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楼都市言情至此终年(番外)番外 欠你的再见(1)

番外 欠你的再见(1)

    和童言分开的那一年冬天,他回到费城。

    原本是因为签证问题,出境七天居住,顺路去做手术后的身体检查。没想到检查过后,新项目很快就来了,对冲基金投资,是费城和中国办事处共同合作的项目。

    外公的身体渐有好转,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回去的理由,顾平生最终决定将七天出境无限期延长,留了下来。

    到圣诞节,罗子浩和平凡不约而同过来做客。

    罗子浩到的早,平凡却因为先去看个朋友,到这里已经是平安夜的傍晚。外边是浓烈而温情的节日氛围,推开门却只有两个大男人相对坐着,不停打字看电脑。

    “今天是圣诞节?”平凡都觉得自己错入别的时空了。

    罗子浩长吁口气:“圣诞快乐,终于能有个活人和我说话了。”

    平凡忍俊不禁。

    顾平生要是想不搭理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只要移开视线,他的世界就是属于自己的。完完全全没有人可以打扰。

    平凡不管到哪里,都是要和教友共渡圣诞节,望弥撒。

    罗子浩不堪寂寞,同去感受了一次教会的节日,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顾平生正在厨房煮牛奶。安静的厨房里,除了烧煮的声音,就再没有了别的声响。

    忽然一个牛皮纸袋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抬头,看见顾平凡说:“我帮你都办好了。”

    他打开牛皮纸袋,把所有文件都拿出来,发现还缺了一部分:“好像还少了赡养费的部分。”

    顾平凡从冰箱里拿出面包,切了两片,咬进嘴巴里:“我的大律师,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前辈师姐,怎么可能连这些都办不好?问题是你家顾太太也是法律系出身,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去看,唯恐占了你什么便宜差不多了,大概农历新年以前都给你。我以前从来没代理过这种事,双方离婚,却唯恐对方吃亏。”

    他复又低头,一张张看了下来。

    这厨房实在是干净过分了,平凡本身也不是个会煮饭的人,可这么看着仍觉得有些孤家寡人的凄凉感。她靠在冰箱门上,忽然抿唇打量他。

    顾平生察觉她的视线,微侧头,示意她有话直说。

    “童言分手时候,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她想了想措辞,最后还决定直截了当,“我其实暗示过她,我和你都不会介意她先离开你”

    很简短的沉默后,他说:“说什么并不重要,都不算是真话。”

    顾平凡扬眉,吃完手里余下的面包片,忽然又说:“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你喜欢吃什么,从来都不让我碰,如果没有那样菜,你宁可吃白米饭,,你占有欲不是很强吗?”

    玻璃杯里盛着牛奶,他举到嘴边,慢慢喝了两口。

    有些烫。

    以前在家里喝,童言从煮好到最后放到他面前,都是温度刚好。

    “你如果试着争取,童言不会这么坚持。”平凡说。

    “如果她是你的妹妹,而我和你没有关系,你会不会也说出这些话?劝导你妹妹接受一个不会彻底痊愈的病人。”

    顾平凡沉默着,笑了笑:“远近亲疏,终究还是有区别,说到底我还是自私了。”

    “如果你以后的先生,随时都会离开人世,你会不会每天都焦虑不安?或者说悲观绝望。”

    顾平凡笑笑:“乌鸦嘴。”

    她没有正面回答,却等于默认了这个说法。

    他看时间到了,试了试牛奶的温度。

    还是不对。

    她不知道是怎样的耐心,才能每天把这种小事情,都做到完美。

    还有些话,他没有再说。

    童言始终刻意掩饰,不愿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家庭真实状况,就连平凡,甚至是她最好得朋友沈遥,只知道她的父母离异,却并不知道究竟是如何的让人失望。

    他记得自己二十三岁以前,所难以启齿的,就是这种至亲带来的屈辱感。

    虽然深爱着母亲,却也因为母亲对有妇之夫的眷恋,因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只能生活在太阳的背后。折磨他二十三年的情绪,同样在童言身上重演着,对亲人不能舍弃,却深深自卑的情绪。

    二十岁的她,心性还没有完全成熟。

    却因为爱着一个叫顾平生的人,所承受的,远比当初的他还要多。

    最初触动自己的童言,是穿着宝蓝色的晚礼服,站在追光灯下,边对着伴奏者挤眉弄眼,边深情投入唱歌的小女孩。而最后印象里的她,却已经开始无所不学,经常会一本正经给自己把脉测心跳,永远都要知道自己在哪里,是不是平安。

    有太多次,她就是这样红着眼睛,还要对着自己笑。

    圣诞节过后,很快就是新年。

    因为今年外公的重病,特意要求他务必农历新年回国。

    年三十晚上,家里的小孩子都跑出去要看放鞭炮。人一但过了三十岁,就会觉得时间飞快,他甚至还记得清,去年的这个时候童言是如何趴在自己怀里撒娇,说第二天要来看外公,得到允诺后,又是笑得如何不顾形象。

    可是欢欢喜喜来了,却连长辈的面也没见到。

    顾平生似乎特别受家里的小孩子欢迎,过了午夜十二点,那些小霸王们在外边玩够了,一个两个的顾不上脱掉羽绒服,就挤在他身边问东问西的。

    “小舅舅,fingers crossed,”小小的女孩,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交叠,比了个祈祷的手势,“我做的对吗?”

    顾平生忍俊不禁:“小姑姑教你的?”

    “不是啊,”小外甥女得意洋洋,“昨天我坐爸爸的车,广播里有个姐姐教的。她说有人教过她,如果怕物理考试不过,就做fingers crossed,祈祷好运。”

    或许是太过相似的情景,他竟想起童言。

    小外甥女伸出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很认真地说:“外公要健康长寿,小舅舅也要健康长寿。”

    这样的简短对话,他回到费城,还是会想起。

    就在和视频会议的最后,所有的律师都在收拾文档时,他忽然用中文对着中国办事处的几个项目助理说:“我需要一份资料。”

    视频里,都是曾跟随他奋战过的人,马上领会精神,拿过纸笔记录。
67 尾声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