少卿先请!”

  “我翻过去了,你能自己翻过来?”李延狐疑。

  宝公子摊手:“自然不能。”

  隔了好一会儿,李延怒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很情愿地请你踩我过去啊!”

  “我们可以舍近求远,绕道而行。大臣众多,相信皇上一定不会注意到我们迟到的。”

  须臾后,很顾大局的李延,相当诚恳地请宝公子,踩他肩膀翻过了墙头。

  墙那头是座小院,沿着卵石甬道,打开紧闭的拱月门,左转过去就是宴席厅。

  李延庆幸的当口,阮宝玉又出了花样,没去开院门,反倒对院中小屋有了兴致。

  “看这布置,该是位宦官的院落。”李延正解释,宝公子已经点破窗纸,向内细看。

  屋里鼎炉龙涎香生烟,有一女人披头散发、赤着身子盘坐在一面姿清秀的男人身上,水色青衣被扔在地上。两人律动却闷声不肯发出粗气,女人薄汗滴下,双手抠掐男人肩头,上下频频波动。

  无意能见活色生香的一幕,可算有福。更令人惊异的是,女人腰肢柔软,*间,插着的是根粗大的白玉狎子。此物做得精巧,往来进出,居然还冒出烟。

  阮宝玉与李延面面相觑了片刻,宝公子很受不得惊吓地吼出了声!

  石破惊天的一声,惊悚的音调,顿时灭了不远处软语笙歌声。

  很快帛泠就得到了消息,顿时脸变得铁青,阴云层层压下,整个人都开始微微颤抖。纵欲的男女,一是宦官,一是后宫罗昭仪。

  如何处置已经很棘手,更何况皇上的女人,居然被太监干!他的脸面何在?

  他恼羞成怒地俯视跪地捉奸的两人。

  李延吓得面色灰白,不敢抬首,额头磕碰大理石地面。阮宝玉却瞪大眼睛,直直地看向皇帝,足有昂首天外的气魄。

  四目而对,帛泠慢慢起身,踱步到阮宝玉面前,倏地对他飞腿踢出一脚。

  宝公子当即如断线风筝,横飞了出去。

  “砰”地又重重落在殿堂门外,两边文武都倒吸凉气。

  靠坐门边的萧彻壮胆,想扶起宝公子。

  好一会,宝公子才喘过气,闷咳了好几声后,才张嘴将一口血水咳出。

  搀他虽然不是侯爷,好歹也是美人。有美人环住了自己的腰,花痴的宝公子马上来了精神,吁吁地呼气,嘴上也不讨饶,只将眼光望向帛泠。
第三十章 贺诗借我抄抄吧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