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第二十六章 我能听见你(2)

第二十六章 我能听见你(2)

我也在想你。

    她拼出这几个字,犹豫了很久,才狠狠心发出去。脸贴着玻璃,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热意涌上来,真是肉麻,肉麻的自己都受不了了……

    或许是他睡着了,没有再回短信。

    童言靠着车窗,也迷糊着睡着了。到再醒来时已经是七点多,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她有些奇怪,按理说顾平生的作息很健康,通常是六点半就会起床了……她看着手机出神时,师姐已经泡了一杯泡面来:“鉴别一个人是不是在热恋中太容易了,当初我和我男朋友刚开始的时候,每天一百多条短信,大拇指关节都发炎了。”

    童言只是笑,指着面说:“这么早,吃这么油的东西?”

    “饿啊,”师姐笑眯眯说,“要不要我分你些?”

    她也是饥肠辘辘的,这才想起来顾平生说给自己准备的吃的,因为懒的拿在手里,就随手放到箱子里。如今箱子扔在行李架上,拿下来也是麻烦。

    在饥饿和懒惰间,她屈服于后者,只倒了杯热水喝。

    清晨的火车上,不时有人拿着毛巾和牙刷去洗漱,昨夜几个折腾的不行的师弟师妹倒是困了,蜷在一起呼呼哈哈睡得香。她边和师姐闲聊,边心神不宁看着手机,车已经快进北京站时,忽然跳出他的短信。

    快到了吗?TK

    童言莫名心情就好起来:嗯,已经快进站了。你起床了。

    应该说,我一直没睡。TK

    没睡?童言没太看得懂,没睡这一晚都干什么了?

    还没等她回复,他又追过来了一条信息:

    北京站只有一个出口吗?我在正门外等你。TK

    童言有些傻,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乘务员在广播里开始说话,欢迎来到北京什么的,师姐忙着把泡面扔到乘务员手里的垃圾袋:“你有人接吗?要不要做我男朋友的车回去?”这个师姐家离她家很近,有时候总会把她顺路带回家。

    童言忙摇头:“不用,我有朋友来接我。”

    “朋友?”师姐立刻笑了,“不会吧,小童言,你在北京还有个相好的?”

    童言哭笑不得,又不能解释是同一个人。

    等到她刻意摆脱大部队,拉着行李跑出北京站大门时,很轻易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他。所有人都穿着很厚重的羽绒服,只有他还穿着在上海习惯的外衣,童言一步步走过去时,心也在砰砰地跳着,不真实的吓人。

    顾平生很快也看到她,伸出手臂,示意她过去。

    直到她钻到他怀里,他才长出口气:“好冷。”

    她用脸蹭着他的外衣,鼻子有些堵,过了会儿才抬头看他:“你不是要过几天才回来吗?还穿的这么少,肯定生病。”

    他故意用两只手碰了碰她的脸,冻的吓人:“你说想我,我就提前来了。”

    童言摘下手套,用两只手捂在他手背上:“顾老师,你要不要这么感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眼眶都是热的。

    “好吧,说实话,”顾平生笑了笑,“是我忽然想你了。”

    童言从他口袋里找出手套,塞到他手里,又解下自己的围巾,掂着脚,想要把围巾绕到他脖子上:“可是我不能多陪你,我要先回家,下午……”她估算着时间,“吃完午饭后,我出来找你?”

    “不用急,”他挡住她的动作,重新把围巾给她系好,“整个寒假我都在北京。”

    她点点头,忽然就静下来。

    自从跑出来见到他,一直到现在,才恍惚觉得这是真的。

    他疑惑看她,她只是抿唇笑著,又掂了下脚尖,很重地吻了下他冰冷的嘴唇。既然他能做出这样感人不偿命的事情,自己在火车站门口亲一亲他又何妨?

    顾平生轻扬眉,笑意蔓延在眼底,却没有说话。

    这里没有同学和老师。

    这里是最初相识的城市,顾平生,而不是顾老师。

    回到家以后,她迅速洗澡换了干净衣服。站在厨房看着奶奶做饭的时候,都忍不住在笑,笑得奶奶都有些匪夷所思,问她是不是今年考的特别好,竟然这么开心。童言倚在门框上,咬着下唇笑了半天,才说:“是啊,我商事仲裁考了94。”

    整个寒假29天,他都在北京。

    童言正在默默计算有多少天需要留在家里,有多少天可以和他在一起时,大门忽然被敲响。她随口问了句谁啊,就听见个女人的声音说,言言,是妈妈。

    整个空间都静下来,她愣了很久,还是奶奶擦干净手开了门。

    直到妈妈坐下来,笑著看她的时候,童言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安静地坐在了沙发前面的小凳子上。很多人曾夸她长得好看,其实她只承袭了妈妈的大半容貌,看着已四十五六岁的母亲,她甚至找不出她和三十多岁时的区别。

    奶奶似乎早知道妈妈会过来,很热络地闲聊着,她仍旧是安静地听着,不知道说什么。这半年来,妈妈偶尔也会和自己打电话,可是终归是隔膜多年,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言言,现在有男朋友吗?”妈妈忽然问她。

    童言点点头:“有。”

    “是同学吗?”妈妈笑得很温暖。

    她想了想,又点了下头,没说话。

    整个下午,这是唯一的对话。

    直到傍晚母亲走后,她才忽然想起答应顾平生,下午要去找他,可看手机却没有任何短信,他竟然也没有找过自己。

    童言窝在沙发里,把手机放在膝盖上,忽然很想见他。

    其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很想看见他。

    “你妈妈这几个月一直来,”奶奶拿过一个熟透的柿子,递给她个小钢勺,让她挖着吃,“她和你爸离婚后,为了房子一直闹来闹去的,今年不知怎么忽然想开了,说是谁都不要房子,把产权过给你。”

    童言接过柿子,没吭声。

    她用勺子挖开一层皮,挖着吃里边的果肉。

    浓郁的味道,家里的味道。

    奶奶欲言又止,没再继续说下去。

    童言自然也没有问。她被大学录取那年,是父母争房子最激烈的时候,母亲拿着四年前的离婚协议说当初说好,房子归女方,男的只拿10万,可短短四年,房子从20万涨到80多万,父亲怎么肯吃亏?
第二十五章 我能听见你(1)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