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65 第六十三章 你的顾太太(3)

65 第六十三章 你的顾太太(3)

    这次项目意外的棘手。

    顾平生临时给所带的班级调课后,只来得及回家拿行李,就匆匆赶赴机场。

    当然这一切的匆匆辗转中,他还是去了次医院。老人家这么多年被病痛折磨着,肝移植需要终身抗排,从身体到心理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次他来,却难得给了些笑脸,多自嘲兼疼惜他:“我们祖孙两个,真算是家里身体最差的,”老人家看他西服革履的,又拿着行李,倒是猜到了他接下来的行程,“出差?”

    顾平生把行李箱放到床侧,在椅子上坐下来:“临时要去伦敦,大概十天就会回来。”

    祖孙两个,似乎都想要说什么,可相对着又都是笑了笑,都没先开口。

    他没有时间留太久,临行起身,忽然就说:“上次没机会让你们见到,这次我从伦敦回来,会带着她来正式见您。”

    或许是因为今天身体状况好,老人家竟然没有太大的排斥。

    “你那个学生,是今年毕业?有没有考虑合适的工作单位?”

    “刚结束实习,”顾平生说完,很快又玩笑着补了句,“不过成绩平平,比我差太多,如果想找到合适的工作,还需要用心些。”

    老人家被逗的笑了:“你啊自负,依旧自负,从来都不谦虚。”

    这次在伦敦的项目,意外碰到了曾经的老同学。两个人阵营互不相同,白天在会议室里寸字寸金地争夺,纵然是老朋友,却因为项目的关系并没有太多私底下的应酬。直到真正的法律谈判结束,才发现两个人入住的同一酒店。

    巧遇发生在酒店的电梯间。

    “tk,”老同学身边的金发美女给了他个热情拥抱,用生涩的中文惊喜问他,“你好吗?现在好吗?”

    “非常好。”顾平生也用中文答复,示意性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两个人的问候,那个老同学听不懂,只在两个人松开对方时,笑著嘲是老情人见面,自己这个心情人毫无地位。在不断的玩笑和调侃中,有人走进电梯,又有人快步而出。直到他听到两个人说到孩子后,有些后知后觉的惊喜:“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去年这个时候,”美女做了个美妙的表情,“小孩子真是太可爱了,我甚至都想结婚了,如果再有孩子,我们就结婚。”

    顾平生再次给了她一个拥抱,非常真诚的祝福。

    如果可能,他很想立刻就离开伦敦。

    回到家,看看自己的那个小女孩。

    接连几天她都心不在焉地联系着,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十天,一个星期多三天的时间。

    等到第七天,童言忽然就给沈遥打了个电话:“还在北京吗?我今天想去游乐场,我请你去北京游乐场玩?”电话那边声音嘈杂,略显空旷,沈遥用极大的声音骂了句靠:“我刚到首都机场,1小时之后就走了,你故意的吧你?”

    “晚一天再走好不好?”她坐在沙发里,难得地软下声音。

    沈遥沉默了几秒,又骂了句靠:“把地址给我,一个小时以后见不对,在家等我吧,我要先把行李放你家。”

    沈遥站在游乐场外,就开始投入到角色里,认真研究如何合理运用时间,把想要玩的项目都走一遍。甚至还认真用笔在地图上划下路线,把重点项目都圈了起来

    她有些心不在焉。

    “告诉你童言,要不是看在我马上要出国,短时间不会回来,才不会理你这种无理要求。你真把我当男朋友啊?我都到机场了,竟然就这么被你叫回来了”她咬着笔头,忽然抬头若有所思看她,“出什么天大的事了?”

    童言按住遮阳帽,大大的帽檐把脸挡去了大半。

    “失恋了?”沈遥叹口气,“女人这种生物最坚强,可一失恋,就是彻底伤筋动骨。”

    “说的像是我没失恋过一样。”她慢悠悠地往前走。

    沈遥想了想:“我告诉你,你别生气。在顾平生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你在学校里有男朋友,所以我来之前,和我男人通了个电话,就是想知道你失恋到底是什么样子,好准备对策,”她伸出手臂,揽住童言的肩,“说实话,我男人从来没说过你什么好话,他对你观点实在是偏激,可是单就这一样事,他说你比男人还男人。”

    童言依旧没说话。

    “一滴眼泪没掉,倒是你前男友哭得跟什么似的童言无忌,你决对够狠。”

    沈遥轻松地嘲着她,可看到她侧头看自己时,就彻底呆住了。

    何来的狠心?

    她目光涣散地看着她,眼睛明明是红了,却没有流眼泪。

    沈遥从没见她这种样子,傻瓜似的只知道抱住她:“到底什么事啊?顾老师要不行了?也不会啊,我上次见他的时候还帅的惨绝人寰,气色好的不行呢”

    沈遥边说着,还不放心地摸她的眼睛。

    干干的,真没哭。

    可比哭了还吓人。

    童言把她的手甩开:“你滚,不许你咒他。”

    “”

    “真分了?”沈遥推了推她,“想哭就哭,别憋坏了。也就是难过几天,实在不行难过几个月,最多几年。忘了就能找个比他好的不过也难,凭我阅人二十年,真没见过比顾平生更好的人。”

    她被逗笑了,没见过比沈遥这么劝人的:“我也没想过再找更好的。”

    分手了,总能找到另外的一个人。

    从此和上段感情说再见,和那个爱过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在这个城市,每个角落,每分每秒都上演着同样的事情。可是她和顾平生不同,她想要离开他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家庭不适合,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

    原本是为了来陪她。

    到最后沈遥却彻底忘记初衷,疯狂沉寂在各大高危的游戏里。

    童言不太敢坐的过山车,沈遥竟是坐了趟仍觉不过瘾,又去排在长长的队尾,准备再来一次魔鬼之旅。

    她就买了矿泉水,坐在休息区里远远看她。

    还没到暑假,树荫下坐着的大多是很年轻的家长,带着小孩子,或者就是大学生一样的情侣。童言坐在那里,就停在背后休息椅上的一对年轻夫妇,在讨论孩子的兴趣班,争执的不亦乐乎,男人主张自由发展,女人却要全能培养

    童言看了眼手机,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他应该醒了?

    犹豫着,还是给他发了短信:睡醒了吗?
64 第六十二章 你的顾太太(2)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