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第十一章 那些小美好(2)

第十一章 那些小美好(2)

校庆晚会是六点,下午三点起所有人就开始准备起来。

    为了让主持人清静,她和顾平生的更衣室就在休息间里。学校的礼堂后台,别指望能和宾馆一样设施齐全,比如所有‘更衣室’就是用折叠的屏风隔开,童言开始不觉得什么,当真的要换衣服时,就苦闷了。

    折叠屏风是意味着什么?

    就是能露出小半截的小腿和全部脚……

    再直白些说,就是她换衣服和高跟鞋的时候,所有脚下动作都一览无余,外加附赠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她踌躇了很久,才在化妆师威逼利诱下,拿着晚礼裙走到屏风后,开始一件件脱起来。到最后套上裙子时,不出所料,那个合作了两年的化妆师开始恶搞:“天,这个角度看,太情|色了……一抹裙脚,光着的脚……”

    她险些没踩住高跟鞋,脱口说:“马上转身,不许让顾老师看到你说话。”

    化妆师笑了声:“放心,顾老师没看见我说话。”

    听她这么说,忽然就轻松下来。

    她把所有衣服都塞进纸袋里,终于完成了换装。走出来时,顾平生正靠在化妆台边沿看书,银灰色的西服上衣已经脱下来,搭在了身边的空椅子上。

    或许是余光看到了童言,他抬起头看她,童言却马上移开了视线。

    自从上周日在地铁上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她就越来越失常。

    最明显的就是,她开始留意顾老师的每个细微动作。

    她发现他开车时喜欢用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只那么搭在上边,很好看;发现他每次拿话筒不像自己一样紧紧攥着,只是在左手虚握着,从容的很;发现他手臂上的刺青,真的是个英文名字,而且是他自己的字迹……

    “童言无忌,”耳麦里,忽然传来一阵笑声,周清晨说,“让化妆师来1号演员休息室,先给要登台的各学院老师化妆冰系模拟师。”

    童言终于明白,为什么周清晨从三点开始就让她戴着耳麦,显然把她当免费传声筒了。

    她看化妆师:“1号休息室,周主席找你。”

    化妆师忙不迭收好化妆包,最后还不忘感叹一句:“专属的晚礼裙就是好,童言,完美死了,我一会儿一定用心打造你,保准你和顾美人成为今晚的金童玉女。”

    说完就冲出了房间。

    因为化妆师没有关门,马上就有几个师妹跑到门边,笑著七嘴八舌:“师姐师姐,你毕业了,这裙子会不会留下来?”“师姐,我们能进来围观不?”

    童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顾平生已经侧过身,恰好就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悄无声息地,弥补了一个错误。

    拉上了她腰侧,晚礼服的拉链。

    只是两秒的时间,七八个师妹就冲了进来,童言傻看向顾平生,他已经又靠回桌子边沿,拿起桌上不知道是哪国文字的书,继续看了下去。

    看那神情,倒像是认真思考的样子……

    到两个人都开始待场,站在幕布后时,童言才看着他说:“刚才……谢谢你。”顾平生看她脸都有些红了,用卷起的稿子敲了敲她的头,刻意说话轻了些:“童言同学,有些事是不需要,也不能道谢的。”

    童言本来就不好意思,被他这个动作,弄得更是脸烫。

    好在,听了十几遍的开场音乐已经悄然响起了。

    方才还喧闹的礼堂,瞬间就安静下来。

    三千五百人的安静。

    她闭了下眼睛,让自己摒弃一切杂念。

    “童言,”耳麦里,周清晨的声音都有些发涩,“go,今晚,你是最漂亮的。”

    睁开眼的一瞬,舞台已完全黑暗。

    她一只手稍提起裙边,终于从幕布走了出去。很亮的追光里,她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身后顾平生的脚步,那么清晰。

    一共十二步,不多不少,看到了贴在地板上的银色标记。

    她站定,微笑着,和顾平生对视后,终于看向正前方: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同学,以及所有正在看网络直播的校友们,大家晚上好……”说完所有的繁琐措辞,她暗松口气,进入了正题,“我是08级法学院的学生,童言。站在我这身边的这位,是我的老师,同时也是我今晚的搭档,”她侧过头,微笑着看顾平生,“顾平生,顾老师。”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整个大礼堂就沸腾了。

    顾平生只说了三个字:大家好。

    声音从音箱传出来,竟然有些低冷的性感末世之明日世界最新章节。

    “老天,”周清晨在耳麦里感叹,“这才是顾老师真正的声音啊……”

    童言也很是诧异,和彩排比起来,这才是专业级的。

    好在之后的话,都是顾平生的任务。她就这么站在顾平生身侧,听着导演室的连连感叹,唯一仅剩的那么些紧张都散了,气的直想骂人。

    “给我个词,形容我的未来师兄的声音。”

    “磁性。”

    “俗!”

    “性感。”

    “也俗!”

    “好听。”

    “你学物理的吧?连形容词都不会。”

    ……

    直到追光灯暗下来,导演室才又开始鸡飞狗跳地进行节目调度。

    童言和顾平生不能回后台,只好坐在舞台旁休息。

    她看着他时,他刚才接过场务递来的矿泉水,随手拧开喝了口:“怎么了?”

    “顾老师是不是真的练过,或是学过播音主持?”

    他倒没否认:“多少学过一些。”

    “多少?一些?”童言长叹口气,“顾老师,你小心被套牢,以后都要做主持了。”

    因为顾平生的放松,不止是她,连幕布后一堆等着上场的剧社演员都减压了。艾米在不远处夸张地对着童言和顾平生做了一个‘捧心’的动作,童言被逗笑了。

    她第一次做主持时,曾经非常诧异,为什么后台像菜市场一样热闹,除了不能高声叫喊,基本什么声响都有。后来一次站在台下才发现,音箱的声音足以遮盖一切。
第十章 那些小美好(1)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