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耽美同人无根攻略第五十六章 教主蓝庭

第五十六章 教主蓝庭

    被叫来的时候,蓝庭依旧弯腰,还是那个低眉顺眼的姿态。

  “你是个女人。”阮宝玉开门见山:“虽然你伪装得很好,但是有些时候习惯还是难改,我不止一次看见你含胸。”

  “大人好眼力好记性。”蓝庭依旧波澜不惊。

  “我想知道你的本名,阮侬我替你抚养了两年,也算尽心,应该有资格听你一句真话。”

  “我本名阿那然,今年二十六岁整。”蓝庭抬起了头,“很感谢大人这两年多庇护我家阿宝,大恩不言谢。”

  “阿宝?阮侬他便没有名字吗?”

  蓝庭沉默一会,“是,他没有名字,一个生下来就为了献祭的孩子,不需要名字。所以我还要感谢大人赐给了他名姓。”

  这一来她已经默认自己便是诃利帝母教的教主,丝毫没有要推诿狡辩的意思。

  李延就有些不解,“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怀疑你吗?”

  “女扮男装,懂蛊辩毒,而且待阮侬亲厚,我留下的破绽已经太多。”蓝庭苦笑。

  “那你可愿意去换侯爷和阮侬回来?”

  “如无万全把握,我不会去。她们抓阮侬回去是为了逼我献祭,只要我一天不出现,阮侬便安全。”

  “借兵去将她们团团围住,一百个灭她一个,这样就该万全了吧!”李少卿豪气干云。

  “你见过她们给侯爷下的蛊么?”蓝庭叹气:“那蛊叫做血饲,种在饲主血管深处,可以完全控制饲主神智。侯爷武艺这么高强的人都未能幸免,你送些小兵小卒去,不是白白地送饲主上门,供她差遣?”

  “会下血饲的人有几个?”阮宝玉这时突然发话。

  “左右护法,一共两人。”

  阮宝玉向前,“那如果有人箭法如神,百步之外能轻松取她们性命呢?”

  蓝庭沉默。

  李延咧开了嘴,第二次感慨:银子银子,果然是样极好的东西。

  “这未尝不可。”蓝庭顿了顿,过后看向阮宝玉:“但是大人,侯爷血管里的那只蛊虫,是要喝左护法的血才能活,左护法死则蛊虫必死,蛊虫若死,便会化成剧毒流遍侯爷全身。大人,你要思量清楚。”

  “一,二,三……,七。”李延数数,冲阮宝玉瞪眼:“连你我一共七个人,就准备去赴约了?”

  “不连你,所以一共六个。”阮宝玉回瞪。

  “你不怕你家顶顶好看的侯爷死了么?昨天你和蓝庭到底嘀咕了啥,还特意支开我,说是让我去找苏银,别当我傻,我是有智慧有节操的!”

  阮宝玉扭头,当他空气,只问苏银:“苏将军,你要取的是右护法的性命,样貌蓝仵作已经向你详细描述过,你有没有把握一箭毙命?”

  “有。”苏银昂头,有一弓在手,便立刻生出无所畏惧的豪气。

  “那左护法呢?”李延实在忍不住插话。

  “左护法侯爷自会解决。”提到侯爷这两字,阮宝玉立刻眼放宝光。

  “你脑子坏掉啦?你家侯爷被人控制,前天还一巴掌劈得你吐了半盆血!”

  “我们准备出发。”阮宝玉继续当他是空气。

  有节操有智慧的李少卿坚定不移跟在他们中间

  蓝庭看着不忍,终于说话:“其实阮大人不让李大人去,也是不想你涉险。还有,侯爷的那个蛊虽然是控制他神智,但也不是完全无解,一旦有极大的痛苦作为刺激,他有很大机会能够暂时清醒。”

  “极大的痛苦?他?阮花痴?他会舍得让他家侯爷吃多大的痛苦?”

  “我自有分寸。”阮宝玉回身,难得正经:“你回大理寺,两个时辰后,我自会带侯爷和阮侬回转。”

  李延停住了脚步。

  什么时候的阮宝玉是可以调戏,又什么时候的阮宝玉是可以信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阮宝玉于是动身。

  极大的痛苦,他自然是舍不得给。可是帛锦已经几天没吸素燃,而毒瘾在月正中天的时候发作,那痛苦会有多大,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就这一只……小东西,便能找到她们?”走到半路,阮宝玉还是忍不住问。

  蓝庭仍是淡淡:“大人放心,她们走时一路其实留下信号,是我教特有的西番莲香料,这只蛊虫嗜香,自然是能够寻到路。”

  “哦。”

  下来一路就无话了,因为要在月中前赶到,一行人走得很急,出了城门,朝的是西南方向。

  大约一个时辰过去,蛊虫停止扇动翅膀,飞回来,歇在蓝庭手指。

  阮宝玉抬头,看见眼前寺庙破落,门匾上字迹却是俊逸,写着“慕圣寺”三个字。

  带来的四个人之中有轻功卓绝的,立刻跃上屋顶侦查,按照蓝庭交代,看见人影即刻回转,不能靠近红衣女子一丈之内。

  不多时那人回转,道:“她们在后院,里面一共两间房,一间有灯,另间也有人,总共绝对不会超过十个。可以将她们引到后院,大殿屋顶是个很好的埋伏点。”

  “那好,你带苏将军去大殿屋顶,苏将军脚腱受过伤,你带好他,不能发出响动。”阮宝玉说话,“苏将军想必也记得,我大喊一声侯爷,你就可以动手。”

  苏银点头,很快掩入月色,寺前于是只剩下了四个人。

  蓝庭抿了抿唇,伸出手,将头发放下,挺起胸,女人姿态便出来了,身姿是极好的,但脸上人皮面具仍在,五官平淡,仍是那个木讷温顺仵作的模样。

  “这么久没见的故人,该怎么打招呼呢?”她叹了口气,面容虽然平静,但到底心绪难平。

  “开门!”那厢阮宝玉却早已撩起袍子,一脚踹上庙门:“我带人来了,快点开门!”

  有人前来应门,阮宝玉一头撞过去,脚不沾地奔到后院,站住喘气:“我家侯爷和阮侬呢,你要敢动了我家侯爷一根汗毛……”

  院后房门大开,那红衣女子靠门,后面跟着赤裸上身的帛锦,听见他这话微微一笑,伸出两根指头,立时便拔下了帛锦一根头发,“扑”地一声吹到他眼前。

  阮宝玉眨眨眼,“那啥汗毛动了也就算了,你要是敢动别的……”

  这一次红衣女子却没理他,相反却是站直身子,屏住了呼吸。

  在阮宝玉身后,大殿的后门,蓝庭踏着月色,已经缓步走了过来。

  院里另间房门也大开,有个黑衣女子怀抱阮侬,定身站在门口。

  “教主……是你吗?”两个女子弯腰,诃利帝母教一左一右两位护法,声线一样紧绷,似乎既期待又害怕。

  蓝庭缓步过来,撕下脸上面具,真容渐现,额心一朵黑色莲花,似乎深深洇进了骨血去。

  “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与他人无关,你将侯爷放了吧,替他解了血饲。”她一步一句。

  两个女子不语,那黑衣的似乎比较软弱,双眼渐渐濡湿。

  “不行!”阮宝玉这时大声,退后伸手,一把拦住蓝庭:“你放侯爷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红衣女子牵起嘴角,朝帛锦挑挑手指,“你,走过去。”
第五十五章 图腾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