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54 第五十二章 生活的模样(1)

54 第五十二章 生活的模样(1)

    这样的热闹,让她记起自己大一刚进学校时,新年晚会也是这样,将老师们搞到作揖求饶。似乎进了大学才感觉到,老师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老师,是朋友,是可以和你分享闻所未闻经历和阅历的朋友。

    学院里来的都是年轻老师,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反倒乐得看着这帮学生折腾。

    顾平生也知道不该再拒绝,他偏过头看她。

    “怎么办?要不要我英雄救美?”她用口型问他。

    漂亮的手,撩起她披在肩上的头发,他凑过来,低声说:“好。”

    似乎真的被新年气氛感染,从神情到动作,都变得很随意。好像很久了,从他开始接受另一个工作,始终是忙碌的,稍嫌疲惫。

    此时此刻的他,有着久违的安静眼神。

    她忽然有些内疚,本来就已经很辛苦的一个人,却要因为增加了她,负担了更多。她站起来,在热烈的气氛中,从一个小男孩手中借来吉他,坐在身边人推给她的椅子上。

    “我可以尖叫吗?美女你真的已婚了吗?”女主持艳羡地调侃完她,看向四周,“师妹们,能让顾老师喜欢的女孩,首先要会弹吉他,懂了没?”

    底下起哄似的应声,齐齐地答着知道了。

    “你们顾老师五音不全,所以表演节目什么的,还是我来代替好了。”童言故意玩笑。

    “嗯……倒也可以,”女主持思考了几秒,“不过也不能完全代替……这样,你和顾老师各自回答一个问题,我们就绕过顾老师。”

    回答问题?

    她倒真不敢答应,谁知道会问出什么……

    “我们绝对不敢问十八禁,”女主持笑著走到顾平生身边,对着话筒说,“顾老师,可以从你先开始吗?”

    他轻耸肩:“好。”

    “用两个词,描述我们面前的这位顾太太。”问题倒是中规中矩。

    “Pretty,”他想了想,看着童言,笑容好看到不真实,“Naughty 。”

    赞美的,眷恋的,甚至宠腻的,毫不掩饰,完全涵盖在了这两个词以内。

    “哇欧~”几个角落,有人不约而同地起着哄。

    虽然朝夕相处,可单单那个naughty,竟也让她的心烫起来。

    主持人回到她身边,仍旧保持着无比艳羡的神色,似乎非常纠结,又非常好奇地问了她下个问题:“那么请问我们的顾老师,曾过说过什么话,最打动你?”

    “一句歌词。”

    “歌词?”

    童言嗯了声,调节着话筒架,将暗银色的麦克风放到脸侧,看着他说:“I am thinking of you in my sleepless solitude tonight。”

    数秒的安静后,是此起彼伏的怪异惊呼。实在是太肉麻了……人群后有女生激动地扯着另外个人的胳膊,说My All,是My All,我最喜欢的歌。

    也是她最喜欢的歌。

    因为顾平生。

    相对那首在校庆晚会上,让整个校园沸腾的歌,她更喜欢唱它的感觉。那个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上,深夜里,所有人都迷糊地睡着,她抱着吉他给几个师弟妹哼唱这首歌,那是两个人在一起后,她初次离开他。

    I am thinking of you in my sleepless solitude tonight。

    I am thinking of you…… in my sleepless solitude tonight。

    初尝分开,她不知如何表达想念,他却用第一句歌词坦白地告诉了她。

    童言开始唱的时候,晚会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很喜庆俗气的霓虹灯光,不停变幻着角度。

    她为了弥补上次他没看到的遗憾,始终是看着他唱的,因为太久不碰吉他,又分神去让每个词咬字清晰可见,不可避免地错了几个音节,好在能用耳朵听到的人,大多震撼于她的唱功,也没太在意那些微妙错误。

    唱完了,手还没离开琴弦弦,就有几个无厘头的男生举着笔记本上前,一定要她签名留念。她被恶搞到哭笑不得,顾平生却始终袖手旁观,不远不近地坐在原位,笑着看她。后来过了很多年,她再碰到他当时的学生,还都能提起她在新年晚会上,自弹自唱的My All。

    元旦假期,奶奶刻意早起为两人准备好早饭,就说要出门看看老朋友。

    童言送奶奶上了车,塞给她一百块钱做来回打车的交通费,等看着出租开远才回了家。顾平生难得懒床一次,她蹲在床边看他睡着的脸,不忍心叫醒他,一个习惯于每天六点起床的人,能睡到快九点还没有醒的意思,看来真的是累了。

    她把他的早饭封上保鲜膜,放进冰箱。

    浴缸里泡了七八件的衣服,她用盆接了温水,捞出一件,就坐在小板凳上开始揉搓着,耐心用手洗。

    差不多快洗完了,听着卧室没有动静,倒是奇怪了。

    照自己磨磨蹭蹭的洗衣速度,怎么也过了三四十分钟,还没起来?

    她想想不放心,把衣服拧干扔到盆里,想要去卧室看看,转身有些急,忘了脚下是湿漉漉的地面,砰地一声,连人带盆就滑倒了。巨响像是从神经传过来,她只觉得后脑痛得无以复加,眼前白茫了几秒,终于恢复了正常视线。

    倒霉的,竟然撞到浴缸了。

    她用手摸了摸,除了湿漉漉的水,没有磕破。疼是真疼,不过应该没什么要紧的,撑住瓷砖,皱着眉,用了力,才发现最疼的不是脑袋,而是尾椎的地方。

    绝对不能动的那种,真是要命了。

    她试着用手指碰着尾椎,钻心刺骨的痛,让她哗啦啦地流眼泪,天底下还有比她更搞笑的吗?在自己家浴室摔了一跤,硬是摔到不能动……

    脑子里百转千回的,好像自己站不起来,还真就没什么有效的办法。

    动不得,想要换个不雅姿势爬出去都没戏,她靠着浴室,继续揉脑袋,索性把手能碰到的衣服都捡起来,丢到盆里。

    然后就扛着痛,想要缓缓,也许过个几分钟就好了。可惜几分钟几分钟的过去,除了越来越清晰的疼,她还依旧只能是老样子。

    直到听到有脚步声,慢慢地,倦倦地,像是踩着拖鞋走过来。
53 第五十一章 当你听我说(3)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