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60 第五十八章 简单的幸福(1)

60 第五十八章 简单的幸福(1)

    “刚才你姐姐说,你以前脾气特别不好,为什么后来忽然就转性了?”童言发现洗衣液已经被自己挥霍完,从水池下的柜子里,拿出瓶新的,撕开塑料纸。

    拧开,蓝色的洗衣液倒入小盒子,推进洗衣机里。

    然后就听见他说:“母亲去世后,又很快经历了一场生死,忽然就想开了很多事情。既然我的人生已经这么糟糕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善待别人。”

    他说话的时候,走近她。

    童言设定好时间,听到洗衣机正常运转后,重新转过身,搂住了他的脖子:“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想到了一句话,是孟子说的,”她揶揄地盯着他,“孟子知道吗?”

    他低低地嗯了声。

    “那你一定听过这句话,”她扳起脸,一字一句说给他看,“天将降童言于平生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顾平生认真看她说的每个字。

    等到她说完,笑著托住她的大腿,像树袋熊一样地把她抱在了身前:“这话不错,不过当初听平凡说的时候,似乎有几个字不同?”

    童言用手指戳他的酒涡:“你记住我这个版本就可以了,这是家训。”

    因为顾平生手里的两个项目,两个人的渡假竟意外成了十几个人的组团游。顾平生的秘书不停感慨幸好小老板很有远见,选了免签的海岛,否则这么几天又赶上农历新年,连签证都来不及弄……

    童言听在耳中,偷偷瞄着神情坦荡的顾先生,绝对相信他不是远见,而是刚好倒霉,被大老板阴了一道。

    飞机是夜航,却热闹的像是市集。

    顾平生去洗手间的时候,坐在她左侧的女人,被吵得摘下眼罩:“坐飞机最怕碰上旅行团了……尤其是夜航。”

    她说话的时候,是对着童言的。

    童言礼貌笑笑,还在适应高空飞行对耳膜的影响。

    她几次坐飞机都是和顾平生在一起后,仅是北京和上海之间的短途飞行,所以对遇到旅行团什么的话题,实在没什么经验分享。

    顾平生的这些同事,基本都是人中翘楚了,前前后后的聊着,什么话题都有。有工作有闲聊,大多数话题听着新鲜,少部分话题是根本听不懂。

    他回来时,刚好被前两排的人伸手拦住,意外开始了工作话题。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和别人谈工作。

    单手撑在座椅上,偶尔沉思,大多数时候都是针锋相对的讨论。她的座椅调解到仰靠的位置,可是很舒服地观赏他。你知道有时候人真的特容易骄傲,此时此刻的童言,终于体会到拥有一件奢侈品的感觉。

    她的视线从他的脸,到搭在座椅上的手臂,最后落在了并不醒目,却始终存在的戒指上,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午后。

    他拿着这枚戒指,等着自己给他戴上的时候。

    看表情,能感觉他们的讨论越来越激烈,几个人的声音却始终是压制的,虽然在热闹的机舱里,这些完全不算什么,可他们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和那些人相比,他始终看得多,说得少。

    童言的专业英文没有这么好,努力听了会儿已经渐渐lost了,可还是深信他绝对说出的话字字精辟……周围有几个小女孩,总是眼睛溜溜地瞅着他们几个,甚至开始小声笑闹着给几个男人打分数。

    她不厚道地听了会儿,满意于顾平生的遥遥领先。

    等他回到自己身边坐下,很快就伸手和他五指交叉地握在一起。骄傲也好,虚荣也好,这个男人完完整整就是自己的。

    他们的房间是早订好的,和所有人都不在同一楼层。

    这个海岛大部分是来蜜月旅行的人,酒店房间布置都尽显浪漫,家私一律是藤质,她推门而入时,正有风从阳台吹进来,淡蓝的窗帘就这么轻飘飘地浮起来,再落下。

    结束几个小时飞行旅途,这样的房间真是最适合的落脚地。

    这是她第一次出国,说不兴奋是不可能的,顾平生洗澡的时候,她始终趴在房间的私人阳台上看远处的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走出来,她回头看他:“你下午要出去吗?如果有事就去好了。这么漂亮的房间,你把我锁在房间里睡五天,我也没有异议。”

    他随便穿了条沙滩裤,没穿上衣。

    青天白日的,幸好是在私人阳台。

    童言想起飞机上几个给他打高分的女孩,始终在说他英俊。

    英俊这个词真是俗气,可已经很少有人用它来形容男人了。太高标准,不止容貌出众,还要有风度,甚至还要才智卓越。

    可认真想想,他真的当之无愧。

    “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已经警告过他们,至少今天要给我留出完整的一天,”他说,“工作狂也要有个限度,起码蜜月旅行第一天要留给太太。”

    “蜜月旅行?”她重复,想想就笑了,“的确是特别的蜜月旅行。”

    刚才他秘书还偷偷指着两个助理的行李箱,说那里面都是打印出来的资料。她瞄了眼就想起大三时每门国际法课上,厚厚的一叠英文打印资料。

    绝对的不寒而栗。

    “我以前在你课上,每次翻那三百多张A4纸的资料,就觉得头疼,”她背靠着围栏,忍不住控诉,“你知道看英文资料有多痛苦吗?尤其还用英文分析案例,简直就是噩梦。”

    “你分数不算低。”

    “因为是你的课啊。有时候找个漂亮的老师,还是能提高教学质量的。”

    他笑:“虽然想法有些怪异,但能达到效果也算不错。”

    “告诉你个秘密,”她说,“我从学校带回的东西里,有本日历,是那个学期的。12月24日之前的日期都是一个个用笔划掉的。”

    12月24日,平安夜。

    他当然记得这个很特殊的日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和日历有关。

    “我从再看见你的第一天,就在计算着日子,算着你哪天会离开学校,”她继续说着那段日子的回忆,“每次去上你的课,心理压力都特别大,好像我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所以你对我来说,就像是个定时炸弹。”
59 第五十七章 那段时光里(3)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