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61 第五十九章 简单的幸福(2)

61 第五十九章 简单的幸福(2)

    整个蜜月之行,除了安静的年初二,就真成了他们律所的加班之旅。

    顾平生是个很随便的人,因为是蜜月之行,两个人的房间比那些人临时定的房间大了不少。为了方便这么多人工作,最后间接变成了办公间。

    起先他的那些同事还很不好意思,等到两三天后混得熟了,发觉童言更是个随意的人。不光把房间让出来,还免费做了助理。

    只不过两个人之间的细微交流,实在是各种惹人嫉妒。

    最后连刚毕业不久的秘书都开始眼红,连说受不了,一定要在年内把自己嫁出去……

    有时不需要她帮忙,童言就主动闪人,自己跑到酒店的私人沙滩上晒太阳。

    蜜月圣地,四处都是情侣。

    她坐在太阳伞下,光着的脚去玩细腻的沙子。

    忽然就想起那天自己兴奋地跑进海里,还以为能像在游泳池一样自如,没想到一个不大的海浪拍过来,就被灌了口海水。真是很不好的味道,涩的发苦。

    幸好有顾平生在身后把她捞起来,否则还不知道要喝几口才够。可惜好人没好报。她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转过身,把嘴巴里的咸涩都过给了他……

    童言轻轻吐出了一口气,仰躺在太阳椅上。

    真的好热,不知道他在房间里会不会太难过。

    她终归不太放心,悄悄给他发了条消息:心跳多少?

    很快,他就回复过来:

    97,

    她略放了心:你这样日以继夜,不眠不休地工作,我真的很心疼。

    如果今天选择安逸的生活,未来顾太太就可能会面临不眠不休的工作,那时候,

    她想不出如何回复,他又来嘱咐她:

    如果救生员不在附近,

    她仰面躺到太阳椅上,缓慢地按着键盘:嗯。我躺着看书,不下海。

    就这么在沙滩上坐到黄昏,她抱着基本从房间里拿出来的书,慢慢悠悠地往回走。沙滩上今天有酒店办的活动,男男女女都在从大厅往出走,只有零散的几个人逆向而行。

    她走到一排电梯的门口,随手拍了拍向上的按钮。

    门忽然就开了,仍旧是很多人走出来,没想到顾平生也在人群中。两个人同时看到对方,她退后两步靠在墙边等他。

    “我前一秒还在想你是不是结束了,后一秒就看见你,算不算心有灵犀?”

    他倒是难得没开玩笑,把她手里的杂志接过来:“我改签了机票,今晚夜航回北京。”

    “不是还有两天吗?家里有事情?”

    她直觉问他。

    “是我外公的事情。我和你说过他两年前做过肝移植,手术以后肌酐始终很高,没停过透析,我们始终注意他肾脏方面的问题。没想到昨晚忽然就开始便血,今天胃镜确诊是十二指肠降段溃疡出血,现在人已经在ICU了。”

    他尽量用她能听懂的话。

    “好,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

    她不敢耽搁,马上就和他回了房间。

    临时改签的机票,自然没有机会去挑选时间。两个人争分夺秒地往机场赶,险些就错过了航班。两个人的位子是最后一排,座椅难以调解,前半程还没只是觉得不舒服,两个小时后已经从腰酸到了脖子。

    他说话很少,吃的也少。

    童言从没见过他这样,到后半夜飞机上的人都开始熟睡,他仍旧翻着手里的杂志,用很快的速度翻页,像是在看,又或者只是纯粹为了做一件事。

    她把手放在书页上,等到他看自己,终于蹙眉轻声说:“这个座椅坐着很不舒服,你这两天都没有睡几个小时,会不会吃不消?”她自主自发解开他身上的安全带,“趁着空姐没看见,躺在我腿上睡一会儿。”

    最后一排只有他们两个人,把所有扶手拿开,横躺着也绝没有问题。

    她知道这样做,绝对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可也只想到这样的方式安慰他。

    顾平生似乎察觉到她的用意,卷起手里的杂志,敲了敲她的额头:“如果遇上飞机忽然失重,没有安全带,很容易会脱离座椅撞到机舱顶。”

    可刚才说完,却又侧过身子,把这一排的扶手都挨个抬起来。

    然后堂而皇之地,仰面躺在了她的腿上:“十分钟后叫醒我。”

    她点点头,手放在他的身上,搂住了他。

    他没有再说话,合上眼睛。

    童言把额头抵在前排座椅靠背上,安静地看着他的睡容。因为做着有时差的项目,那几个国家又没有所谓的春节假期,这几天他真的辛苦了不少。

    不过两分钟,他的呼吸已经渐入平缓。

    她想起他刚才说的话,悄悄地避开他的脸,解开腰上的安全带,似乎这么做反倒是踏实了。如果遇上飞机失重,怎么也不能让顾先生一个人去撞机舱顶吧?

    飞机落地是凌晨五点多。

    他们拉着行李钻进出租车,童言马上就报出了医院的名字。顾平生拦住她,反倒是决定先回家:“虽然在比较熟的医院,这个时间也不适合探视。”他提醒她。

    童言恍然,反倒觉得自己和他比起来,更紧张无措的多。

    真正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两个人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ICU外的大厅,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平凡正环抱着双臂,和门口的两个医生说话,她背对着这里所以看不到他们,反倒是两个医生先停下,其中一个对着他在招手,反手就按下了门铃。

    这个地方她实在太熟悉,当初两个人初遇,他母亲就是在这里离开,而自己的母亲也是在这里被急救的。

    童言自觉留在封闭的玻璃门外,没有位子,就站在了电梯旁的角落里。

    过了会儿,倒是平凡先出来了,她说自己在外边守了整夜,累得已经站不住,半是挽住她的手臂到楼下去找地方休息。

    说是饿,最后坐下来也才点了两杯热茶。

    她两只手握住童言的手,语气慢慢就伤感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学医吗?就是觉得人真的很容易生病。可是没学医之前,觉得医院能治好任何病,学了之后,反倒觉得生命真脆弱,放眼看去,大多数都是很难治好的人。”
60 第五十八章 简单的幸福(1)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