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39 第三十七章 等你的时间(1)

39 第三十七章 等你的时间(1)

    最后一行字,她看了好几遍,有些不敢相信。

    从他离开到现在,已经过了八个星期。

    四月底的上海,已经开始热起来。上海的天气就是如此,春秋很短,温度似乎很快从寒冬过渡到了盛夏。他走的时候,还是穿着最厚重的羽绒外衣,现在回来,应该可以穿着薄衬衫了……

    童言爬上床,盯着天花板开始默默盘算,是不是要去他的房子一次,把所有的衬衫和薄外衣都洗一次,免得他忽然回来了,反倒没有足够多的换洗衣服。

    钥匙始终在她手里。

    可是她很怕在那里会太想他,所以一直没怎么去过。

    现在既然他这么说了,那这个周末就可以去了。

    她翻过身,脸贴在枕头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索性打开床头灯,开始趴在床上做物理卷子。沈遥本来已经要睡了,看到她忽然来了精神,还以为她被物理折磨的魔怔了:“你别吓我,言言,才期中考试你就神经了?”

    童言轻用笔敲着脸颊,说:“我觉得,我今晚都睡不着了。”

    床下的人没听懂,只有她对着卷子,一个劲儿地笑著。

    物理的期中考试,安排在周三的晚自习时间。

    因为只是期中考试,监考不会太严,赵茵抱着一叠卷子,让所有人从第一排挨个传下去。童言坐在最后一排,边听着教室前面长吁短叹,边接过最后一张考卷。

    或许真的是重修了四次的原因,或许是上学期赵茵和顾平生补课的效果,这些题看上去都还算简单。她铺开卷子,刚想要答题,手机就忽然响起来。

    只惦记着试题,竟然忘记了关机。

    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有那么一瞬的犹豫。前排人已经都回头张望,好奇是谁这么胆大,敢在考试时候公然开机。

    “考试前,所有人的手机都要关机,”赵茵从讲台走过来,“这是考试纪律。”

    童言不敢再耽误,彻底关机。

    “赵老师,不好意思,”她很快解释,“已经关机了。”

    赵茵拿起她的手机看了眼,确认是关机了才说:“下次不要再违犯考场纪律了,”说完,把手机拿上了讲台,“先放在我这里,下课后来拿。”

    她没吭声,低头继续看考卷。

    题目连着题目,童言努力专心答卷,可还是忍不住去想那个电话。这种陌生的电话号码,通常是莫名其妙的促销电话,可是偏就这次,让她有不太好的预感……笔下意识在手指间,转动着,她有些心神不宁。

    好在,这份考卷真的不难。

    接近收卷时间,她终于放下了笔。

    赵茵低头翻着交上来的十几份卷子,握着笔,已经开始当场批阅考卷,童言把卷子递给她的时候,特意给的慢了些,低声说:“赵老师,我交卷了……手机可以还给我了吗?”

    赵茵看了她几秒,终于低下头,边翻着她的考卷边说:“拿走吧。”

    考场外有些刚才交卷的男生女生,聚在一起对题,看到童言出来了,很好心问她要不要一起算分数?童言拿起手机,晃了晃,示意自己急着打电话。

    考场就在上院,这个时间都是下课的人。

    她走在人群中,沿着楼梯往下走,直到走到自动售贩机旁,电话那边终于有人接了起来。“言言?”不太熟的声音,应该是认识的人。

    她有些想不起来。

    “是我,刘阿姨,这个寒假在你家,我们见过。”

    “刘阿姨?”她终于记起了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协和的医生,告诉自己顾平生和那场**联系的人,“不好意思,刚才我一直在考试。”

    “没关系,我也是一时联系不到你父母,才找的你,”电话那边很空旷,刘阿姨的声音更显得清晰冷静,“你有办法找到你父母吗?”

    “我父母……”童言有些不好的感觉,含糊着说,“他们都不太好联系,您如果有什么急事,可是告诉我。”

    “你在上海,这么远,有些事本来不该和你说,可是言言,你已经二十岁了,家里的事还是知道清楚些好,”刘阿姨的声音刻意温和下来,“上个月你奶奶来做身体检查,我现在拿到的确诊报告,是乳腺癌。我还没有告诉你奶奶确诊的消息,你不要有太大心理压力,找到你父母,来照顾你奶奶,我们一步步来,癌症不是那么可怕的病。”

    童言仿佛一瞬丧失了语言能力。

    刘阿姨继续说着话,很浅显易懂的语言,半数宽慰,半数都是接下来的安排。

    电话挂断的时候,正好碰上大教室下晚课。

    不知道是毛概,还是马思,两百多人嘻嘻哈哈往外走,有几个小女孩走到贩卖机旁边,隔着玻璃,你一句我一句地挑选着想要喝的东西。她就站在旁边,无意识地看着她们投进硬币,饮料应声而落。

    很大的响声后,有个小姑娘笑著看她:“我们好了,你来吧。”

    童言没动,也没吭声。

    人流从多到少,到最后寥寥无几。

    她靠在自动贩卖机旁,拨了个电话回家,漫长的等待音过后,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你好,请问是哪位?”她握着电话,叫了声奶奶。

    整个电话过程只有三四分钟,她只是随口说自己期中考试刚结束,正好可以趁着快要五一的时候,回家看看。奶奶难掩的开心,可仍劝她不要浪费车费,童言听不出奶奶话里的异样,略松口气,含糊说自己拿了奖学金,正好可以负担车费。

    或许是这个消息太突然,她走回寝室已经平静下来。

    以前陆北的妈妈也得过乳腺癌,她陪着他那么久,多少了解一些。

    首先是钱,不管是中药还是化疗,她都先需要钱。

    整个过程是个无底洞,几万几万的药,都是两三个星期的消耗品。

    然后,必须要有人全程照顾。

    她坐在椅子上,梳理着所有的一切,毫无焦距地看着电脑屏幕。

    无数个窗口叠在那里,各种各样的信息,有北京的二手房价查询,有乳腺癌的各种信息,甚至还有很多人的抗癌日记。

    沈遥结束了漫长甜蜜的异地电话,看见她的样子,有些莫名:“童言无忌,你怎么了?”她看回沈遥:“我要办休学,或者放弃这学期的成绩。”
38 第三十六章 有一些想念(3)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