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四十章 人兽有时非共欢

第四十章 人兽有时非共欢

    继续调查的结果更让大理寺少卿们为难,被贩卖的小倌还不只这一家,据查买主顺道,陆陆续续晃了四、五家有余。

  李少卿窘极,无力扶墙。宝公子过来,拍拍他肩,运用眺望天边的姿态道:“你说这管大人平常吃什么药啊,如此神奇?这一口气就弄了近三十个了。”

  “你……闭嘴。”李延嘴角抽搐,国之栋梁啊,就这样给毁了,“一旦史官落笔,我们一定会被皇上安排充军荒地的。”

  “放心,史官如果敢来大理寺,我们关门,放狗!”宝公子十分义气安慰。

  “大理寺有狗吗?”

  “那……放猫,挠他!”这回没错了吧。

  “我感觉放你比较有效。最好你去磨磨牙,弄得更加尖锐点。”

  “那可不成,史官又长得不好看。”宝公子立即捂住嘴,“牙磨尖,弄疼了侯爷的舌头怎么办?”

  所幸李延心思不在,没听清他的后半句,只是觉得心头的压力减轻了不少,又开始埋头案子。

  “阉马的事情有什么新线索吗?”

  “阉马被盗的官报,管铭搜集了很多,时间跨越最早的是前年冬天的事了。”阮少卿歪着头,“都是大冬天,其他的资料我收集得零零落落,都不专业,想不出什么。”

  “去兵部问吧。”

  “去兵部问人家阉马?”

  李延掩面:“事到如今还能怎样?但愿能调查出什么,挽回一点管铭大人的颜面。”如果再是什么负面消息,他一定通宵去收拾东西,准备好充军的行李。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那做尚书父上,没发火把他勒死。

  兵部属于武系,所以各属各部对文官来访并不热情。

  宝公子靠着璀璨好看的笑容,与三寸不烂之舌,花了不少工夫,才问到了骏马监管事的头上。

  “我听说战马都是阉马。”

  “大人真会玩笑,战马如果都为阉马,那以后我军战骑如何培育出世?”这位骏马监署令姓钱,人长得五大三粗,说话倒算客气。

  战场无情,军队怕公马作战时不听指挥,对母马示好,所以选用阉马和母马自然是有,但不是绝对。

  大理寺两文官频频点头,隔行如隔山,受教了。

  “我们这次来是讨教些阉马的问题,不明白何为有人专盗阉马。”李延将管大人收藏的邸报一一取出。

  署令扫过几眼摇头:“为什么要盗阉马,你们查案的弄想不明白,我当然也想不出道理。”

  “你是说阉马没特别大用?”李延心紧抽了一下,“再想想看。”

  钱署令拢起眉头,眼睛蓦地一亮,一拍大腿,笑道:“哦,我想去来了!丢马的这几处正好是涿洲牧马监管辖地带,那里方圆三十里,是不允许母马随便出入的,所以地方百姓一般就养阉马居多,不养母马。”

  “……”

  钱署令说得开心,又见跟前两人一脸糊涂,又道:“两位大人,我去取各地牧马监驻扎点的地图来给你们看。”

  不一会儿,地图呈上。

  “这里就是涿州牧马场。”

  宝公子低头将丢马的几处,在地图上寻出,果然都是在牧马场附近。

  “我看啊,哪些盗马的没什么马可以偷了,只好对阉马下手。”钱署令非常神气,充当一副屡破奇案的架势。

  “可为什么牧场附近不能母马呢?”宝公子托腮。

  “怕偷马种呗!”钱监令又解释。

  原来这处牧马监放牧的都是种马,每月春季会等其他圈养母马牧马监将母马送到牧场,与其交合配种。牧马监怕有贼人趁机偷马种,所以有法令规定附近百姓不能擅养母马。

  “母马和种马是隔离饲养?”李延皱眉,配个种还要将母马赶来赶去,多费神啊。

  钱署令点头:“因为种马发情不定,而母马发情从三月开始,约到七、八月方止,发情只有五日,其中间隔近二十日。非这期间,种马是近不了母马身的;所以,我朝定规种马与母马分开圈养,以免马匹不必要的受伤。”

  李延偷眼只见宝公子口半张,听得一愣愣的。

  “可为何是母马走动?”

  “那是因为就算母马发情,瞧见不顺心的种马靠近,依旧会反击;所以选母马往回,路程不远,也能消耗些体力。”

  “原来种马可以一直发情,母马才有五日。”宝公子骤然抬头,神经兮兮地问道,“那如果母马发情,种马正好没兴趣,不理会呢?”

  李延听后,目光飘移做无视状,心里却狠狠地暗骂:你就爱这类问题。

  “嗯……种马不发情,就喂配上春药草料,到时候就什么都要上。”钱署令笑不可抑。

  “这春药怎么配的?”宝公子灼灼欢笑着,人向前倾,冷不丁被李延死拧了下胳膊,“噢噢,我是说……我们能去次涿洲的牧马监吗?”

  钱署令为难:“去是可以,可按时季,正牧马监配种的日子,那边必然很忙,可能顾不了二位大人。”

  好奇心切的阮宝玉当然不肯罢休,夺命宝光笑再次发挥作用,没几句骗到了兵部牒令,他欢天喜地跨出了门。

  “阮少卿,请你不要笑得如此淫荡,可以吗?”

  “李延,我突然有了一个很恶毒的想法。”宝公子得意地笑笑,“我们先赶去涿洲吧,快马加鞭半天的路程,说不定正好有眼福,能看到举世名驹在配种。”

  李延没料到他花痴病日渐越长,居然到了连骏马都不放过地步。他调整了呼吸,干眨了几下眼,静静地缩到一边,关切地问:“你这几日该发病了吧。”

  “?”

  “最好一到那里立即发病,我正好不认得你。”

  宝公子撇嘴没搭理李延诅咒,仰面继续盘算着自己的观摩计划。

  此时,有人心急火燎地朝他们奔来,正是大理寺衙门差役。

  “二位大人,找到那疯子的尸体了。”

  宝公子半起秀眸,两消息:一、疯子找到了;二、疯子死了。

  然而,美尸和美马,确实是两难的抉择啊。

  “李延,我想去看小倌的尸体。你先去牧场,瞧着了好戏记得告诉我。”宝公子迎风而立,笑颜清爽。

  李延还没说出个好字,眼前的宝公子已经撩起官袍,向大理寺方向冲去,即使是上坡道,也没缓步的气势。

  一口气冲进仵作间,宝公子就大吼:“尸体呢,没腐烂吧,好看吗?”

  蓝仵作明显对他的闯入没有防备,受了不小的惊吓,隔了一会才起身施礼。

  阮宝玉摆手,急问道:“尸体在哪里,验得如何,怎么死的?勒死的舌头长,淹死的人浮肿,中毒的脸发青,这些情况我都不要看了,我就喜欢看好看的。”

  蓝仵作垂头跟在他身后转悠,低低回了他句,尸体在停尸房不在仵作间,心里却暗骂:屈死的能有几个好看的?

  宝公子转身,蓝仵作忙收势,小退半步:“大人,这人是伤痛过深致死。”

  阮宝玉歪着头凑近,眯眼盯了蓝仵作好一会“什么个过深法?”
第三十九章 亲时憋尿怎么办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