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第三十一章 再没有过去(1)

第三十一章 再没有过去(1)

    一个漫长而深入吻,童言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大胆,能在如此人来人往的地方和他这么做……等到真正分开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看身边人的反应,拉住他的手,低着头绕过了无数桌椅,直到彻底远离了那个地方,才放慢了脚步。

    “现在回学校?还是在市区逛一逛?”他把箱子放下来,拽出了拉杆。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回学校,”她理所当然说完,又很快抿起嘴角,看了他一会儿,“难道你不想让我去你家?”

    他哑然而笑:“求之不得。”

    星期六结束,是星期日。

    也就是说,还有整整两天可以在一起。

    她默默计算着每一分每一秒,总觉得时间很不够。如果他要回去动手术,应该会在北京修养很长一段时间,而她只能在上海,甚至没有机会照顾他。

    她胡乱想着,随手抓起调配好的花椒、大料、陈皮和干辣椒,扔到油锅里,却忘记这油已经烧了太长的时间。

    油花猛地溅出来,她忙往后退了两步,撞到了他身上。

    顾平生迅速把锅盖扣上,打开了抽油烟机。

    “怎么一直走神?”在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中,低声问她,“从超市回来你就一直发呆,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

    声音有些软。

    却难得有了一些不确定的情绪。

    童言索性关上火,回过身,看着他:“我想回北京照顾你。”

    “你还要上课,”他有些意外,很快笑了,“童言,这个手术并不危险,只是需要修养的时间比较长,我会一直给你打电话,每天两次?还是三次?四次?”

    她咬住嘴唇,看他笑的越深,就越难过。

    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晚期。

    这么平淡地就说出来,她第一次发现,故作坚强的态度,其实就把所有人都推开,推的离自己很远……“我可以这学期办休学,等到明年再继续念大三,”她凑近他,“这样操作不会影响任何成绩,只是晚毕业一年,好不好?”

    他没有回答。

    童言搂住他的脖子,很快咬住他的下唇,仔细吻着他嘴唇的轮廓,温柔而又执着。

    过了会儿,才放开他,让他看着自己的口型,认真追问:“好不好?”

    “不好,”他的声音已经变得严肃,“如果我是癌症晚期,我一定会直接带你回北京,一直陪在我身边,可是这个病没有这么严重。”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争执,体温渐渐有些升高,有些失控的升高着,不管是心跳,还是心里莫名涌出的感情。

    童言蹙眉,低声说:“不要咒自己。”

    “不要这么迷信,”顾平生双臂环住她,“我是学医的,从来不会忌讳这些。”

    她眉头仍旧紧簇着,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用接下来的十分钟,做了一件事,专心致志地亲吻他。在满是香料气息的厨房里,扬起头,搂住他的脖子,就这么吻着他,同时也被吻着。

    “不要再继续了。”

    他的声音有些起伏不平,在亲吻她的同时,像是告诉自己,也像是告诉她。

    可是只是这一句之后,就不再做任何的说服。

    童言闭上眼睛,被他直接托着抱在胸前,两只腿自然环住他的腰。两个人就如此不间断地互相纠缠拥吻着,或轻或重,不原意再分开。

    她在他这里住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有进过他的卧室。

    顾平生用膝盖顶开门时,她勉强避开他,好奇地侧过头打量着这间房:“你这里好简单。”说完才发现,房间是黑暗的,他看不到她说什么。

    “要开灯吗?”他轻蹭了下她的脸颊。

    童言犹豫着,点了点头。

    他把她放到床上,打开壁灯,在瞬息明亮的房间里,她看到顾平生的衬衫已经半敞开……竟就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很快摇头说:“还是关灯吧。”

    他似乎笑了,没说话,又按下开关,灭掉了光源。

    冬日的夜晚,窗外的月光也是灰蒙蒙的,可是莫名地却因为他不厌其烦,细致深入的吻而变得软绵绵的。从光线到触感,都是温暖柔软的。

    在这样的光线下,能看到他从手臂到手肘的刺青,大片蜿蜒的图案,却并不骇人。

    他搂着她的身体,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她在越来越远离的疼痛中,努力看着他。因为是关着灯,两个之间不能做任何语言交流,可是在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视线中,她却能感觉到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

    童言后来就在他怀里迷糊睡着了,再醒来已经是半夜。

    顾平生就这么抱着她,倚靠着床头,半坐半躺着,看起来一直都没有睡。

    童言动了动,他很快打开灯:“睡醒了?”

    这个角度看过去,很像是曾经的那个夜晚,他坐在走廊上,头发几乎完全遮住眼睛,周身都带着浓郁的难以化解的痛苦。只是现在头发稍短了些,能看出他眼底里浮出的笑。

    “你是在和上帝忏悔吗?”童言半是玩笑看他。

    “我不信教,”顾平生搂住她,吻了吻她的额头,“好像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在我们平安夜去望弥撒的时候。”

    她点点头,稍许离开他,让他看到自己说话:“下学期之后,或许你也不会再教课,对吗?”他颔首:“是,要看恢复情况。”

    “所以,从上学期结束起,你就已经不是我的老师了。”她很满意他的答案。

    顾平生这才明白,她指的是当初自己说的“起码要等到你不是我的学生以后”……不禁笑起来:“我不是在想这些。”

    他说完,没再继续解释。

    童言也没有再追问,只是眼神飘忽着说:“我饿了。”

    好像一开始,她本来是要做晚饭的,买了那么多食材,竟然到大半夜了还在厨房里放着,倒是把房里这锅生米煮熟了……

    顾平生很快跳下床,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她面前,光着身子套上牛仔裤和衬衫:“我去给你买些吃的回来。”

    童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走出了房间。
第三十章 只想在一起(3)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