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第二十四章 洗手做羹汤(3)

第二十四章 洗手做羹汤(3)

厨房的香味一阵阵地飘进来。

    她侧过头,看着厨房的灯光,低声喃喃:“明显做了坏事,还装无辜。”

    他把下巴搭在她肩膀上,很夸张地嗅着香气:“背着我在说什么?”她摇头,也装无辜,顾平生忽然又嗅了嗅气味:“我好像闻到了烧糊的味道?”

    童言惊呼一声,跑过去的时候,发现牛肉真是烧糊了。

    第一次炖的牛肉就如此献给了垃圾筒。

    她本来想要说把糊的东西弄掉,勉强还能剩一些,顾平生很坚决地教育她,烧糊的东西吃了会致癌,成功击碎了她所有勤简持家的念头。

    好在还有几个菜。

    尤其是她确定的,他应该很爱吃的东西。

    嫩滑的豆腐花,撒了些香菜,拌着卤汁。

    童言放在他面前。

    绝对味道不差,她偷偷尝过的。

    顾平生笑著拿勺子,吃了两口,然后又吃了两口,始终没有抬头。于是她也不能追问,只拉过椅子坐下,期待地看着他。

    这个角度看过去,他是在笑著的,酒窝深深地印在脸上。她托着下巴看他,直到他吃完整碗的豆腐花,抬起头看自己,才问:“好吃吗?”

    “很好吃,”他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非常好吃。”

    一句好吃,让她兴奋了很久,直到吃完饭看着他洗碗时,还忍不住偷偷乐。

    顾平生的家,离她打工的那个超市距离不远,他这周初就建议童言初六晚上住在自己家,这样周日还能多睡一会儿。

    开始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想想也没什么。

    但是到真的站在他的洗手间,抱着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很有什么。很紧张,真心的紧张,好在水足够温热,所有的东西他都准备齐全。

    洗澡过程基本顺利,没有什么事故发生。

    到她穿好所有的衣服,才对着镜子暗松口气。

    朦胧的水雾,覆在玻璃上,因为房间里温度很高,根本没有任何消散的预兆。她伸手在玻璃上胡乱划了两下,鬼使神差地写了个“顾”。

    还没等认真欣赏完字,瞬间,眼前黑了下来。

    瞬间的黑暗,吓了她一跳。

    停电了?

    这年代还会停电?!

    她下意识叫了“顾老师”,马上又明白这么做没用,几秒后眼睛适应黑暗,才去开门。摸到门把手的时候,忽然门就被敲响了:“童言?”

    声音有些大,好像有些着急。

    她忙打开门,然后就看到黑暗中,他看着自己。

    “可能停电了。”他说。

    “你看得见我说话吗?”她问。

    这里挺黑的,又没有任何自然光线,应该很困难。

    果然,他发现自己在说话的时候,立刻说:“等我找些有光源的东西,你现在说话我看不到。”她幅度很大地点头,回身拿起洗手台上的毛巾,裹住了湿漉漉的头发。

    就像这个年代不会停电一样,一般人家里也不再备有蜡烛。

    他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任何光源,最后只把手机拿出来,开了照明灯放在茶几上。

    “要不要再给你找几条干毛巾?”他看出她头发还湿着。

    她本来是带了吹风机,可没有电,也只能依赖原始方法了:“好,一两条就够。”

    最后顾平生拿来了一条很大的白浴巾。

    她接过,很仔细地擦着头发,努力弄干所有水分。

    因为是阴天,窗外灰蒙蒙的没有月光,屋内只有他手机的灯光。

    她就这么擦着头发,而他就这么坐着,陪着他。

    安静的惬意。

    她怕他无聊,就随便说着话:“我记得小时候家里都有蜡烛,每到停电奶奶才会点着。我小时候很喜欢玩火,所以就一直盼着停电,然后就趁着大人不注意,开始烧各种东西。”

    他意外地,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童言发觉他从刚才起,就有些沉默:“你在想什么?”

    “过来,让我抱抱你。”他忽然说。

    童言愣了下,很听话放下毛巾,挪到他身边,伸出手臂搂住他的腰。

    黑暗中,顾平生把她抱住。童言听见他的心跳有些乱,自己的心跳或许更乱,慢慢地,耳边的心跳声开始趋于正常,沉稳有力。

    隔着一件衬衫,他让人舒服的体温,还有淡的几乎没有的香气,也让她的心跳渐渐平息下来。“我在想我母亲,”他语气有些平淡,可是声音中却听得出一些伤感,“她出事的那天,我其实可以更早发现,如果再细心一些,能认真听一听她房间里的动静,或许她不会那么早去世。”

    他说的很含糊,隐去了许多的细节。

    大门忽然被人敲响,门外有人在问:“顾先生在吗?”

    童言下意识动了下,他察觉了,问她:“怎么了?”

    她犹豫了半秒,仰头看他:“没什么。”

    说完,就低头贴在他胸前,搂紧了他的腰。

    对于有些人,能触动他说出心里的话,很难。童言只是觉得,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她不想打断他的话。

    门继续被大厦管理人员又敲了两下,似乎有人再说顾先生今天下午回来了,估计是已经睡了什么的,很快就恢复了安静。

    “以后你在家,如果在的房间就打开灯,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或是紧急情况就去按开关,我看到没有灯光了,就会过来,”他转开了话题,“好不好?”

    心里有什么悄然融化着,她用食指,在他后背写了个“ok”。

    “是不是困了,”他像是被逗笑了,低声问,“怎么都懒得抬头说话了?”

    童言用脸蹭了蹭他的衬衫,没说话。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是湿着:“我再给你擦擦头发,这么湿着睡容易偏头痛。”

    她没说话,然后就感觉他一只手松开自己,拿起扔在旁边的浴巾,开始给她擦头发。明明是被呵护着,可童言脑海中总不断地重复着他说的话,很简短地关于母亲的话题。
第二十三章 洗手做羹汤(2)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