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45 第四十三章 温暖的温度(1)

45 第四十三章 温暖的温度(1)

    “好像,真的有。”他微微眯起眼。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问吧。”

    “你是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吗?可以戴助听器吗?”她伸出手,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搂住他的腰。

    “可以,只是不想,至少到现在为止不想。”

    原来不是那么不可挽回啊。

    童言心情马上好起来,把腿放到他腿上。他勾住她的腿,直接放在自己侧卧的腰上,简单的动作,却更让人心猿意马。

    偏他还在自己裸|露的小腿上,无意识地用手指敲击着,在想着什么。

    童言被他弄得心里痒痒的,闭上眼,再睁开,他还是一样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你在想什么?”她问。他说:“在想你。”

    “想我什么?”

    “说不清楚,”他倒是很认真琢磨了下,“你想在律所实习,还是法院?”

    “不知道,”她一直认为自己足够成熟,其实面对实习、择业一类的问题,依旧茫然的很。可能五年后看现在的自己,又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

    但现在,这些还真是问题。

    “要不然,我安心做顾太太吧,”她长出口气,“顾先生的如花美眷 。”

    他重复如花美眷的口型,发音却不太准。

    童言听得咯咯直笑:“我终于发现文化差异了,顾老师,你只能教法律,还最好是国际法类的。”

    他忽然笑得牲畜无害,把手伸到被子里,从她的睡衣下滑进去,温热的掌心摩挲着腰间的皮肤。童言被他弄得嗓子有些干,噘噘嘴嘴,示意他关灯。岂料他仿佛没看见,继续摩挲了会,忽然就开始轻捏起她最怕痒的地方。

    她咬着嘴唇,不敢笑出声。

    跑又跑不掉,只好在他手臂下挣扎,可惜他力气太大,如何做都是徒劳无功。最后笑得脸都通红,满身是汗了,才终于被他放开,滚到了床的另一边:“顾平生……”

    “嗯。”他应了声。

    仍旧是单手撑头,侧躺着,额前的头发软软地滑下来,半遮住了眼睛。

    “美人煞?”她忽然觉得,这个词还真是恰到好处。

    他不动声色笑著,没答应。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她怕他继续痒自己,小心翼翼地挪回去,手脚并用缠住他,一字一字第说:“我爱你。”说完,就把脸贴在了他的胸前。

    然后就感觉他的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好像没说过。”声音从头上方而来。

    回答的还挺认真。

    童言本以为这句话,还挺动人的,却被他的回答搞得哭笑不得,正要抬头抗议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不紧不慢地从她额头吻下来。还是很感动的啊,童言满意地仰起头,回应着他,最后两个人都有些收不住了,他却忽然停下来,用被子把她裹了起来:“没什么是万无一失的,乖乖回去睡觉,以后我们有的时间。”

    她明白他说的,嗯了声,真就乖乖穿好睡衣,又悄俏回了房间。

    好在期末考试只有两门课,沈遥把确切考试时间告诉她的时候,还特地含糊地交待了学院里关于她的传言。“清者自清,”沈遥嘀嘀咕咕抱怨着,“反正一毕业各奔东西,谁也见不到谁,你不要管他们说什么。”

    童言拿着话筒,笑著嗯了声。

    哪里有什么清者自清,根本大部分传言就是事实。

    她大约说了领证未遂的蠢事,岂料,竟唤来沈遥一声惊呼:“还要户口本才能领证啊?我还说等毕业了,偷偷拿着身份证飞趟北京就搞定了……”童言哭笑不得:“原来你偶像剧看得还没我多,不是很多时候都演什么,千方百计偷户口本吗?”

    沈遥迅速表达对偶像剧嗤之以鼻的情绪,又哀怨地感叹了会儿,忽然想起了另一个八卦:“好像前一阵,周清晨和静静也要领证,被学院压下来了。虽然大政策开放了,可我们学院那个东北来的院长很不开放。连学生会主席都没戏,你还是消停消停,反正顾老师跑不掉,我看他也不是能跑掉的人。”

    她继续答应着。

    挂断电话后,她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是该回学校了。

    顾平生不需要再回上海,况且,家里也需要有一个人照顾……她想到“家里”这个词,又想到了始终一个心结,就是她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家里。虽然他母亲已经去世很久,父亲似乎又只是个名词,但还有外公在。

    他没有提到过,她也就没有深入问过。

    这个问题,奶奶也问过她,她含糊说他母亲已经不在,父亲又不太常联系。大概是因为自己家庭的特殊,奶奶也没有太多追问,倒是感叹了句:你们两个孩子,都不容易。

    “其实挺容易的。”

    她趴在沙发上,轻声嘀咕了句,还是觉得很幸福。

    这么容易就再见到了,这么容易就在一起了,这么容易,他就健康的回来了。

    她乱七八糟想了会儿,下楼到小区门口的鲜果店,给他挑新鲜的水果。店里的老板早就熟了,很热情打招呼,告诉她哪些是今天新进的,格外好的。她边应着,边从一排排的果架旁走过,然后就看到了门口熟悉的几个身影。

    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同时看到了她。

    方芸芸撑着遮阳伞,看着她笑了笑,陆北的一双眼睛自从看到她,再没有移开视线。

    “顾太太,这个绝对是今天最新鲜的……”老板还在扒拉扒拉地热情介绍着,完全没注意她的反应。她有些尴尬地摇头,搪塞说:“我忘记带钱了,一会儿再下来买。”老板乐呵呵给她挑了个哈密瓜:“没关系,你每天都下来,明天再给也没问题。”

    老板继续挑着,她让不开,只好走到店门口打招呼:“阿姨,叔叔。”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因为父母的溺爱,他一早就坚持把她带到家里吃饭,久而久之,他父母倒真的喜欢上了她。后来发生了那件事,陆北坚持不肯受方家的帮助,也是他母亲找到童言,让她来劝他。

    所以多少,两位长辈总会觉得有所亏欠。

    但毕竟是十几岁的早恋,如今过去这么久,都不过年少荒唐事罢了。

    陆北父母很快笑起来,问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话语中仍透着熟悉和亲近。
44 第四十二章 当时的爱情(3)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