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四十四章 夜照 BL慎入!!!!

第四十四章 夜照 BL慎入!!!!

    “我是疯了,这句话侯爷不必再说。”

  过得片刻阮宝玉又道,将身子靠上去,脑袋厚颜无耻搭上了帛锦肩膀。

  大雨如注,两人都没打伞,被淋得湿透,就益发感觉到彼此胸膛里透出的暖意。

  帛锦迟疑着,将手慢慢搭上了阮宝玉后背:“可是……,你的伤。”

  “我不要紧!”

  阮宝玉大声,仰起脸来,找寻帛锦双唇。

  帛锦再没有犹豫,将头低了下来,一气深吻,顺带着撕咬,似乎要把阮宝玉生吞进肚去。

  阮宝玉幸福到晕,肩上的伤也不疼了,两条腿上来盘住帛锦腰肢,‘咻咻’喘气:“侯爷,虽然咱们是在作死,但还是去假山后头吧,这里……”

  帛锦应了一声,抱他转身,一路下吻,舌头挑着他耳垂,咬了两记,又下滑到他耳后,咬开他领口,湿漉漉地一路探到锁骨。

  这么走了一路,等转到假山后头,阮宝玉上身衣服已经差不多被褪了个干净,只余下受伤的右手还在袖里伸着。

  帛锦矮了身,将阮宝玉放到秋千架上,吻很轻,一点点落在阮宝玉右肩,然而手却很重,抚着他身体,胸膛,腰身……像是一寸寸要把他揉碎。

  雨水疯了般浇灌下来,从帛锦睫毛坠落,一滴滴,打在阮宝玉脸颊。

  阮宝玉喘着粗气,看向上方,这时候仍然能够看出帛锦眼眸紫得诡异,于是勉强坐直:“侯爷……,你是不是该吸素燃,你……”

  说话的时候帛锦已经俯身,一口咬上了胸膛,舌头有节律地在他乳尖打颤,另只手则伸到他官服下去,一把将他底裤扯烂。

  还来不及呻吟出声,帛锦的唇已经凑了上来,一只手握住他分身,轻轻打圈,间或耳语:“我是该吸素燃,现下脊背很痛,非常非常痛。”

  “那……”阮宝玉咬唇,想说的是不要也成,可人却被帛锦抱上了膝盖,两人坐上秋千,脚轻轻一点,随秋千呼一声飞了起来。

  大雨如瀑,就是最好的润滑,帛锦手下不停,秋千荡到高处时就疯狂套弄,秋千下来时就和缓些,服侍得阮宝玉不住呻吟。

  “我无所谓。”在倾天的雨水里帛锦跟他耳语:“你快,我便痛吧,至少这是活着的滋味。”

  说完他手下动作加快,脚尖一荡,呼一声便直上云天。

  阮宝玉靠在他胸前,被他那一句说得心口一紧,身体上的快感同时也在心尖一滚,似乎被这痛刺激,很快爆发,在秋千荡到最高点时达到高潮,射了出来。

  白色的体液粘腻,帛锦将它挑起,抹了一点到阮宝玉乳尖,轻轻摩挲,其余的则一点不剩全推进了他后庭。

  “侯……爷”

  阮宝玉全身微微颤抖,想靠得更紧,帛锦却是抽身,从秋千架上下来,单膝跪在了湿滑的泥地里。

  脊背上的刺痛越来越锐利,大雨迷蒙,天际乌云蔽日,他的视线渐渐模糊。

  他弯低了腰,将东西从袖口里扯了出来。

  莹亮的柔光在假山背后亮起,并不像夜晚那么刺眼。

  这是一串夜明珠,总共十一颗,颗颗圆润,有半个鸡蛋大小。

  大约一年之前,帛泠将这串珠子当着众臣面赏他,是这么说的。

  “这是高僧开过光的宝物,能够辟邪,还望爱卿时时带着,体会朕一片心意。”

  一片心意。

  回想到这四个字帛锦又是冷笑,将珠子的线绳扯断,一头打个结固定住,然后一颗一颗塞进阮宝玉后庭。

  珠子体积不小,进去的时候颇有些痛楚,阮宝玉将头抵在秋千绳,后庭止不住抽搐,立时便有白色的体液涌了出来。

  帛锦凑前,手指挑起那白色液体,送进阮宝玉口中,和他舌头交缠,几下安抚,轻声:“我们来玩个夜光照菊的游戏,会有点疼,你要玩么?”

  阮宝玉呜呜作声,说不出话,只好恶狠狠点了点头。

  十一颗夜明珠于是全数被送进了他后庭。

  “你猜你会有第二次高潮么?”帛锦凑到他耳边,就着雨水,在他乳尖弹动,最旖旎的时候发力,将秋千轻轻一推。

  他人半跪在原地不动,线绳的一端还握在他掌心,秋千一动,珠子在阮宝玉后庭摩擦,最终是有一颗被拉出了菊口。

  痛是在所难免,阮宝玉倒吸了口气,又荡回原点。

  帛锦伸手,将那颗脱出的珠子又塞了进去,另根手指在他分身轻轻一弹,道:“痛的话你可以赋诗,你不是素来有才。”说完又将秋千荡了出去。

  这一次珠子脱出三颗,已经沾血,回来时帛锦张口,细牙咬他耳垂,也是咬出了血。

  阮宝玉吃消不住,分身却是不争气立了起来,于是涎着脸:“侯爷,有才的我能不能不赋诗,说些个大白话?”

  “行。”帛锦应道,没有提示,将秋千用力推了出去。

  秋千荡到高处时珠子全脱,阮宝玉也是疯了,居然和着雨点大声:“侯爷,我只所以要和你在这里亲热,是想告诉侯爷,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

  这句帛锦听得清楚,却无有反应,待他荡回,只是沉默着将珠子又塞了回去。

  又是一荡。

  珠子上面滴答着精液和少许鲜血,缓缓坠落帛锦掌心。

  危险而淫靡的味道,看起来却极是诱惑,帛锦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不错的味道。

  秋千又荡起弧线,阮宝玉的声音重新响起:“侯爷,我并不奢望你现在立刻相信我,我只想你肯冒这个险,和今天一样,冒险和我在一起。”

  帛锦一怔。

  阮宝玉荡了回来,将珠子重又和血塞进他后庭时,帛锦心间翻滚,居然重又烧起了情欲。

  “我们没有将来。”

  “我只要现在。”

  “我比你想象中更加黑暗复杂。”

  “我比侯爷想象中更无所畏惧。”

  …………

  “我受过伤,很难再试第二次。这就好比你方才已经高潮,短时间很难第二次一样。”

  话说到这里秋千已经第数十次荡到高处。

  乌云压住日头,正午时分,花园里居然一片黑寂。

  夜明珠缓缓挣出菊口,一颗复又一颗,光亮照着淫糜的血色。

  阮宝玉荡了回来,身体敲中帛锦心口。

  帛锦掌心握着夜明珠,另只手去抚他分身,没曾想阮宝玉居然通身一颤,后庭猛然缩紧,前面也激射,热辣辣射了帛锦一手。

  大雨如瀑,花园那头奔来不知是谁急促的脚步。

  危险和情欲同时弥散,那夜明珠照彻黝黯,居然在帛锦身体深处,撕扯出了一丝雷触般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