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第十八章 悄然的进退(3)

第十八章 悄然的进退(3)

手指捏着已经暗掉的手机,无意识地轻划着屏幕和按键,因为电热毯的烘烤,手机有些发烫,如同这一行字,悄无声息地烫着她的心。

    过了很久,她才拼写回复的短信。

    岂料刚才输入个“我”字,床忽然就晃起来。沈遥竟又爬上来:“不行,我这星期又忘了拿电热毯了,今晚咱俩挤一张床吧?”

    她吓了一跳,随手就把这短信发出去了……

    “你去小如床上睡,她床上有电热毯。”

    “不要,我亢奋睡不着,”沈遥钻进棉被,八爪鱼一样抱住童言,“刚才谁给你短信?我记得这句话好像在哪部电影见过?这人够浪漫的。”

    童言嗯嗯啊啊,避开了这个话题。

    于是那条很诡异的短信,直到第二天清晨童言醒过来,才有机会澄清。沈遥背对着她,睡得死沉,她悄俏侧过身子,从枕头下摸出手机。

    怎么了?TK

    时间是凌晨一点。

    童言抑郁地输入短信:昨晚被沈遥打断了,其实我是想说……

    想说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过了好会儿,才继续:我虽然六级还没过,这句话还是看得懂的。

    刚才坐起来拿衣服,手机竟然又震了震。

    “谁啊,这么早……”沈遥翻了个身,下意识摸手机。

    “是我的手机,不是你的。”

    童言边说,边看收信箱:

    我刚才下校车,有兴趣一起吃早饭吗?TK

    今天明明没有他的课,怎么来学校了?

    童言穿着很厚的羽绒服,边往西区食堂走边琢磨。很快就看到顾平生站在校车下车的地方,两手插着裤子口袋,独自看着书报栏里的报纸。

    八点,正好是第一节课开始的时间,没课的人也大多在睡懒觉。

    这个时间,校园里人最少。

    她想过去时,正好有学生去换书报栏的报纸。那个人一边把玻璃上的锁打开,一边看了眼顾平生,童言心虚地站在不远处,一直等到学生彻底换完十六个橱窗。

    而顾平生竟就盯着第一个橱窗的报纸,始终没有移开视线。

    到换报纸的学生走远,她才走到顾平生身后。

    是一篇医疗事故的报道。

    她还没认真看,顾平生已经发现了她:“想吃什么?”

    童言想了想:“就食堂吧,什么都有,”说完很快又补了句,“去西区食堂吧。”

    东区南区都临着许多教学楼,学生太多了。

    两个人走到食堂的时候,很多迟到的学生咬着包子什么的,匆匆从门口跑过。童言看了一排的窗口,觉得让顾平生亲自去买生煎豆腐脑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只挑了个偏僻又临窗的位置,问他:“顾老师习惯吃什么?我比较熟,买的快一些。”

    他轻松地说:“你喜欢吃什么,给我买相同的就可以。”

    他轻松,童言倒是不轻松了。

    其实食堂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是顾及到了南北学生,种类比较多。最后她还是买了最常吃的几样,甜的咸的健康的不健康的……

    顾平生看着面前大小碟子,立刻笑了:“是不是吃完这些,就不用吃午饭了?”

    她不好意思笑笑:“我只是想让你都尝尝。”

    “我不喜欢浪费食物。”

    他说完,像是察觉到童言的不自在,又悠悠地补了句:“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也特别浪费食物,不喜欢吃,或者没心情吃就不勉强自己。后来看到很多想吃没钱吃,和已没进食能力的人,才学会不再浪费食物。”

    他说完,用湿纸巾擦干净手,递给她后,开始安静吃早餐。

    听到一个几近道德完美的人,说这些话,忽然就淡化了她的小紧张。

    “我也是,”她咬了一口葱油饼,“小学时候,我特别娇气。每天早饭都是牛奶煮鸡蛋,后来吃到实在不想吃了,经常趁奶奶看不见的时候,把牛奶倒进厕所。”

    他佯装叹气:“的确浪费。”

    “不过,”她笑了笑,“不像你一样见了那么多,只是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她现在每次想起过去,自己是如何绞尽脑汁地避开奶奶,倒掉牛奶,就觉得很难过。

    顾平生用勺子,一口口喝着豆腐脑。

    刚才买这个的时候,她特地嘱咐人家多放了一些虾皮,看到他似乎很喜欢吃,就莫名地觉得心情好。

    今天阳光也很好,照的人暖洋洋的。

    直到看着他抬起头,她才下意识移开视线,余光里看到他在看自己。

    她以为他会很快移开视线,可是他没有,于是只能坚持了一会儿,才装作没看见似的回头:“好吃吗?我一直觉得学校食堂的豆腐脑很地道。”

    “很好吃,” 他好笑地揭穿她,“你很喜欢用余光看人?”

    童言马上否认:“没有啊。”

    可是脸瞬间的红润,揭穿了她的谎话。

    “我很小的时候,有过余光恐惧症,”顾平生吃得津津有味,随便闲聊着,“总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别人注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小心翼翼留意余光里的人,难以集中注意力。”

    童言诧异看他:“余光恐惧症?你这么说,我好像……小时候也有过。”

    总是不能安心做任何事,无法自控地用余光观察周围的人。

    顾平生拿出湿纸巾,递给她:“不要紧张,很多人青春期都有过,很多时候都是不自信造成的,太在意别人的想法。”

    他说得毫不在意。

    童言抽出一张纸巾,很认真地擦干净嘴和手。

    原来他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可他有很好的家庭条件,又这么优秀,本就该是那种骄傲的人,为什么会不自信?童言把纸巾放到餐盘里,看着他在擦着手。

    顾老师……顾平生,顾老师……

    她忽然脸有些发热。于是又撑着下巴看窗外,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扬起了嘴角。

    过了会儿,她才问他:“顾老师今天怎么来了?”
第十七章 悄然的进退(2)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