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五十二章 教主之谜

第五十二章 教主之谜

    帛锦还没走进大理寺街口,就街另端阮侬一跳一颠,乐呵呵地奔过来了。

  “阮宝玉不是说今天问案,只让你在书院等消息,怎么又逃课?”

  “哪里是逃课?是上不了了,教我们的书院院士死了。”阮侬满脸期待地眨眼,“我就是去你的大理寺报案的。”他现在可喜欢去书院呢,天天有大事发生。

  “怎么死的?”

  “悬梁自尽的。”阮侬很形象地将自己脖子一掐,伸出了长长的舌头。

  帛锦眯眼,眼角扫见一道身影一晃而逝。

  “先生死了,你倒挺开心。”

  “谁让他昨天还打我手心来着,今天还有点肿。”阮侬嘻哈解释,突然很礼貌地拉住帛锦袖角,“锦叔叔,你去验尸不?”

  “这我不在行。”帛锦谨慎地环视周围,仍未有异常。

  “那我去找蓝叔叔了。”阮侬早料到,欢腾地向大理寺那边蹦。

  天不随人愿,蓝仵作突然告假,偏巧不在衙门。阮侬兴匆匆来,却扑了个空,一屁股坐台阶上,呼呼生闷气。

  “不去看你爹审案。”帛锦将书院的事情交待给旁人后,问阮侬。

  “没心情了。”阮侬嘟嘴。

  “我送你回去。”不知为何,帛锦总觉得不怎么放心。

  孩子毕竟是孩子,这一大一小拐到了闹街。阮侬粗着脖子,用两文钱血拼到一大坨藕丝糖后,心情果然大好。

  看着摊贩老板哭丧的脸,帛锦心里摇头,有其父必有其子。

  “锦叔叔,你家西后院子,好大一片,种的是什么树啊?”阮侬一路舔着糖,笑嘻嘻地问。

  “梅花。”

  “那怎么没见它们结梅子啊?”阮侬相当怀疑地问。

  帛锦抬眉,认真地寻思了会,摇头:“应该不接吧。”

  “那留着有什么用?改菜地吧。”阮侬一下变积极了,猛拍胸脯,“我种这个很在行。”

  “……”

  “肥料方面,你也放心。我能吃,也很能拉!况且,你府里手下人那么齐全,不可能每个人都便秘的。”

  帛锦面无表情地消化着他天真的童语,并很有气度地没接话茬。

  “你家用院落大,可惜人多,开销也大。这片菜地,我估摸不够自给的,不过积少成多,年尾一对帐,能省下好多钱。”

  “不差这点菜钱的。”帛锦好半天,方寻到措词。

  “我爹说,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要帮你算着花。”阮侬耸肩,“不过,我想等我家修筑好了,我和爹始终是要离开侯府的。侯爷,你说对不?”这才是他的目的。

  帛锦不答话,一把拉住阮侬,把他纳入自己身后。

  从大理寺到帛锦家,要经过澹琼湖。

  阮侬这才注意,湖边没有平时热闹,说更明白些,碧绿的湖边就剩他们俩了。

  而且――

  “看日头,我们早该到家了,怎么还在湖边转悠?锦叔叔,别是遇上鬼撞墙了吧。”

  帛锦眯眼――

  湖上,水天一色。

  一叶小舟,剖开碧水,缓缓划来。

  船头坐着红衣一女子披着长发,口叼支半残的莲花,脚尖漫不经心地点着湖面,荡起涟漪一圈一圈。

  帛锦护住阮侬,慢慢退后,刻意保持着距离。

  舟靠湖边,岸上莫名开始起烟雾,绯色。

  帛锦连忙捂住阮侬口鼻,自己屏住呼吸。

  “抱歉,你们暂时回不去了。”红雾里,船上女子站起。

  ****

  “哪里来那么多废话!快说,你把你娘子怎么了?”阮宝玉吼道。

  “我只是把她关起来了。”

  李、阮两少卿交换了下眼神:“为什么要关起来?”

  “她……她疯了,一心想杀大标啊!”金大盖瑟瑟道。

  “金大标难道不是吴氏所生?”宝公子问。

  “是她亲生的儿子!”金大盖泪眼摩挲,“所以说她疯了!”

  ****

  红雾越来越浓,气氛也随之更为诡谲

  雾里,帛锦听到脚步声,逐渐向他们围拢过来,人数不少。

  “你们是什么人,如果是要银子,告诉我个数,给你们就是。”

  船头女子跳上岸,人轻飘飘地落地,眉目慈祥地用手一指阮侬:“他。”

  “哦。他不值钱。”帛锦为难地吸了口气,摊手,“所以――无、价!”

  话音未落,他已经抓抱起阮侬,冲进浓雾,向他方才认为人最少的地方冲去。

  红衣女子,指尖一动,送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一线银光削过。

  利器险险地擦过帛锦的肩胛而过,阮侬目测,感到自己会中家伙,缩在帛锦怀里一闭眼。

  等他睁眼,自己毫发无损。帛锦已经精准地咬住了,飞来的利器。

  浓雾无歇,继续转浓。

  脚步声又进,那女子从绯雾中渡出。

  无声。

  亦无人。

  女子纳闷,试探性地搜索,依旧不果。

  她失去了耐心,将残莲掰开,花瓣落地,红雾不再飘荡,而是花瓣,大片大片地沉淀下来。

  雾沉下,如沙,极细,却会动。

  躲在湖边垂柳上的帛锦,立即明白,这雾不是雾,而是蛊,很小很小的蛊。

  蛊屑缤纷,渐渐沉静,铺天盖地地落下,就像一张密密的网,罩住了帛锦和阮侬。

  如此细小的蛊虫,居然只只带刺,迅速渗入皮肤,刺麻麻的。

  帛锦心一抽,这蛊虫果然带毒。

  找到了。

  树下众人松了一口气,为首的女子抬头,盈盈一笑,“这蛊名沉香,就是逮人用的。”

  帛锦撩开落在阮侬身上的蛊,突地甩手,将原来暗器射回。

  树下红衣女子旋身,避闪不及,划空血色圆弧,血珠落地,渗入土中。

  就是这个空隙!

  帛锦伺机抱阮侬腾空跃起,逃出包围圈。

  女子眼瞧着他们跑远,却没有追赶。

  “护法,少主他……”

  “无妨,少主会回来的。”女子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