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41 第三十九章 等你的时间(3)

41 第三十九章 等你的时间(3)

    六月多的天气。

    已经进入了初夏。

    两个人都穿的很单薄,她因为在家里,只穿了条短裙和宽大的半袖衫。他的手直接贴在她的手臂皮肤上,却没有夏天该有的热度。童言摸了摸他的手背,顺着去试探他手臂的温度,疑惑看他:“很冷吗?”

    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不冷,”他捏住她的手腕,拿起来端详她的手,“你手上是什么,黏黏的。”

    “是猪蹄,”她从灶台上拿过碗,“最近测很多指标,有一项很低,医生说要打针,可是那种针每次打进去都特别疼……同病房的人告诉我,每天吃一个猪蹄,指标就能正常了,”她捏起一小块,喂进他嘴里,“后来我发现,真的很管用。”

    顾平生认真咀嚼着,像是吃着绝世美味。

    她看着他,每个细微的动作、眼神,都不愿意放过。

    是老天眷顾吗?

    奶奶的手术很成功,没有扩散的迹象,而他也终于回来了。

    “很久没有吃你做的东西了。”他说。

    童言抿起嘴唇:“你想吃什么?我下午出去买菜,回来给你烧着吃。”

    话没说完,他就伸出手,轻捏住了她的下巴。

    “言言?”奶奶的声音传过来,隔着卧室和厨房的门,不是那么清晰。

    她答应着,想要拍掉他的手。

    顾平生没有松开,只是低下头继续蹭着她的嘴唇,像是个刚吃完糖,依旧贪得无厌的孩子。她听见卧室开门的声音,挣不开,索性凑上去主动让他含住自己的嘴唇。

    没有任何技巧,短暂而又彻底的深吻。

    松开的时候,她深喘了两口气,马上从他怀里跳开。

    厨房的门同时被推开,奶奶探头看了眼,脸上闪过惊异的神情。童言握了握了手,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

    “小顾来了?”奶奶很慢地笑了。

    霎那的春暖花开,如同窗外温暖的阳光。

    他没有任何的不自然,和奶奶招呼着,甚至提到了最后一个疗程的化疗时间,他似乎在短时间内,从别的地方了解清楚了所有的病情……应该是去过医院了。

    那个他曾经实习过,奋战过,和送走母亲的地方。

    等到奶奶走回房间,童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顾平生回过头:“怎么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回来没有告诉我?是平凡帮你看的房子吗?上海的那个怎么办……你还回学校吗?”

    “我已经让以同学推荐合适的学校,应该会继续在北京做大学老师。你下学期回来实习,你奶奶也需要人照顾,我留在这里比较好。上海的房子已经卖掉了,北京的房子是平凡帮我看的,那边是一次性付清的全款,正好买北京这里的,很顺利,没有什么周折……”他站在窗边,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看起来倦意浓浓,“还有什么问题?”

    “还有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她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忽然回来了不告诉我?”

    “上个星期,赵茵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去看过我。”

    他交待了这么一句,她就明白了。

    租的房子是一居室,卧室只有一个。

    童言看他是真的很累了,就让他在沙发上睡下了。因为是老式沙发,很窄,他躺上去都有些睡不下,可是却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童言给他盖了很薄的被子,把冰箱里的菜都拿出来,鱼和肉放到水池里化冰,余下的都拿出来一点点摘干净。

    等到都弄完了,他还在睡。

    她就撑着下巴,看着他。

    很近的脸,甚至能看清睫毛。

    他似乎是想要翻身,在沉睡中明显簇起了眉心,很不舒服的样子。童言犹豫要不要把他拍醒的时候,他已经醒过来。

    “是不是腿疼?腰胯疼?还是哪里不舒服?”她凑过去问他。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从沙发上坐起来。

    有那么些睡眼惺忪,看着她身边丰盛的晚饭食材,故意看了她一眼:“家里要来客人吗?”童言向卧室看了眼,发现很安全后,马上搂住他的脖子,笑眯眯邀功:“我要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冰箱里本来存了三天的菜,今天都被我掏空了。”

    “这样很浪费。”

    “就这一次,”她看他的表情,只好说,“好吧,一会儿我把多的都放到冰箱里,等到明后天再吃。”

    他随手把被子叠起来,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

    她却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从厨房的一个隐秘的角落里翻出个存折,交给他:“这是我卖房子后,用来给奶奶看病的钱,还剩三十几万。”

    他接过存折,翻着看了眼:“我这里还有些存款,不用担心。”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要你帮我存起来,”她想了想,开玩笑说,“存在你自己的银行户头里,如果花完了,只能靠你来养家了,如果还没剩下,就算帮我奶奶存的养老钱。”

    自从奶奶生病后,爸爸只来过两三次。

    手术前那次还很紧张,真的陪了大半夜,听到她说要卖房子的时候,最是积极主动。她开始还觉得惊异,甚至有些感动,难道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可等到第二次来的时候,就开始很有主见地准备分配卖房子的钱。

    多少投入股市,多少投入期货,甚至是多少用来买福利彩票。

    仿佛钱真的瞬间能生钱,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结果自然是彻底闹翻,父亲走之前始终反复重复的话是:我要去告你。

    幸好她不论如何被骂,都紧紧守住这些钱……

    “要不要我建一个联名户头?”顾平生没有继续追问她原因,把存折递还给她,“明天去办?”“不要,”她很快拒绝,“单独存在你名下。”

    他好笑地摸了摸她的头顶:“这么没有自我保护意识?”

    她只想着如何钻法律的空子,保住这些钱。

    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对着他,还要做什么自我保护。

    的确,这样的回答,完全不像一个学法人的思维。
40 第三十八章 等你的时间(2)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